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法

没什么才华,也不想卖弄了,纯记录。

你知道甘孜州有个德格县吗?|川西行(四)

發布於

见识过了甘孜县的“繁华”和雪山景色,在去往德格县的路上,小N一路向我们灌输德格的逼仄印象。我在想,有多窄啊,无非就是像阿坝的雅江县那种,两山夹一河,城市建在半山上。

一路上看了无数寺庙,各种各样的,有的在旷野间,有的嵌在山壁上,有的,更是建在山崖之上。到德格县城的时候,天已经黑了。酒店的停车场在室内,大门和隔壁的酒店大厅入口差不多宽,刚刚能容一辆越野车驶入。内部空间,也最多只能容纳两辆车子。车头几乎抵到墙壁,后面又有车子跟进来。店主示意停车,说钥匙给他们,他们会代为泊车。我转头看,左边有个螺旋状上行通道,像楼梯改建而成。后来知道,果然车子便是要沿那条通道开到二楼。看我惊讶的样子,店主有些得意:所以要让你们交钥匙,只有我能开得上去。

那晚上想要吃火锅,跑了两家店,都要等位子,最后只能找了家烧烤店。我们在距离成都千里之外的高原小城,3400米海拔高度的一家肉类似乎并不十分新鲜的烧烤店里,吃吃喝喝,讲童年。结束的时候,已近午夜,步行在德格的街道上,隐约能看到身边拔地而起,高高耸立的山崖。小N说现在看不清楚,等明天早上起来你们再看吧。

酒店有地暖,早上起来才发现,掉在地上的枕头热乎乎的。

吃完早饭出门,果然酒店就依着直立的山壁,酒店门口是两车道的马路,另一边是十几二十米宽的河,河的另一岸,就又是山,民居一直建到很高的山腰,看上去立体且惊险。穿红衣服的喇嘛在街上走,背着小孩的年轻妈妈站在店门口往远处张望,衣着华丽的老阿妈手摇着转经筒转过路口,阳光洒了她一身。

那是国庆长假的第一天,我们出发的第四天,四天来所到的县城无不张灯结彩,红旗飘扬,但德格例外,路旁几乎看不到国旗。

大名鼎鼎的德格印经院,就在县城里,从外表看来毫不起眼。但远远的,就看到成群转经的人,沿着红色的建筑外墙一圈一圈地走,手里摇着经筒,嘴里念念有词。

门票50块,差点不想进,怕和普通的寺庙没有大的区别。

幸亏进去了。印经院里别有洞天,沿着幽暗的楼梯上行到第二层,便是印经的作坊。师傅们两两一组,像拉锯的人,位置一高一低,低处的负责把纸铺上刻版,高处的负责用滚筒涂墨,然后一人一只手,各抓纸的两头,移开印好的经页。以上动作,循环往复。

这种古老的雕版印刷术,如今只能在德格印经院里得以一见。这个印经大厅,因而充满了某种时光流转的气息。

像机械时代的人们崇尚手工产品一样,据说藏区的人们,也格外崇尚德格印经院印制的经文。因为在他们的心里,印制经文的过程,便是修行的过程。我看到一些印经者,手不停,口也不停,完全沉浸其中。

德格印经院不只是印经,它还是博物馆、图书馆。据百度百科说,“它的藏书之丰,在中国藏族地区各印经院中首屈一指,有佛教经典、天文、地理、医学、历史、文学、音乐、美术、工艺技术等方面的丛书或专著200多部,其中还有一些珍本、孤本。”可谓“储存了藏族文化 70%的古籍。”

小N跟我耳语,你不是要写中国的图书馆系列吗,可以介绍这里。我说好,但我后来想想,没办法下笔。当时目力所及,尽是奇观,一个字也不认识。真要写,可能会像张扬拍《冈仁波齐》那样,陷入自我感动。还是算了,就这样,当游记,浮光掠影,权做个人有相当局限的见闻和思考。

从德格去往白玉的路上,小N问我们,喜欢甘孜还是德格。当然是德格,这还用说。甘孜很美,雪山环绕。德格逼仄,高山挡住了所有景观,但他有着甘孜所没有的独特人文风情。不然你看,万里江山一片红的当下,这里却是另外的景象。


路上的寺庙
路上的寺庙
路上的寺庙
雪山观景台:火燃牛场
近看雀儿山
玉隆拉措
山城德格
德格印经院外转经的人
德格印经院外转经的人
德格印经院外转经的人
印经院的雕版
印经大厅
院藏的经卷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川西行(一)

云端的禅修院|川西行(二)

文明(也可能是野蛮)将至的多瀑沟|川西行(三)

4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