貝星人

闢一塊心田,自個兒筆耕。嗜好太多,時間太少。想隨心所欲,亦隨波逐流。主修心理學,NLP高級執行師、註冊催眠治療師。愛動物、愛寫作、愛學外語,重複學習、忘記、再學習。不擅長運動,相信 Thoughts Are Things,2019 年參加大阪初馬,因為堅持,所以完成。2021 年由香港出走到英國,開展人生下半場大冒險。

《有一種愛,叫薯條與茄汁》22

發布於
Infinity

本故事純屬虛構,如有雷同,實屬刻意或幸運。

【第 22 話】

那年,首爾。

我看着剛認識的他在街頭小店選明信片,見他興致勃勃的在那明信片架上尋寶一樣,興味無窮。

「這年頭還有人寄明信片嗎?」我問他。

他轉過身來,微笑地對我說﹕「你貼張郵票上去,放進郵筒裡就行了。」然後又再轉身繼續尋寶。

「我意思是還有人會寄明信片嗎?」我又問。

「那我貼張郵票上去,放進郵筒裡就有人寄了。」他回望笑笑回答我說。

好生奇怪,那麼不合時宜。

他拿着一張明信片,轉身走過來對我說﹕「舊式的事情總帶一番情懷,可以手執的薄薄一張明信片,上面有你去過的地方的照片,又有你親筆寫上的字句,再千里迢迢由一個地方寄去另一個地方,收到這明信片的人一定會心頭一暖,因為收到的不是一張卡紙,而是一份情感。」

我靜靜地聽他說,他微笑地補充﹕「這跟短訊發張照片加個表情圖案是兩碼子的事。」

「可是要很久才收到。」我說。

「經歷過時間的旅程,那份情感就會更有重量。」他說。

他的笑容是如此和煦,不用明信片,就是此時此刻此地已足夠讓我心頭一暖。

「你都感受到吧?」他問我。

我笑笑,說﹕「你好像心情很好。」

「因為有你在這裡。」他笑得再燦爛一點,那完美的面孔加上這個笑容,幾乎把我的心神魂魄都統統攝去。

「我也是,有你在,我心情好多了。」我輕聲的說。

「我知道,我感受到。」他淡淡地回答,似是真的感受得到我的心情一樣。

我雙腳走得有點累,我們離開了街邊小店,走到一家叫 Infinity 的咖啡店坐下來,他替我點了一杯凍朱古力奶,還有一碟薯條和雞翼。經過兩三日的相處,我們發現大家都喜歡喝朱古力奶,還有他很喜歡吃薯條。

