貝星人
貝星人

闢一塊心田,自個兒筆耕。嗜好太多,時間太少。想隨心所欲,亦隨波逐流。主修心理學,NLP高級執行師、註冊催眠治療師。愛動物、愛寫作、愛學外語,重複學習、忘記、再學習。不擅長運動,相信 Thoughts Are Things,2019 年參加大阪初馬,因為堅持,所以完成。2021 年由香港出走到英國,開展人生下半場大冒險。

Love Distance|隔離一星期

曾經,有一場感情的隔離


I wrote these lines some time ago, seems a long long time ago.

那時,也沒有一起,也沒有別離,而是一場感情的自我隔離。

當現在整個社會都需要保持社交距離( social distance),那她需要的是保持情感距離( love distance),因為那時她不想那段感情死得那麼早

而在這段感情隔離期間,她每天給他寫一封延遲寄出的信,打算有一天重逢或離別時寄出。


她遠離他的第 1 天

醒來發現沒有你的短訊,有點失落,但又覺得這是大家說好了的約定——自我隔離,這正是讓大家好好休息、好好靜思的機會。

清早還躺在床上,想起你過去說過的一些說話,眼角就流下眼淚,才抹去右邊面的眼淚,然後又要再擦擦左邊面。原來回想起仍然難受,可你根本不知道那些話會刺痛我,而且不是一時三刻。

我不喜歡回到過去一醒來眼角就有淚的日子,我不想再有心痛的感覺。

我發現我早已習慣了每天跟你說聲早,今天沒說,有點覺得自己漏做了甚麼的感覺。但我想讓我們都有安靜的空間,所以給你的留言留下又刪去,再留下又再刪去。

我很多話都想跟你說,一些生活瑣事,也有一些人生大事,都想告訴你,想和你商量,想聽你意見。這樣算不算想念你?

但我還是選擇沉默,想靜靜的等傷口止血,想靜靜的等眼淚流乾,想靜靜的感受自己的心。

那吆喝聲音仍在耳邊,我還未接受到你這樣待我。我知道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個性,都有自己的脾氣,但我更知道這是我受不了的,即使你說都因為我。

「我想靜靜係想仲可以同你行得遠啲。」

我回看才幾天前,我曾這樣對你說,那刻我有點窒息的感覺,能感受到自己的情緒在臨界點徘徊,很想透一口氣,需要停停透一透氣。

唔使下下攞行幾遠嚟嚇我嘅,嚇嚇下就會唔驚㗎喇。

這種回覆令我很詫異,我幾乎聽到自己的心「咔咯」一聲,又生出多一道裂痕,一下刺痛感。怎麼我單純地想好好的調整一下自己,想為我們再忍耐、再努力多一點,但卻要換來這種冷嘲熱諷?我究竟做錯了甚麼?

很多次很多次,這種晦氣與譏諷的說話都叫我沮喪,啞然,我開始感到越來越累,不想多說話,眼淚好像比說話更容易抒己心懷。

但是,那天我還是讓步了。

然後,我今天從頭細看我們昨天的對話,我又哭了一場。

偏偏上天好像有意要捉弄你,在這時候,電腦屏幕竟然彈出你不會想我看見的畫面,確實這又令我有種受挫的感覺,心裡又有好多疑問。

P.S. I miss you. 

28/7/20XX

這是第一天,她選擇自己安靜地度過,完全沒有找過他,幾乎沒有跟他說過話。這天,對她來說是傷感的一天。


她遠離他的第 2 天

清晨起來,一片平靜,電話沒有你的訊息。

我用無聲的方式與你隔空連繫着,單純感受你存在,不用溝通。

有時我會打開 WhatsApp 看着與你的通話匣,看見 "online" 就知你仍存在於這世上,我不知道是否這樣就夠了,但至少感受到你存在。

當一個人心裡放着另一個人時,總會做很多莫名其妙的傻事。

或許我也生氣吧?我也該生你的氣吧?情緒因我而起和把情緒發洩在我身上,中間並不是等號,對嗎?

但其實生氣的感覺不是最強烈,還是傷心、委屈、害怕、疲累居多,也有點意外或失望吧?還是我不該感意外?我本來就知道你是個脾氣不好的人,我不該高估自己能成為你的例外,是我把自己看得太重了,其實也不過如此。

好像我每次不聽你的話,你就會不高興,無論我怎樣解釋也不得要領,我的解釋無法超越你的想法,我該怎麼辦?有時候我猜想你是努力地忍耐着心裡的不高興,是這樣嗎?我心裡也不好過。

我又感到胸口發悶了。

希望在沒有我的日子裡,你的心情舒坦,生活如常。

寫這幾句時的心情很矛盾,還是我該希望你在沒有我的日子裡茶飯不思、坐立不安、滿腦子都是我?

