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瓜蛋黃醬

設計 / 想在Matters上認識各個領域的朋友!/ 不完美小孩

为什么我要“只关风月”了?

發布於

去年的二月初,李醫生喚醒了我。我想,他對我,對部分從小被學校和宣傳培養出來的小粉紅而言,是撕開楚門的世界的人。(儘管當時我只是悲憤、無助和不斷地流淚,並沒有意識到更多東西)

來到matters的時候,慶倖於有一方可以暢所欲言的淨土。我很開心地發佈了幾篇文章,也和大家交流,還在這裏和香港的朋友面基,在異國他鄉一起出去玩、一起聊淺的深的七七八八,成為close friends.

現在我什麼都不敢說了,所有正常發表言論的欲望已被“寻衅滋事罪”閹割;大聲鼓掌和大聲唱讚歌的事情也著實不太擅長。

前幾天,華女士說:“為什麼外國人可以使用中國的社交媒體平臺,而中國人就不可以使用推特和臉書呢?這只是增加一種同外國民眾分享資訊、溝通交流的管道而已。”有網友說答案就在問題裏,還有網友說,問題不是we can’t,(不想或不願意做) 是we’re not able to(原本可以做到而由於某種原因未能做到).

早在幾年前,一個家裏有通信從業者的友人就告訴我,其實政府對翻牆這事只是睜一只眼閉一只眼,甚至很多翻牆軟體都是國資的。你幹什麼都在監控之下。該怎麼說呢?“得益於此”?我一直都很注意自己公開發表的話,到目前為止,還算安全,沒有被叫去喝過茶。

很久沒有在Matters上發表文章,但隔三差五會有郵件通知我,有人新關注了我。按照常理,被人follow是一件挺有動力的事,但現在,浮現在腦海裏的一連串念頭是——他是來監控我的人嗎?難道我被列入管控名單了?他什麼時候要舉報我?如果真的被請喝茶了我要怎麼自證我並非“反賊”?尋釁滋事罪是一個口袋,什麼都可以往裏裝。

个人认为,真正愛國的人,活得很痛苦;瞭解古代歷史,看到不斷重複的相似得驚人的歷史的人,總是很痛苦。眾人抱薪者,不可凍斃於風雪。我想牆內的Matters市民大多知道,有腦子的人,不要說話;有腦子又要說話的人,你會消失。轉發一張Meme圖,都會被系統識別直接炸號的“眾人”;發一張小熊維尼Meme都會被思想教育的“眾人”,除了用自己的腦子記住,能做什麼?除了不結婚,不生子,抑制人類的本能之外,做什麼才能在保護自己和家人安全的前提下,發出一點小小的聲音?

更何況,你確定身邊的朋友,在政治觀點上,和你是一眾的人嗎?你說的每一句話可能都被反手舉報,該怎麼辦?無法忘記在某國,和一位留學生一起吃飯時,我在認為ta是理智清醒的人時問ta,你知道方方嗎?話音剛落,ta立刻義憤填膺地大罵“知道!那個漢奸!給外國遞刀子的女人!”……

言且暫時盡於此,我只是普通人中的普通人,再怎麼抒發自己的恐懼和無助,或許牆外的朋友看到也只會罵一句“呔!沒有擔當的慫貨!”

如果因想看這個賬號發表一些些時事評論而關注我的朋友,抱歉讓你們失望了。如果是想要來監控、舉報我的網評員朋友,也麻煩你們高擡貴手,放過這個連話都不敢大聲說的普通人吧。

喜作閒人,酒席間只談風月。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