貝星人

闢一塊心田,自個兒筆耕。嗜好太多,時間太少。想隨心所欲,亦隨波逐流。主修心理學,NLP高級執行師、註冊催眠治療師。愛動物、愛寫作、愛學外語,重複學習、忘記、再學習。不擅長運動,相信 Thoughts Are Things,2019 年參加大阪初馬,因為堅持,所以完成。2021 年由香港出走到英國,開展人生下半場大冒險。

習慣不戀愛 / 不習慣戀愛

熟悉但更覺陌生

冷不妨某一日,忽然間出現一個人。

嗯。



曾經,戀愛是我人生的全部。

我想我是需要有一個人,但同時我又覺得我不需要一個人。

我一個人時很自由自在,但同時覺得心裏有個洞久久空着未被填滿。

很多人來了又去了,人來人往,過客甚多,真的留下來的莫說幾個,或者可以說連一個也沒有。

我其實並不是一個有「對象清單」的人,我的要求也不高,但卻也不容易,我只不過是要求自己有喜歡一個人的感覺,但這變得越來越不容易。我記得我曾經對一位「她」說過:

「我想我再也不會找到一個我很愛的人了,或許已再沒有那個人存在於世上。」

我永遠記得她為我難過。

漸漸地,我對人類好像失去了感覺,男的也好,女的也好,我的心不再跳動,或許偶爾會顫動一下,但很也又停頓下來,如同死人的心一樣。

我已分不清楚我究竟是不習慣戀愛、習慣不戀愛、不想戀愛,還是想戀愛但已不能再愛。

不習慣戀愛 / 習慣不戀愛 / 不想戀愛 / 想愛不能愛

比較清晰的一件事是我怕痛,緊閉的心就最最最安全,只要不隨便把心打開,受傷的機會就會較少。我也清楚知道我怕再傷害別人,不論有意或無意,讓別人付出了真心又傷了心,總自覺罪孽深重,但又無可挽回。

或者一切皆是孽,不只是命。

剛好有一個人,似乎能承受我的命,又不會為我多添孽債,在沒有多餘的壓力下,我就順着生命之流讓他漂進生命中。可是,我又覺得有點不對勁。

女人呀,很麻煩。

女人如我呀,最最麻煩。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