我滿腦子都是你。

今天下午,我一個人去了一個地方,做了一件傻事,我自己也很不解。

我有時討厭自己的心軟。

P.S. I don’t wanna admit I miss you.

29/7/20XX

這是第二天,她選擇沉默,但他找她了。她也回覆了他,禮貌而簡潔,只限幾句,唯恐多說一句情感就會傾瀉,生怕彼此又因一句話情緒會起伏。


她遠離他的第 3 天

朝早竟然收到你的短訊提醒我是時候起床。

黃昏再收到你的短訊,問候我今天過得如何。

謝謝你。

你問我甚麼,我都有好好回答你。

沒有刻意的簡短,但也有注意不要太多說話。

我不知道為甚麼,但我怕開口說話,所以還是乖乖的自我隔離吧!

我其實心裡很在意你沒有說一句對不起。

可能是你覺得不必要?覺得時機不對?或者壓根兒覺得本來就沒有甚麼必要說對不起那麼嚴重?

大抵世上每個人都會覺得最委屈的是自己,錯的人一定是對方。

我其實並不是想跟你斤斤計較對與錯,我亦不是小家子得非要你一句道歉不可,若是這樣,我大可鬧性子完全不回答你一句。

我在乎的,是你有沒有體恤我感受;我在乎的,是你會否好好待我。如果再一直走下去,你會好好待我嗎?

我總認為如果要認真地維繫兩個人的關係,有問題不能放在一旁讓時間處理一切,時間或許能讓情緒降溫,但並不能解決問題,把垃圾掃在地毯下並不算是打掃乾淨。

我在乎你是否在乎我。

連一句對不起都不說是否代表我生氣了、我傷心了,你也不在乎?

我知道你一定說不,我也不能否定你,但我需要你讓我知道你在乎。

晚上 9 時,我再收到你的短訊,我想你該不是毫不在乎的。

Stay healthy, this is all i want from you. And I miss you.

這晚我一個人喝了很多酒,腦裡重複又重複播住那段聲帶,好像創傷後遺症一樣,我知道這樣形容好像很誇張,但我真的很想躲起來。

P.S. Don’t ask me if I miss you.

30/7/20XX

這是第三天,他說想念她,他想她知道。這一晚,他告訴她有些事情發生了。


她遠離他的第 4 天

明明前一晚喝了很多酒,但今朝清晨天未亮就醒了,外面下着雨。

雨,越下越大。

平時我不喜歡雨天,但今天似乎感覺還好,這刻覺得下雨反而感覺蠻配我的心情。

今天很大頭蝦,出門又忘了帶長傘,幸好手袋裡有把短傘。離開公司時又忘了帶鎖匙,到回去取回鎖匙,又把電話漏了在桌面,來來回回。

傻傻的想,有沒有一種方法是不用分開,但也不用再爭執?

應該不可能吧?除非好像現在這樣子 - 自我隔離。

你依舊發短訊給我叫我起床,雖然我早已醒了,還是謝謝你。

今天,我們有限的聯絡都很客氣,客氣得有點怪怪的,我不習慣。這種距離感是否會直至永遠?還是只是暫時呢?你可能會反問我答案,但其實我沒有答案,我自己都在等心裡的答案。

我有很多事情想找你,想告訴你一些瑣事,又有些事情想你幫我忙,字都打了出來,但我最後又刪掉了。究竟是為甚麼呢?為甚麼我不開口跟你說呢?是不想?還是不敢?

現在的感覺實在有點奇怪,我不太喜歡。但是,這樣我感覺比較安全、比較平靜,我覺得我們這樣子時,我好像能躲起來,不用害怕甚麼。其實可能你從頭到尾都不明白我害怕甚麼,對不對?

「唔好對我發脾氣好無?因為我會好驚。」我在很早以前對你說,我就知道我會怕。

應承你唔會。

可惜你答應的沒能做到。

我想你該是控制不了,對嗎?你也不想吧?可能你都沒想過和我一起情緒會那麼波動,究竟是為甚麼呢?不論問題在你身上或在我身上,終歸就是有問題吧?

其實,你了解我嗎?我也不夠了解你吧?

我不懂和你相處,究竟是我的問題嗎?

我們倆總是活在自己的世界裡,各自各帶點扭曲的世界,只是在兩個世界之間有一條神秘而狹窄的通道相連着,但實在太狹窄了,我該如何穿過去?

我還是有點想哭的感覺。

P.S. I wanna be safe, I wanna be happy.

