无法

没什么才华,也不想卖弄了,纯记录。

手术延期

發布於

老爷子本来计划的明天手术,但今天早上告诉医生最近一直在吃阿司匹林,医生说会影响麻醉效果,安全起见,手术日期推迟到周五,这几天停药。

他本该一来就问我日常用药情况的,可是他没问;我本该一开始就问他日常用药还能不能吃的问题,可我也没问。恰好又逢周末,主治医生两天没上班。我问了护士,护士说可以吃。但护士毕竟是护士,我不该全信护士的。

但事已至此,无法挽回,总不能冒着风险手术。大哥和二姐都从千里之外赶来了,这几天有他们替换,我能轻松点,下周他们回去了,一切就又都重归于我。

医生说父亲年纪太大,身体又太差,手术本身难度不大,难得是术中术后并发症的预防。所以,这也是一种赌博,赌他能挺得过去,赌他能有更好未来。如果赌博失败,这将会是我们和父亲相处的最后几天。所以,我打电话叫二姐来。

入院四天,手术还没做,花了一万块。请老家的朋友帮忙从父亲单位所在地医保局要来了外伤调查表,最终能报多少还不知道。这当然不重要。

说如果是疾病原因,可以直接异地结算,但外伤,就要出院后拿发票回当地报销,很麻烦。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就想不要再被删

15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