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nno

Strange things did happen here No stranger would it be

卒業

卒業,日本的词语,即中文的“毕业”。应用场合,从原本的学校毕业,延申至员工离职,再到团体内的某个爱豆单飞,都可以用。词义从本义的完成学业,引申到完成一个阶段的工作,朝着下一个目标进发。

如果认同人生是一个不断成长的过程,那么不同的人生阶段就对应有各种场合和各种意味的卒業。


家庭成员角色和地位的转变。

传统中国家庭的尊卑地位是非常严谨,不可动摇的。但是实际上,随着年龄的增长,父母的权威性会逐渐减弱,子女的个体独立性会渐渐形成。我印象最深刻的一个转折点是我初中时的一次语文考试。那次我的成绩比平时差,父母很紧张。母亲勒令父亲对我进行说教,于是那次父亲拿着试卷对我进行训话。刚开始的时候我战战兢兢,但是父亲开始逐条题目进行点评的时候,状况出现了。在白天课堂上老师已经讲解过题目,我也已经在试卷上做了笔记标记了正确答案,由于这次考试发挥失准我自己内心要强的性格让我对题目的印象更加深刻。但是,父亲手上拿着我已经标注答案的试卷,给我训话指出正确答案时竟然还能指出错误的答案并硬着头皮分析。我试图指出正确答案但是被父亲更严厉地批评了。于是我只好放弃对错的执着,一边毕恭毕敬唯唯诺诺,一边看着父亲强装镇定在我面前表演完对试题的分析和点评。

这件事让我意识到,我当时的学习进度已经超越了父母的知识边界。母亲在求学阶段去了下乡,父亲高中毕业后参军,一来失去学习机会,二来当时所谓的学习也被加入很多个人崇拜阶级斗争宣传等内容,所以他们的知识储备本来就贫瘠。由此我也明白了,为什么母亲非要父亲来进行训话,她则躲在房间,因为她更早以前已经开始看不懂我学习的课本和试卷。经过这次试卷点评之后,父母依然会关心我的成绩,但是已经不会再选择点评试卷这种方式了。我也心里有数,父母不但不能辅导我的功课,连跟上我的学习都有困难。自此,在知识体系构建的这件事上,我从父母这里卒業了,我必须独力完成人生往后的所有学习。

父母在我心目中的高大形象也随之落下,不再是能给我解惑的长辈了,而是更真实的个体,不是我小时候以为的万能的依靠。我不知道父母心里有没有意识到我已经成长为一个具备独立人格的个体。我是很明确地感知到,他们在努力维护自己在家庭中崇高的权威性,而我的成长在他们眼中已经脱离了他们认为的听话的好孩子的形象。这种微妙的转变,如果他们愿意接受自己不再永远正确的现实,如果他们接受我可以逐渐成为家庭中的承担,那么家庭成员角色的转变就顺其自然地完成了。


有了第一次的卒業觉醒,往后的人生就更容易意识到何时应该卒業了,哪怕未有一个明确和准确的词语去表述这种成长的阶段性节点。


高中时有过一次近似的经历。物理老师在讲课时不小心讲错了一个违反光路可逆原则的判断,课后同学们追问老师,老师坚持不肯承认自己的判断失误。这件事让我意识到,讲台上传授知识的老师首先是个凡人,凡人就有机会犯错。老师说的不一定是完全正确的,老师说的话也要带着自己的独立思考去听。


工作中的成长和突破

工作的卒業可以简单地理解为:离开原来的工作团队,找到更好的工作机会。我认为工作上的卒業必须满足两个条件:一是已经在原来工作团队中充分成长,能够独当一面并具备管理和发展的意识,二是原来工作团队客观主观上都限制了个人的发展并且通过努力改善而不能突破限制。

条件一就是完成从基层员工到管理者的业务能力成长与角色转变。并不一定拘泥于职位的高低与是否包括管理的职能,管理和发展的意识是可以在任意层级的员工的意识里出现的。职级的晋升除了来自业务能力的上升,也有来自管理意识的出现与参与管理的主动性。当员工的意识在业务能力成熟之后继续向上寻找解决企业生产以外的其他问题时,员工就具备了自动学习成长的潜力。员工学习成长的程度可以用上级管理者作参考,如果员工的能力成长到可以和上级管理者同等水平,并且具备上级管理者的管理意识,则可以认为员工的成长接近完成,角色已经可以转变。

条件二是在条件一的基础上,既具备管理和发展意识,也通过各种尝试去解决高层建筑的问题,到了没有办法解决的困境,个人的成长在困境中无法施展,卒業就很有可能是必然的结果。条件一是能力和意识,条件二是职业操守或者叫道义。俗话说仁至义尽,用在职场卒業就是该做的能做的都做了,我问心无愧,可以心安理得离巢高飞了。

工作中的卒業,我个人觉得定义相对会严谨一些。跳槽是司空见惯的职场行为,而真正在工作岗位上成长完全,并且在岗位上坚持到不得不离开为止的,不多。因此,我希望职场卒業的定义和要求都严谨一些,别被滥用。


恋爱和家庭关系的卒業,在明白了两个人的成长方向、速度、进度必然存在差距之后,就容易理解了。世界上没有完全相同的两个人,两个人的成长程度和速度也一定存在差距。如果这个差距很小,一方稍微努力就能把差距缩小,两个人在各种问题上取得共识的可能性就提高。反之,差距很大,一方继续成长而另一方拒绝成长,差距越来越大,卒業就很有可能会发生。现代社会的经济上的保障手段和体系都足够完备,足以支持任何感情状态下的人卒業,不会因为家庭结构的瓦解而造成个人生活的灾难,因此感情方面的卒業也有了更加完善的保障。


卒業,核心是成长。以上叙述的仅仅是人生阶段和场景里的例子,在视界、观念、行为、习惯等不同的人生切面,只要存在成长的空间,就自然存在卒業的可能性。每一次的卒業就像人生的一个驿站,短暂停顿休整之后是充满希望的再出发,人生的列车继续开往无限可能的前方。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