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瓜蛋黃醬

設計 / 想在Matters上認識各個領域的朋友!/ 不完美小孩

为什么今天我没有参与[社交媒体哀悼活动]

在朋友圈 / 微博等自发哀悼我觉得没什么可指责的,毕竟都是大家的一片心意。甚至我本来在4.4这个日子也准备发些什么——比如这张用身体写下感叹号的“送别李文亮!” 照片

无需多言,这个用身体深深刻下的感叹号印在终将消融的通惠河畔的皑皑白雪里,也永恒地在烙在我的心上。

我反感的不是今天从早到晚刷屏式的哀悼。只是不适,大家发的都是一模一样的海报,一模一样的把人这个最重要的元素模糊甚至消除掉的海报

人类的悲欢并不相通,我只觉得他们吵闹。——鲁迅

当有人高呼,去和别人心灵相通吧,去理解他们的悲哀和痛苦吧,我质疑这种在口号下,理解遥远他者感受的有效性。po两张今天在社交媒体上高频出现的官媒海报

高大入云的纪念碑,悼念的对象zainali

降半旗的意义是宏大的——举国哀悼,国悼。悼念的是谁?是“烈士”,是“逝世同胞”,是那些“死亡病例”的数字,是一个面目不清的,比我们更不幸的一个集体。

如果具体让人愤怒,不如用宏大触及悲伤。

我是知道失去至亲的切肤之痛的。今年初,我最爱的爷爷去世了。虽然没有见到爷爷清醒时的最后一面,但至少能拉着他尚有余温的手说声我爱你,下辈子还想做你的亲人;至少能办一场葬礼,跪在他的棺木前,听做丧事的人唱着哀词,抱着他笑眯眯的照片,让眼泪痛快地掉……将心比心,我希望,武汉的人们可以好好地和爱的人道离别。

下面的是,在武汉的,无声又深刻让人刺痛的,普通人的告别。

一壶浊酒尽馀欢,今宵别梦寒。 如果有来世,愿你一世芳年
他们不是面目模糊的数字,不是和其他国家竞争的“病死率”,是一个一个一个一个人

希望每一个带着不甘和病痛去世的灵魂都可以得到应有的告慰,奢望逃过这场灾难的生者还能有快乐的能力,还能有继续生活下去的力量。希望我们不要只是喊着悼念亡魂,砥砺前行的口号,而是真的能够去反思我们为什么会让火苗从一片小小的草地燃烧到一大片草原。

如果那么喜欢把“抄作业”这个幼稚的词语来用在疫情防控,大国治理上,那“错题本”“反思”是必须的吧?你考砸了,小明考得比你更烂,你应该欣喜若狂地四处炫耀:我是好学生吗?希望不要闭目塞听,把所有质疑、批评的声音都归为“境外反动势力”对中国意识形态的趁机入侵,而是真的去看看,别人哪里做得好,为什么人家做得比我们好。

爸妈不总是说,只有亲生的,爱你的才会批评你,指出你错了,其他一味捧着你,只挑好话说的都不是你亲爸妈么?国家偶像化,治国粉圈化是近年来非常可怕的现象。“xx天团”的设定让执政方的公开发言越来越“接地气”,越来越弱化事实逻辑,用一些展现强硬power/muscle的“金句”去引起某些人的集体高潮……好像跑偏了,再次重申,我并非恨国者,也不愿戴上“反制度者”这顶高帽

只是希望,不要让第三次Sars再在这片已经饱受创伤的土地上“昨日重现”。去悼念一个个人吧,不要让纪念碑纪念馆完全接手我们在心中悼念、铭记的责任。

死亡不是生命的终点,遗忘才是。

这次悼念,和12年前为汶川逝者的悼念有何不同?

没有英雄,只有一个个挺身而出的凡人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