我用手指在咖啡店的餐巾上跟着那標誌畫着 " ∞ " 的符號。

「Infinity.」他說。

「哦?」我不知道該如何回應。

「我很喜歡這符號,很有意思,沒有盡頭。」他說。

「但這世界凡事都有盡頭吧?」我反問他。

「怎麼年紀輕輕就想法這麼灰暗?世上有很多事情都未見盡頭,日出日落億萬年仍然如是。」他說。

「我不怕世界末日,我寧願兩個人可以無窮無盡沒盡頭地一起就夠。」我很細聲的說,恐怕他也沒聽見我的話。

他邊吃邊說﹕「這店子的薯條真的很不錯!」

語音未落,他又拿起一條薯條沾了很多茄汁遞到我的嘴巴前,我雖然完全沒有心理準備,但又乖乖地張開口吃。

「很美味,對吧?這家店的薯條特別香!」他雀躍如小孩一樣。

「你其實幾多歲?」我問他。

他定睛看着我幾秒﹕「比你大少許吧!」

「你又不知我幾多歲!」我反駁。

「二十四五吧?對不對?」他胸有成竹的樣子。

「二十四。」我承認,然後再追問他﹕「那你究竟幾多歲?」

「嗯⋯⋯二十七。」他眨一眨眼睛,他的睫毛真的很長,我沒有見過更好看的雙眼了。

「那你怎麼好像七歲小孩子一樣,吃薯條也要這麼興奮嗎?」我看見他高興雀躍的樣子時,我心裡也不其然高興起來。

「那你為甚麼好像四、五歲小孩那樣,嘴角沾滿了茄汁?」他一邊取笑我,一邊拿起枱上的餐巾替我抹嘴,我心神為之一蕩。

我從未試過這樣子,這麼渴望親近一個人,一個只相識了兩三天的人,這麼希望一直待在他的身邊,明明還有幾天旅程才完結,但我已經捨不得回港了。

他好像一塊磁石把我的心吸住一樣。

Infinity,我看着那張他幫我抹過嘴的餐巾,我希望我們的愛情如這個圖案一樣,無窮無盡。

我看着手腕上那條他送給我的手鏈,這手鏈正是 " ∞ " 這個符號。我們說過的話,他雖然好像總是漫不經心,但卻又常常流露出他的細心、他的認真,很多事情他沒說出口,但他都記在心上。

Infinity,可是,如今我們似乎已走到盡頭了。


那夜喝醉後,我收到阿里的警告短訊﹕

「戒酒。」

酒館老闆叫酒客戒酒,世界變。

事實上,那晚我確實失儀了,竟然喝醉了,還對 Nine 說了那麼多話,我想是因為我太想念我的他,更大的原因是五一零的出現令我深受打擊。

我討厭 Nine 問我是不是第三者,當然不是!

但他臨別時的而且確叫我不要再等他,我們實際上是應該已分手了,而那五一零亦已明明白白說了她跟他的關係,怎麼說我即使不是第三者,但也不再是他的女朋友,想到此處,我不禁沮喪起來,這些日子我們在堅持的究竟是為甚麼呢?

我的他到里爸吧鬧事後,阿里其實有再問過我關於他的事。

「鬼仔的爸爸沒事嗎?」阿里這樣問過我,我支吾以對,阿里還以為那晚一頭白髮的他是「鬼仔的爸爸」。

我本來也打算跟阿里和盤托出,後來又覺得事情原委實在太過令人難以相信,我亦無法解釋箇中因由,與其讓他懷疑我是瘋了,倒不如甚麼都不說。

阿里總是識趣地沒有追問下去,然後我晚晚來喝悶酒,他似乎覺得我又失戀了,那天五一零出現後,阿里想必然覺得我們發生情變,這也好像是個事實,只是我沒法求證太多,但正如 Nine 所說,如果他在乎我,他總會回來找我吧?如果他不能夠做到,這也證明我們不能夠走下去。


今天,我下班後還是上里爸吧,我還可以去哪裡呢?家裡滿滿都是我和他一起時的回憶,回到家裡,要不想起我們親密的日子,要不想起我們爭執的日子,然後又不斷浮現他和二零九最後霎眼間於我眼前消失的一幕。至於家人和朋友,兩者於我都是似有還無,我可以找誰?除了公司和家,就只有里爸吧這個地方可去,喝兩三杯酒就最能讓我感到放鬆舒懷了。

到了里爸吧,我推門而入,阿里甫見我就皺眉頭。噢,酒館老闆不歡迎酒客呢!

但我眼前只見到一個人坐了我常坐的位置,一個我想見又不想見到的人 — 五一零。

我還未走過去,阿保先走上來叫住我﹕「你平時的座位被其他客人坐了,坐另外一張枱好嗎?」又細細聲的對我說﹕「老闆說今個月都不要給你倒酒。」

我聽見阿保的話,想起他們應該全都不認得今天這個五一零了。

我看着五一零,問阿保﹕「你說那女孩漂亮嗎?」

阿保睜大雙眼﹕「她一點也不漂亮!怪相的!你好看得多了。」

我略感滿意地笑笑﹕「她是我的朋友,她在等我,給我一杯 Bloody Mary 吧!」

阿保皺着眉頭怪不好意思地說﹕「老闆說好了這個月都不可以給你倒酒。」

「雞尾酒不算是酒!」我瞪一瞪眼,打發了阿保,我只想快快去找五一零,看看她是否已想到了甚麼方法。

我才起步走過去,五一零已發現了我,笑着跟我揚手示意我過去。怪相的人,笑起來是好看一點,但還是醜。不過,美醜重要嗎?長得好看的人也不見得一定幸福,不好看的人反而可能被愛,這在我們的世界裡叫「緣分」,這在他們的世界裡叫「頻率接軌」,如果能將容貌換取幸福、換取被愛,我寧可醜十倍。

