貝星人

闢一塊心田,自個兒筆耕。嗜好太多,時間太少。想隨心所欲,亦隨波逐流。主修心理學,NLP高級執行師、註冊催眠治療師。愛動物、愛寫作、愛學外語,重複學習、忘記、再學習。不擅長運動,相信 Thoughts Are Things,2019 年參加大阪初馬,因為堅持,所以完成。2021 年由香港出走到英國,開展人生下半場大冒險。

當我們在不知不覺間漸漸老去之時,竟然還未知道何謂人生的意義?

發布於
修訂於
(聞說標題越長越好,聽講係)

踏入十月,生日在即,代表很快就由女人四十變成四十加一。

如果人生平均壽命有八十歲,即是我已過了一半,而且踏入人生下半場,生命倒數中,離死亡一天比一天的近。(係,臨生日講埋呢啲,大吉利是)

此時此刻,我人在法國。在法國一間細小的酒店房間內,一邊喝酒,一邊寫文,即使只不過是用紙杯喝一口 Rose,感覺也浪漫一點,不是嗎?

人生走到一半,不少朋友年紀相若,都開始談人生的問題,由初老徵兆、迷失婚姻,甚至人生的意義,如此種種,令我不禁想到這是否就是傳說中的中年危機。

究竟危機何在?


人生的意義?

朋友,男,四十出頭,有妻有女又有樓,一家四口,他正在迷失。

他說在買樓之後,感覺更強烈,覺得人越大越難為某些事情開心或期待,以前會以買樓為目標,努力儲蓄,但到真正成為業主後,不但失去了目標,而且還感覺自己背上一身債,往後二三十年都要作為樓奴而活,想轉工亦不能輕舉妄動,將來還要想辦法供女兒去外國留學,但現在女兒還小,這個也算不上是短期目標,人生失焦。

我還以為孑然一身的我,沒有家庭牽絆,看似自由,但亦如大海飄浮,方向不定,沒想過有家室的人也會覺得人生如此沒有方向感。

他:「你有咩人生目標?」
我:「好問題,好難答嘅問題。」

隨心所欲

我一直是個喜歡隨心所欲的人。

「一直」至少也可倒數至中學、甚至小學年代,畢業紀念冊上,大家都在「夢想」一欄寫上自己宏大的志願,我就只有四字﹕隨心所欲。

我從來無甚大志,沒有想要幹一番事業,最多只想過嫁一個我很愛而他很愛我的人,而我亦早早達成過又毀滅過。年輕時希望隨心所欲,成年後依然,但發覺成年人要背負的責任很多,要畫下的界線又很多,隨心所欲變得越來越難,甚至說一句真心話原來在成年人的世界裏都是稀奇的事。而過於隨心,換來就是「任性」的名字,而且亦要付上各種代價。

但我沒有後悔自己的率性,只是後悔自己的任性原來會傷害別人,這並非我的原意,只是人生亦有太多困局是無力挽,只能暗暗在心裏內疚一世,無盡而無聲的歉意藏於心底,可是我並不為我的隨心而後悔。因為人只能活一次,如果我違心而活,那我到底還算不算有活過呢?

就是這種任性與偏執,我上了很多很多課,一身的疤,有痊癒了的,也有不能癒合的,漸漸地,我調整了心態,做人隨心固然很重要,但終極我想尋求的還是快樂,我再不要隨心之後換來一公升又一公升的眼淚,太累人弓。

我:「我近十年人生的目標都是開心。」
他:「咁要做啲乜先開心?」

又是一個好問題且很難回答的問題。


我的快樂藥方

曾經有一個我愛他至深但他又傷我至深的人對我說過﹕

「傷痛的記憶不能刪去,只能用快樂的記憶去取代。」

我一直銘記於心,亦一直為此努力,希望能製造各種各樣美好回憶,用歡笑去取代往昔的眼淚。

他說的沒錯。過去發生了的事,我們都沒法子刪除,歷史並不能清洗,但現在和將來可以好好去編寫。十年過去,我並沒有忘記過那些傷口曾帶來撕心裂肺的痛,好像活生生被人剖開肚皮,五臟六腑逐一被挖出來的痛,但我一直以來製造快樂的新記憶,一點一點地取替那些過去,漸漸眼淚止住了,我又重新懂得笑,笑的人最漂亮。

可是,我也不再是同一個我。

有時我會麻木,有時我會逃避,有時我會將自己的心隔絕,總之務求用一切方法去令自己不再傷心,與些同時亦對快樂的感覺有一種說不出的麻痺 —— 不能說不快樂,只是無復從此的那種開懷。

至於,人生要做甚麼才可以快樂呢?

