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nno

Strange things did happen here No stranger would it be

官媒持续产出统战新闻及内容的效果

近日有位在海外的华人朋友在Facebook私信我,发来一条由中国军方拍摄制作的89年六四视频,内容主要是民众拦截攻击入城军车,北京城内各种被摧毁的惨象。与这位多年的朋友交谈下来,他表达的主要意思是,这件事到处都是一面倒的声音和意见(谴责暴力镇压),他觉得有必要也听一下不同的声音。对于最近在香港发生的由反送中引发的持续多月的运动,他不持任何立场,理由是尽管他有看两方的资讯(黄VS蓝)但是无论哪方的说辞都无法说服他。尽管这位朋友不能代表大多数,但是我觉得他是一个不错的范本,从他的言论和不选边不站队可以看出中国官媒长期统战对人群的有效影响。


先声明,这是在“不受墙的影响下可同等接收到多方新闻及内容”的假设下进行的归纳和概括。在墙内只看官媒的影响,国内现实生活里已经有足够的样本作为人版,不在此文的谈论范围。


稀释真确内容,干扰真确内容的传播,同时提高辨别证伪成本

这里说的真确是指媒体客观公正报道发生的事实。如台湾公视君竹在Youtube视频上所说的,媒体可以有立场,但是不能没有是非。客观公正报道是媒体的操守和底线。当有大量预设倾向的新闻框架持续报道偏颇的虚假新闻时,真确内容的流通资源自然被挤占。新闻的受众正态分布下,没有倾向立场的中间派是大多数,官媒要影响的正是中间摇摆的大多数。当中间的大多数同时听到至少两种截然不同的声音时,其中的多数并不会主动去辨别所谓的真伪,因为大多数人依然信奉“媒体说的肯定是真的”,他们只会认为这是两个立场之间各说各话,不会认为其中一方说的是假话。而去思考到底是否有一方在讲假话的人,本来基数已经少,他们去辨别新闻信息真伪的难度也高,他们还在求证之中,很快又有新的真假新闻出现,久而久之因为求证成本之高,真正去辨别出真伪的人就更少。至此,官媒产出的假新闻已经成功地干扰到了目标群体,根本就不怕是否最终被辨认出来是假话。况且,绝大多数的受众没有追溯的习惯,今天看过的新闻很快就被不久的新消息覆盖,更加不会回过头去校对前后的出入和破绽。这一点同样也是特区政府的行事准则,这个问题无解就拖下去,拖到有新的问题出现然后大家就忘记原来的问题,这届政府无法解决就拖到下一任特首下一届班子。这次题外话。


占用时间,加重思辨负担,提供论述话术,曲线噤声,语言陈述的废退

上文大概涉及,个体的时间问题。从小我们就被管教“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踏入社会前大部分时间都用在学习。进入社会工作之后每天的时间都花在工作。每个人一天下来能够不看球不看剧集不打游戏不谈恋爱不带孩子的闲暇时间,少之又少。如果对某件社会时间关注,兴许一段时间内每天关注30分钟左右,已经相当可观。在这么有限的时间内,同时接收到真假信息,还要动用逻辑和常识甚至亲身经历的经验去思辨,确实拦下了大部分人。对于已经习惯官媒口径的人,更是熟习官媒口径和说辞,与人交谈时娴熟运用官方口径。拿来就用的现成论述对不爱思考的人来说实在太便利,没有任何拒绝的历有。但是对于持保留意见的人同样产生有效的影响。各打五十大板的中立派最喜欢认为两种信息都有其真实性和合理性,中大校长便是一个样板,在没有见到足够的证据之前绝对不会轻易表态,杜绝自己犯错的机会。长期保持这种立场和态度的人,习惯性噤声,美其名曰等足够多的信息来支持思考和辨别,等到真的要表明立场表达意见的时候就会发现语言用进废退,无法说出思路清晰的句子,连基本准确的表达都成问题。至此,假新闻的影响又达到了目的。


统战文宣工作一直是中共高度重视的战线,无论党内阵线如何斗争,党的路线是偏左还是偏右,保守还是改革,在文宣这条线上绝对不会有放松的时候。2019年的反送中运动至今相当有效的作战就是文宣工作,既有民间各路高手创作出嬉笑怒骂的文宣内容与之对抗并适时缓和抗争者精神的疲惫倦怠,又有多语言支持国际舆论上的同步告知,把战线有效扩展到国际舞台。如果说中国国内是官媒的主场,既是教练又是球员还能搬龙门,那么国际社会就是客场,尽管中共多年来已经在各国或明或暗布局当地媒体但是仍以中文为主,其他语言只通语言自说自话未能形成影响力。2019年的香港,不仅在努力自救,同时也撕扯开中国意识形态与国际社会在多个领域的冲突,贸易,体育,游戏,互联网。


这是一场持久战。尽管前路仍未见曙光,还是要坚持前行。面对假新闻,交给平台和算法去处理,不要浪费宝贵的时间去还击。认清目标,步步前行。


https://button.like.co/benno-matters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