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法

没什么才华,也不想卖弄了,纯记录。

剩余价值和反派影评

發布於

今天上班路上在youtube听了《剩余价值》导致自己被全网封杀的那一期节目:瘟疫、语言和具体的人:与历史学家罗新的聊天 | 剩余价值051 。晚上六点收到微信退款通知,一看,是前天打赏《反派影评》的钱。心里一紧,赶快去公众号看,还在。文章也在,但是,文章下面的打赏键没了。

那是一期马后炮节目,取名叫《舒适的麻木》,主要是为《剩余价值》鸣不平的。波米在节目里声明,那期节目的所有打赏,全数捐给《剩余价值》,以示支持。

这么义气,不支持还是中国人吗?赏!

他知道说那些话可能的后果,他甚至在节目里发表了临终遗言。但恐怕连他自己也没想到的是,号倒是没封,但打赏功能取消了。取消的不单是这一篇文章的,而是所有往期节目,都不能打赏了。

他以前做《出租车司机》那期节目后,被禁言三个月,底部广告禁了十年,其实就相当于无期徒刑。

波米还说,如果这期之后还能活着,打算做一期收费节目。以前靠广告,但最近因为疫情影响,广告投放锐减,直接导致节目几乎断了炊。然而有司是谁啊,所谓打蛇打七寸,一出手必中要害。打赏功能掐了,还怎么玩?

过去二年,这个公众号几乎成了我的精神食粮,他节目讲的电影很多倒是没看,但他的节目每期必听。很多是推送了第一时间听,听完了没留下什么印象,后来找来电影看,看完了再听。他的节目并非只有他自己,嘉宾都是电影行业相关从业者。好像这么多年只有一个例外,就是有一期请了陈丹青讲李安。但这一个例外,也不辱嘉宾见多识广之名,因此有时候听节目,并非只为电影,那些延展的东西,都足够让你大开眼界。

很焦虑,从收到退款一直在”反派影评“的搜索页面刷新微博,看着很多听友跟我一样惊慌失措。七点四十五,《剩余价值》主播之一发了个微博,说波米会在晚些时候推送说明打赏退款的事,但是我等到现在,还没有。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剩余价值最新访谈《瘟疫、语言和具体的人》

剩余价值的二月|這裡面有什麼灼人秘密嗎?

12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