人人不同呀,經他一問,我也重新靜下來想想,我可以怎樣快樂呢?

「辭咗份工。」

第一,不快樂的事不勉強自己去做。並不是說辭去工作或不工作就快樂,而是不快樂的事就不強迫自己去做,不想為了討好別人或滿足別人期望而扭曲自己,當然也不想為了生計而委屈自己,我知這也很難,但相信我,凡事總有選擇,而最重要是要知道每個選擇背後都要付出代價,視乎你是否願意。

不快樂的事不勉強自己去做。

第二,只要是自己想做的事,但凡不會對他人或自己造成傷害,那就隨心去做,想做就做。別要老是考量別人的期望、言論、規條等等,其實很多事情與人無尤,都是自己的事,只要不傷害到別人,有何不可?

自己想做的事,只要不傷害別人及自己,都可以做。

第三,放眼看世界,多些體驗人世間各種各樣的事情,別太怯懦,別顧慮太多,對未知的世界、人和事,開放自己去接觸,打開眼界之餘也打開自己的心,真真切切去感受世界和人生,同時對世界抱開放和尊重的態度,不要固步自封,不要只封閉在自己感到舒適的空間而對世界漠不關心、不感一點好奇。即使有一天我已垂垂老矣,我希望自己仍如小孩子般對世界上未見過的事物充滿好奇心。

放眼世界,體驗更多新事物。

第四,多關心身邊的人,為他們帶來快樂,讓他們感受到愛。人生不該只有自己,尋求自己的快樂之餘,也應該將快樂送給別人,特別是有需要的人。很多時候,不經意的關心,或者已是對方的一杯涼水,又或者一句不好笑的笑話,也可以讓人有一下微笑。讓自己的人生輕省一點之餘,不妨也讓別人的人生好過一點,我相信讓別人快樂最終自己也會快樂。

帶給別人歡笑,讓身邊人感受到愛。

這是我給他的回應,就是我在 2021 年 10 月 7 日於法國時思考到自己的人生如何可以快樂時所想到的東西。將來或有不同,但大概也大同小異,我也不知道,人生就是有很多的未可知才有趣。


所謂的中年危機

我在想,所謂的中年危機,大概就是年輕時以為人生所必須要追求的東西如事業、愛情、家庭、子女、財富等都略有小成,就如清單上所有事項都已畫上剔號,於是忽然便不知道接下來要做甚麼,人生頓覺失了方向。

對已達成目標的項目,要持續下去就得付出努力,但當初的拼勁與新鮮感都已在忙碌的生活中消磨淨盡,剩下來的只有責任,已然沒趣。

然後想到人生中尚有很多從前的夢未圓,有各種各樣的事物從未曾經歷過,心裏雖然蠢蠢欲動,但礙於各種角色與隨之而來的責任,只覺自己身在囹圄,進退不得,只能硬着頭皮繼續去做個盡責的父親母親、兒子女兒、老闆員工,人生未圓的夢嘛?乾脆別做夢比較實際吧!

就是這種卡着的狀態,不喜不悲,心裏再想動,但亦一動不如一靜,合上眼睛,明天繼續幹活吧!可是,或者有天再張開眼睛時,已是白髮蒼蒼、皺紋滿臉的長者,卻不知這幾十年時光何以消逝。

追尋了很多,實現了很多,但心㡳裏卻越來越空洞。

或者,正因為我兩袖清風,無事業、無物業、無婚姻、無伴侶、無子女、無財產(有少少積蓄,但說不上是「財產」那麼大),人生的必然清單中好像甚麼都未完𢦓,於是這危機遲遲未來,或是以另一種姿態出現 —— 同伴要有的都有了,我呢?


