貝星人

闢一塊心田,自個兒筆耕。嗜好太多,時間太少。想隨心所欲,亦隨波逐流。主修心理學,NLP高級執行師、註冊催眠治療師。愛動物、愛寫作、愛學外語,重複學習、忘記、再學習。不擅長運動,相信 Thoughts Are Things,2019 年參加大阪初馬,因為堅持,所以完成。2021 年由香港出走到英國,開展人生下半場大冒險。

和你在另一個平衡時空相愛

發布於
超越浪漫的實際

如果能夠和你在另一個平衡時空中相愛,我覺得這不叫浪漫,而是超越了浪漫,超越浪漫的實際。


夢⋯⋯

你說過我們在另一個平衡時空中相愛。

清晨醒來,酒意還在,身邊躺着一個美麗的女人,不熟悉也不陌生,心裏忽然好奇地想,要是你知道了會怎麼想?

那夜夢迴,看見你的傷感,我不明所已,沒有想太多就把你擁在懷中,不自覺地一下一下摸着你後腦的髮絲去安撫你,卻又同時覺得自己太過衝動,逾越了界線,於是也不敢把你抱得更緊,唯恐傷害了你。

我怕我身上有刺。

「如果我將來遇上我喜歡的男人,那怎麼辦?」我問。

我怎可以問這種愚蠢又奇怪的問題?

你卻淡然地說沒甚麼,你說要是這樣,你就讓我去找我喜歡的男人罷了。世上有這麼大方的女人嗎?(不要信、不要信、不要信)

你說這事情非常簡單,我覺得你回答得十分鬆容。

我相信你。我知道你心裏所想的一直都很簡單純粹 — 就是想我快快樂樂。所以,我後悔自己在抱着你的同時問你這種蠢問題,覺得自己太人渣了。在你傷感時即使未必能讓你快樂,至少不該為你再平添傷感,即使只在夢中。

你是我見過最不麻煩又同時還是很麻煩的女人,但其實你的麻煩比其他女人都可愛。我會想對你好,但又會自覺對你太好才是待你不好。

「其實你這並不算是真的喜歡我吧?」你這樣問。

我無言以對。

不是我不願意回答,是我不知道答案。

甚麼是喜歡?甚麼是愛?

我只知道打開一顆心去愛一個人就如敞開心門準備讓傷和痛闖進來一樣。

男人、女人都是一樣,鑽進你的心,又鑽進你的身體,弄得千瘡百孔,滿身滿心一個個血洞,然後轉身離去。

鎖緊心門才是上策。

萬不得已,不要再受傷,也不要再傷害別人,尤其那種真心真意待自己好的人,與其冒險去領受你的好,倒不如在另一個時空裏好好待你,至少不會傷害你,也不會傷心。

我的自私有時實在很自私。

我的怯懦也真的可以很怯懦。

我的舊傷口很痛,還是隱隱作痛。

當你見到天上的星星,不論是滿天星宿,抑或是一兩顆零星,希望你想起我之餘,相信我在另一個時空中也時常記掛着你。

這夜清晨,抬頭望見滿天星星,心裏安寧,寧謐而有點空洞。

我記得我答應過你,再見你時會抱抱你,我會的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