貝星人

闢一塊心田,自個兒筆耕。嗜好太多,時間太少。想隨心所欲,亦隨波逐流。主修心理學,NLP高級執行師、註冊催眠治療師。愛動物、愛寫作、愛學外語,重複學習、忘記、再學習。不擅長運動,相信 Thoughts Are Things,2019 年參加大阪初馬,因為堅持,所以完成。2021 年由香港出走到英國,開展人生下半場大冒險。

告解員

每個人都需要一個告解員

告解

你們有沒有這種朋友 —— 私人告解員?

「告解員」不只是朋友。

「朋友」很好,可以風花雪月,可以對酒當歌。

「好朋友」更好,可以排難解憂,可以共貧共富,可以兩脇插刀。

不過,再好的朋友也不一定可以做你的私人告解員。

犯錯

告解,又稱懺悔,原意是指信徒為了自己所犯的罪能夠得到赦免,於是向有赦罪權柄的司事告明自己的罪。

不過,這世界只有造物之神才能真正有赦罪的權柄吧!

我所指的私人告解員,是有一種朋友可以讓你完全坦蕩蕩地向他和盤托出自己的任何事,包括難以對人啟齒的醜事、憾事、錯事,既不怕尷尬,也不會受到無情批判,你知道自己會完全被接納,於是能坦誠無懼地訴說一切,包括自己心底深處最最最黑暗那一片泥沼。

誰沒有犯過錯?

大大小小,或輕或重,即使不是罪大滔天,也總有些小誤小錯,人無完美,心所想、口所言、手所做的,錯漏缺失是少不免。人非聖賢,亦非完人,我們都不過是人。

有些錯失,人人都犯過,就似乎不算得甚麼,畢竟我們都是在錯誤中成長,一步一錯,一步一茁壯。

可是,也有一些錯失是連自己都感到羞愧難當、悔恨當初,連自己都自覺罪孽深重,羞於見人,罪孽感如大石般沉甸甸地晝夜壓在胸口上,令你食不安、睡不寐,非得要找個人傾訴不可,但又明知說出來會被質問、被責難、被批判,甚至可能失掉一個好朋友,搞不好事情被傳開去,更會自毀形象、自毀前途,於是再煩惱也不想自尋煩惱,開不了口就寧願啞子吃黃蓮,有苦自己知。

這種時候,如果身邊有如同「告解員」這種朋友有多好?你可以坦誠地說出自己所言所行、所思所感,不是求他赦免,卻是只願他能作為聆聽者,借出一雙耳朵替你分擔心裏那個沉重得讓你喘不過氣來的擔子。或者他聽了也不能幫上甚麼忙,但卻因為向他「告解」了,一下子胸口就鬆了,如舒出一口大氣,感覺不再孤單,原來世界上還有人會接納充滿缺陷的我。


信任

能夠充當「告解員」的朋友之間要有極大的信任,肉麻一點說,是要有極大的愛,這種愛大得讓你相信彼此之間的情誼可以包容一切,包括自己的陰暗面。因着愛,你相信即使自己再壞再不堪,對方也不會離你而去,不會批判你,更加不會出賣你,而且仍然會一直守在你身邊,慢慢聽你訴說心聲,適當時給你一點意見、一點支持。

因為有愛,所以才能信任。

因為信任,所以更加的愛。

要對別人說出自己的不是並不容易。很多時候,就算是再好的朋友,傾訴心事時都會略加剪輯修飾,刪去不利自己的細節,淡化自覺難堪的內容,不提敏感危險的重點。

這種分享不難,只要是個好朋友,大概總能夠做到。都不過是個人抒發情懷,再尋求他人認同而已。

但「告解」的重點就是坦蕩蕩,挖出內心最深處的隱私,完全坦然,毫不掩飾地說出自己的不是,而且不只不加以修飾,還要是刻意地和盤托出自己內心的陰暗面,罪中之罪的黑暗,正是告解的主菜。

對於這種暗黑料理,又有誰敢把主菜端上桌面?罪總是不見得光,見光就敢羞愧難當,想挖個洞躲進去。

只有一個能讓你完全信任的人才可以成為你的告解員。告解的小房子不是也是暗黑無光嗎?這樣不就是為了感覺安全嗎?可以讓你告解的朋友,一定是讓你安全感十足的朋友。

我們都不再是小孩子了。人越大,心扉鎖的越緊,因為人成熟了就懂得保護自己。可是這種老練也把我們與外界的牆築得越來越高、越來越厚,牆內的世界越來越暗、越來越冷,牆內的自己則越來越難聽見別人的聲音,也拿把自己的心聲傳達出去。


珍惜

有時候,身邊有人會提醒我:別那麼輕易信任別人,別那麼輕易跟別人交心。但我想所有感情都是雙向的,如果只求風花雪月的酒肉朋友就算了,但若然真的想有真心的朋友,有深度的交談是必須要有的,而且總得有人做主動那一個。若人人都怕,人人都留在自己心裏那道城牆內,人人都不肯多說一句真實的心底話,最後的確很安全,但我也不會交到真心的朋友。

建立關係,總是有一點冒險。

成年以後,每一個朋友都應該好好珍惜,因為能再叫你敞開心扉的人越來越少,能有充當「告解員」的朋友更是買少見少。

不過,朋友,貴精不貴多,即使人生只有一個告解員,其實也已經很不得了。我有,你有沒有?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