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nno

Strange things did happen here No stranger would it be

一国两制是一场失败的试验

三个多月,香港的运动依然没有冷却下来的趋势。从引发运动的逃犯条例开始,陆续暴露出越来越多的问题,也牵涉进来越来越多的相关方。每天看着各种新闻,既愤怒又无力,越来越沮丧。为了脱离情绪,选择屏蔽新闻和信息,翻出《中国改革年代的政治斗争》重读了一遍。


看着杨继绳老师书中记述的六四,对比香港的现状,惊叹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当权者误判和错过每一次缓和和解决的机会,民众对学生和年轻人诉求的理解和支持甚至保护,不一而足。尽管已经相当清楚,专政的政权是不会妥协任何社会运动的诉求,即使违反普世价值武力镇压也要不惜一切代价维持统治地位,但是我依然存有希望,希望这次的结果不会和三十年前一样。


为什么我会认为一国两制是一场试验。和社会主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一样,都是摸着石头过河的尝试。我认为,一国两制的构想,和改革开放,是同一个命题的探索,两种不同的路径。同一个命题是,在坚持社会主义的意识形态和社会架构下,结合资本主义市场经济解放生产力提高生产力。改革开放的路径是在社会主义制度下,逐步建立市场经济。一国两制的路径是,在资本主义市场经济结构内,逐步建立社会主义体制。


尽管大陆的改革开放在经济上是成功的,但是政府权力的垄断和经济蓬勃发展结合下产生的是一个扭曲的政治经济结构,权力市场化带来的结构性腐败问题,政府人为主观的规划和权力寻租,代替市场价值规律配置资源和完成政绩经济指标,造成金融、房地产等行业的畸形爆发发展和带来经济隐患。大陆的改革开放表面的成功,外人看起来很成功,国民很清楚处处都有问题,只是每个人都相信自己不是最终受害者。


一国两制,从1997香港回归开始试验,小圈子选举制度,政府部门的亲中队伍的布局和扶植,议会内建制力量的培养,就是尝试在民主雏形的摸具里建立社会主义的意识形态和游戏规则。大白象工程,政绩工程,为了响应国家发展政策而强行上马违反地方利益和民意的项目,政府储备资源的挥霍,这些都是在大陆的常规操作。一党专政的模式,遇上自由市场经济,在大陆无法解开的结构性败坏的死结,在香港也同样形成,即便不是因为逃犯条例,也一定会在某个临界点爆发出来,并且也会陆续暴露出体制内的各种问题。区别在于,在大陆,问题暴露出来,国人看在眼里但没有人敢说不,更没有人会有通过抗争甚至牺牲来争取解决的觉悟,而在香港,港人是相信能团结力量一起争取的。


无论香港的局面接下来怎么发展,一国两制这个试验都已经是失败的。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7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