31/7/20XX

這是第四天,他和她的對話多了一點,但距離遠了。或許他有很多想法,她心裡也有很多想法和感受,但兩個人能說出口的可能還沒有百分之一。


她遠離他的第 5 天

今天的天氣依然不好。

今早你沒有再提醒我起床了,我也有點失落吧?但我知道你在想甚麼,merci,我睡了很長時間。

但好像整個晚上睡着的時間腦裡都是你,醒來後也是。我想我是想念你的,無可否認。

然後,我又聽見你那天的聲音在耳邊重播,我又覺得胸口有被壓住的感覺。

我好想好想刪除這段記憶,我不想記住你待我不好。但記憶只能被替代,不能刪除。

我諗我明你想講嘅嘢。

但我覺得你最多只明白一半。

你這句「我諗我明你想講嘅嘢」和我那句「但我知道你在想甚麼」很相像,兩隻自以為是的動物。

有時候,我覺得你很像從前某段時期的我,那受了傷、很不安時的我。

除非 physically 在一起,否則總是很容易不安,丁點的事情動輒都會刺激到敏感的神經,自己無辧法控制情緒,對方亦無法理解當中的邏輯,很努力地掙扎,但不知道怎的卻變成給對方的傷害與壓力,而自己覺得最委屈的還是自己。

那時的我是這樣,如今的你也是這樣嗎?

然後我又想起那三個死結,可以解得開嗎?

解開一個?兩個?三個?還是零?

我漸漸想到我們之間並不是「想不想」的問題,而是「能不能」的問題。

我每天都在思考,但總是沒法想下去;我每天都在感受,想聽自己的心說話。

請給我多一點時間。

P.S. I miss you, truly.

1/8/20XX

這是第五天,他徹夜不眠,越多沉默的時間令思緒越多混亂的空間。她把心裡的話說漏了嘴,但沒所謂吧!反正之後他收到她的信都會知道,她並不介意他知道她想甚麼,她只是想靜靜地躲起來,躲在安全的角落裡。


她遠離他的第 6 天

已經第 6 天。

I don’t know if it is appropriate to tell you, but I still love you.
Just so I’m silent, doesn’t mean I don’t love you anymore.

時間究竟是解藥還是毒藥?

幾天裡,距離拉遠了,情緒降溫了,可是感情沒有在幾天裡就淡化了。

至少我沒有,看着你給我的訊息,似乎你也沒有。

我哋慢慢再嚟過。

我看見你這句話,又哭了。

「我哋仲可以點慢慢再嚟過?」我這樣回答你。

這不是晦氣話,我是真的不知道。

再來一次是否代表問題重複再來一次、兩次、三四五六七次?

我怕我沒有氣力。這樣下去,真的有結果嗎?我們能有甚麼好結果嗎?

昨天晚上,我夢見你。

很奇怪的夢。夢中你和我好好的,你又帶我去見許多人,夢裡所有人心情都很愉快,我看見大家都在笑,我也在笑,但又有點緊張和好奇,究竟這裡是甚麼地方?究竟這些人是甚麼人?

然後你給我看一篇文 — “A Simple Rule Transformed My Marriage”。除了暖,又有點甜,我們何來已是段 marriage?但我知道自己錯重點,你想我看的是 simple rule。怎樣也好,這是你的努力與心意,我收到了。雖然我心底裡很懷疑是否有效,但還是謝謝你仍在努力學習和我相處。

P.S. Thank you.

2/8/20XX

這是第六天,是這幾天裡她和他對話最多的一天。她除了感情事,還有很多其他事情在心煩,他是知道的,他想留下來陪她度過,不想放棄。


她遠離他的第 7 天

今早,還未清醒的狀態下收到你的來電,我太迷迷糊糊,都不記得自己對你說過甚麼,只記得你的聲音很溫柔,匉訇翻騰的海浪終於平伏下來,變回平靜的大海。

我很久沒有聽見過你的聲音了。

所謂的很久,就是一星期。

上帝創造世界也只不過是用了七天,嚴格來說是六天,最後一天是用來休息的。

而我們就用了七天去休息,很奢侈嗎?如果用維繫一段關係的眼光去量度,七天其實不算很長。

這七天,我每日都在思考,我們之間實在太多計時炸彈,兩個人本身自己都是枚計時炸彈,雖然你說將來的事沒有人能預知,但即使樂觀如我,憑女人的直覺都覺得前面有很多很多問題。

但同時我亦每日在感受,我在等一天又一天地拉遠距離,看看感情會不會有甚麼變化,但原來我和你都很固執,你比我尤甚。

我的心又一次被你軟化,我希望你說的都是真的。

P.S. Let’s end our love distance.

3/8/20XX

這是第七天,她終於從山洞裡走出來,在山洞口看見他,其實這七天算不算真的隔離過?

We are far away from each other, the bridge is falling down.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自言自語,寫千斤重情書

Loading...
3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