貝星人

闢一塊心田,自個兒筆耕。嗜好太多,時間太少。想隨心所欲,亦隨波逐流。主修心理學,NLP高級執行師、註冊催眠治療師。愛動物、愛寫作、愛學外語,重複學習、忘記、再學習。不擅長運動,相信 Thoughts Are Things,2019 年參加大阪初馬,因為堅持,所以完成。2021 年由香港出走到英國,開展人生下半場大冒險。

有一種傷害

冷不防

有一種傷害叫冷不防。

猶如在街上忽爾被還未及看見的汽車猛然撞擊一樣。毫無防備下被刺傷了要害,血流一地,淚流一面,感覺到傷口錐心刺痛卻仍未搞清楚自己如何受傷,又為何傷得那麼重。

有一種傷害叫似曾相識。

Déjà vu,怎麼那種痛那麼熟悉,紅腫得又痛又累的雙眼,皮膚被紙巾磨損了的鼻尖,還有搥心也舒解不了胸口被壓住的納悶。很熟悉的畫面,似曾相識的感覺,是誰曾經這樣傷過我?究竟如今這是新傷口還是舊瘡疤在痛?

有一種傷害叫不敢置信。

你最信任的人,扒光你的衣服,扒光你的信任,肆意地將自己凌駕於你,你受傷了還不敢相信傷你的人竟然是你最信任的他,他傷了你仍不懂恨他。你不明白怎麼偏偏會是他?

有一種傷害叫無望。

你在洞底日子久了,好不容易才想到走出來看看。你以為爬上來伸出手他一定會捉緊你手,怎知道他的手並沒有拉你一把,而是輕輕一下把你推開,眼巴巴看着你再跌回去洞底。早知不爬上去就不會再跌下來。

有時候,傷害是冷不防的。

Chez moi, c’est la B

We are dictionary to each other, because we found our meanings on each other.

Follow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