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瓜蛋黃醬

設計 / 想在Matters上認識各個領域的朋友!/ 不完美小孩

没有英雄,只有一个个挺身而出的凡人

东南大学附属中大医院副园长

这次疫情中,各地医疗队一波一波地乘坐专机前往湖北,前往武汉,逆行到了最需要帮助的地方。我也剪辑过一个四分多钟的视频,有市民冲进派出所,丢下一大包口罩就跑,民警望着他远去,敬了一个礼的片段;有医护短暂休息时满脸勒痕对着镜头笑的片段;有钟南山眼含泪水哽咽着说武汉是座英雄的城市的片段……

我当时的感受是:ta们是我们的英雄……

后来我发现医疗队、物资源源不断地被调配输送到武汉,这种敬佩感麻木了不少。虽然“麻木”这个词听起来很难听,显得我很不善良,但这是真实的。医疗队们在我眼里从自愿请战的勇士们变成了理应接受指挥的士兵——和文死谏,武死战一样的自然。作为新闻的观众,一个个医疗队就像是游戏里的NPC,手一挥,他们就移动到某个地点浴血奋战——当然,NPC么,死亡是正常的,是不足惜的。一个集体,总有人要为之牺牲以获得整个集体的胜利!

然后我看到这样一句话:自己已满身伤痕,还坚持吼着“跟我上!”和微笑着躲得远远地发号施令“给我冲!”的人是不一样的

我何德何能觉得医护们消防队员们的付出是理所应当的?

牺牲是必然的,但是当我看到当年年抗击非典后,留下后遗症的医护,在小汤山并不算好的康复病房里无奈地看着天花板的照片;当我看到把害怕浪费防护服,七八个小时不敢上厕所的医护;当我看到下面这张照片,这段新闻,我说不出话。如果这些“牺牲的英雄”就是我的亲人,我的朋友,我的爱人,我会为他们自豪吗?我只会恳求他们不要让我有这种“自豪”的机会。

你看得懂这张照片吗?不过是大巴车上的几包行李,还是高糊


的确,悲伤就和这张照片一般空洞又具体。

看到图1医生一月变白的头发有感而写。并不想发在微信公众号博取什么关注,只是对自己曾经自以为是想法的一些反思。

很多人都知道愚人节,但很少人知道愚人节总共有多少天。

2020.04.01

發布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