「你好嗎?」五一零笑着對我說。

我坐下來,阿保剛給我送上雞尾酒,細聲地說﹕「Virgin Bloody Mary,是老闆吩咐的,與我無關。」

我抬頭看着吧枱後的阿里,他攤開雙手又聳聳肩。

「你今天不喝那三杯酒了嗎?」五一零問我。

「你今天找我又是為甚麼了?」我沒興趣跟她閒聊。

「怎麼你跟那個男人可以聊一個晚上,可以喝個爛醉,但對我就這麼冷淡?」她睜開起那雙大眼問我。

「你怎麼知道?」我驚訝。

「你跟其他男人談得太投入才不知道我在這裡吧?」她說,「那晚見過我的幾個男人都不認得我了,只有你才認得我這張臉,但你那天晚上是喝得很醉吧!連我來了你也不知道,只顧跟那個男人談話,現在亦不想跟我談話了。」

「因為那個男人沒有搶走我的男人。」我賭氣說。

「明明是你破壞了規矩,地球上有三十億個男人,你不去愛,偏偏要愛一個不屬於這個世界的人,更重要是一個本來不屬於你的男人。」她說。

怎麼今天的五一零充滿挑釁性,我又再一次討厭她起來。

「究竟你想怎樣?」我不耐煩。

「我告訴了七二零一你在地球好好的。」五一零說。

七二零一⋯⋯我一時間幾乎沒想到她是說我的他,隔幾秒才意會過來,「 72011211379146⋯⋯」我默默唸着。

她很詫異﹕「你竟然記得他的整個編號?」

我好好的?這算是好好嗎?「最重要是他好好的。」我淡淡地說。

「我跟他說你認識了另一個男人,發展得不錯,他說那很好。」她那雙大眼轉動着,嘴角似笑非笑。

「他說很好?」我難以置信。

「是,他說這很好。他離開了,然後他有我,你有另一個人,那不是很好嗎?」她說。

「我沒有另一個人。」我反駁。

「那就即管嘗試去找另一個人吧!我不是說過要不讓他好好愛你,要不讓他不再愛你嗎?只要做到其中一樣,他都可以更快樂。眼前你和他明知是不可能好好地在一起,那倒不如你直接找另一個人,那他放下你之後還有我,這不是最完美的結局嗎?」她一口氣地說。

是這樣嗎?他找到了她,然後就想我去找另一個人,那樣就叫皆大歡喜嗎?

「我不打算再愛其他人了。」我平靜地說。

「甚麼?」五一零雙眼睜得又圓又大。

「他有了你,是他的事。我仍愛他,是我的事。不是因為他有了你,然後我就要愛另一個人,這不是小孩子要找拍檔二人一組的遊戲。」我說。

忽然之間,我覺得我輸了。

他走了,又有另一個她,再沒有我留下來的空間,既然如此,我妒忌也好、不忿也好,我已不想知道五一零是個怎樣的人,我只祈求她好好的待他,反正他們的頻率能接軌,那他們一定可以幸福快樂,我不再糾纏下去會是最好,事實上我亦沒能力糾纏甚麼,那個空間我去不了,他亦沒有回來,我們的關係完了。

我們完了,但我仍可以繼續愛他,即使所有東西都有盡頭,至少讓我對他的愛在心底裡依舊是 Infinity。

忽爾心意明澄,我放下錢,離開了里爸吧,留下五一零愕然地坐在我原本坐的位置,對,我一直坐的位置今天被她坐了,那我應該讓座離去。

(つづく)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有一種愛,叫薯條與茄汁》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