那誰

「搵到男朋友未呀?」
「祝你法國之旅有艷遇!」
「有無艷遇?」
「食下法國仔, mix 法國通常都靚。」
「有無拖拍?(無)屌!你真係好廢!」
「有無溝到法國仔?搬去 Nice 啦!」

全部真實內容,出自五湖四海各方朋友。

說實在的,我對這種對話十分厭倦。

究竟是誇奬我或是揶揄我,覺得我短短三幾天可以在法國有艷遇兼可以製造混血寶寶?明明知道我並不是一個「雜食」之人,雖然法國街上男的女的都好看得秀色可餐。

要吃,在文化開放的外國當然是很容易的事(其實在香港也是?),只要你條件不要太差的話,世上總有願買願賣的交易。

重點是,每個人的胃口不同呀!

你們想吃、想有艷遇、想生個混血兒,自己努力吧!我自己可是對沒有感情的肉體交流感覺很虛空,將身體交給不相關的人,交換汗與水,然後又沒有甚麼然後,也不見得肉體的感覺是真正的歡愉,還可能要擔心懷孕、性病、遇上變態狂徒的危機⋯⋯更何況,年少尚且想輕狂(都沒有),人到中年又為了甚麼想求艷遇?

我不餓呀,至少我的餓肯定是心靈多於肉體,我不需要艷遇,只要真真切切遇上對的人就夠,如果沒有對的人,那一個人也可以好好過,即使若有所失,但還是可以好好的過日子。其實,我倒覺得艷遇也好、一夜情也好,不傷人不傷己都是很個人的事,不過如果自己根本不樂在其中,也就很無謂了。

口痕說兩句笑話是不需要負責任,但我到底還須要為自己負責。我不介意他們說笑或曲線祝福,只是實在對這種話題厭倦了。


我所追尋的或許早已不存在

我也開始領略到 Timing 的重要性。

在對的時間遇上對的人很重要,錯過了那個所謂對的時間,之後即使再遇上似乎是對的人都已沒有意思。

有人說:「如果可以陪你就好,不過都唔係你最需要嗰種。」

我說呀,其實我需要的東西可能在世上已經不再存在了,只是一些屬於過去的記憶的感覺,因為太過深刻,於是認定了,因為偏執,於是放不下。

我最近有了這種想法。

或者不是沒有遇上對的人,只是時間不對,換轉是過去某個時刻,沒有太多人生閱歷,沒有太多傷口,沒有太多顧慮,沒有太多恐懼,可能其中一位就已經是那一位所謂對的人。但當人生走過了好些年,儲了些經驗,儲了些傷疤,儲了些回憶,所有感情都不再來得那麼單純、那麼輕易,而舊記憶卻可能一直影響着現在與未來。

她問:「係咪好傷心?」

對傷心的感覺也逐漸變得麻木了,說實在,這絕對不是錐心刺痛的傷心,只是有種意識醒覺到自己可能永遠有一種無法被滿足的空洞,好像一直很肚餓,一直想找食物充饑,但一直沒有找到。終於,有一天發現地球上原來早已沒有我在找的食物。也有另一個可能性,就是現實在我並不真的饑餓,只不過以為自己需要食物,要是這樣,就更加沒救。


當我們在不知不覺間漸漸老去之時,竟然還未知道何謂人生的意義?

對呀,人生就是這樣,每個階段對人生的意義都有不同的想法,然後經過年月洗禮,我們不斷修改自己的人生目標,直至一天躺於棺木之內,甚至到那一刻也還未真正領略人生的意義。

但有時候我又覺得人生是釣勝於魚,觀乎人生清單上畫滿剔號的朋友也一樣有他們的苦惱,就知道人生並沒有甚麼必勝方程式,每個人都自有不同的一套人生觀,然後努力活出自己的生命。

抱歉是我活到這日子也只能說句希望開開心心就夠了,並沒有甚麼洞見,人生於我,過於平凡又有點悶,過於起伏又很顛簸,最好是平淡中有點新意,然後有大大的喜、淡淡的悲,無悔於心,又無過於人,能笑到最後就是人生的勝利了。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女人四十而不惑?

最好的 Timing 就是現在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