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nno

Strange things did happen here No stranger would it be

我取关了一位TVB百科朋友

發布於

看香港的电视长大的广东一代,最接近香港文化的内地群体,本应最有可能理解香港人立场和诉求,但是在2019年夏季这两个多月里,为什么依然大多站在高墙这边?


我尝试结合自己这些年对广东年轻人收看香港的电视的习惯观察,描绘一些变化和趋势。


广东,地缘和语言都和香港有先天的亲密性。广东不少人家里会有一两个在香港的亲戚,无论是哪个时期、通过非法还是合法渠道移居香港。语言相通,说的都是粤语,尽管一些口音、措辞上因为社会环境的不同而有区别,但是没有语言障碍。广东在改革开放过程中先富起来,电视机也较早普及,所以很多80、90后都是看香港的电视长大。


尽管如此,但是香港的丰富多样电视内容里,真正对广东(甚至大陆内地)观众产生深远影响的只有以下六种:电视剧,流行曲,电影,综艺节目,卡通,广告。有产生一定影响但香港的电视仅充当引入介体的有:NBA等体育项目。除以上内容外,香港的电视还有较严肃的新闻类,时事类,观点类,等节目,这些节目对广东观众的影响不大。


电视剧无需赘述,TVB电视剧风靡电视机观众,至今仍有一批只看TVB的粉丝在追看。对于广东的观众来说,连续剧是保持收看TVB的主要原因。但是,TVB产出优质原创连续剧的时期是80、90年代,随后的各种剧集只能说保持一定质量但是大多陷入套路,虽说主题涉及各行各业但是大多局限在男女主角感情线纠缠上。随着美剧日剧兴起,先是部分对剧集质量有更高欣赏能力和追求的观众被分流,分流到明珠台(TVB Pearl)或者互联网下载字幕组出品。然后TVB剧集创作又开始滑坡,独立创作疲弱,又要保持高产,于是开始抄袭(或美其名曰借鉴)美剧日剧,这样做适得其反,又分流了部分发现原著美剧日剧更具观赏性的观众。创作力削弱,又遇上韩流,及内地巨额制作电视剧的横扫,TVB剧集就更加无法继续影响广东的观众。


仅次于电视剧的是流行曲。港台流行曲影响深远,尤其广东的80、90后去KTV点的大多是港台流行曲。但是回归以来,香港歌手艺人前往内地掘金,发现国内市场大多《同一首歌》模式,也就是说,一个歌手观众来来去去最乐意消费的也就一两首经典金曲。然后全国各地一圈下来,一年就过了。一两首歌,跑一年通告,轻松赚钱,后续创作就跟不上。另外香港本土音乐词曲创作发行也开始被文化审查,于是每年流行曲产出的数量、质量每况愈下。歌手在内地跑,创作被束缚,港台y音乐就这样走下神坛。和电视剧一样遭遇韩流,年轻人开始消费KPOP,香港的音乐就没法再像十多二十年前那样影响着广东甚至内地的听众了。


香港电影的滑坡比流行曲更明显。回归以来强制x实行中港合拍,最直观感知的是每部香港电影都总会至少有一位内地的演员,其背后更深的合拍是从投资,制作,发行,收益分成每个环节都有中和港两份。所以,从剧本审查,立项投资,整个流程每个环节都是内地的那一套。在要求政治导向的创作局限下,拥抱大陆市场的商业电影自然就是内地口味,内地水准。90年代香港武打片已经开始逐步具备思想性,大胆抛开中日或者正邪二元对立的传统框架,开始对人性,公义等议题进行论述,但是如今又倒退回成邪不能胜正,坏人绝对不能有好下场等等简单粗暴的情绪诉求。


香港的综艺节目的影响力,体现在,当时朋友外出聚餐、消遣娱乐,公司聚餐活动时,玩的都是从香港综艺节目里来的游戏。掌门人的游戏,大家都会玩,规矩都通晓,不用解释。后来,香港综艺节目分别被内地大手笔制作综艺节目、日韩高质量原创新颖综艺节目夹击,无论节目创意、制作成本和水准都处于下风,自然也就渐渐失去对观众的吸引力,更说不上影响力。


卡通是一个有深远影响的品类。从日本引进的卡通,题材广泛,在70、80甚至90后的青少年时期启蒙了不少对于正邪,对错,生死,牺牲,奉献,守护等等的思考。卡通还孕育出香港独特的广东话声优群体和文化,基于香港独特的既忠于原文翻译又融入本土文化特色的中外文化糅合功力,加上声情并茂的声线表演艺术,配音文化代表的觉醒、cap都在文宣阵地扮演着重要的角色。随着互联网的兴起和普及,动漫迷接触动漫卡通游戏的渠道更多元,要求更快更同步,电视这个需时加工制作的传统媒体又败下阵来。


还有一个产出内容量不多但是影响同样深远的是香港的广告。广告的影响,我个人认为甚至更接近意识形态。在内地还未改革开放的时候,香港的电视媒体里已经开始有广告的出现,而广告是香港免费播放电视赚钱支撑一切创作的生命线,同时也是香港这个资本主义经济市场自由活动的最佳注脚。商品代表的价值观,消费观,甚至爱情观,都在短短15秒30秒的广告里撼动着电视机前每一个内地社会主义头脑的观众。转折点在大约2005前后,节点是TVB和ATV先后在内地落地。所谓落地,是指这两家电视台的广告时段,国内的广告主也可以投放,并且可以选择覆盖香港和内地观众抑或只内地观众。落地的最大好处是,电视台的广告时段就有了两套档期在销售,一套是香港,一套是内地。从这个时候开始,内地的观众就渐渐看到越来越多内地的广告,而香港的广告就很少再出现在内地的电视上。


所有以上转变都是一点一点日积月累缓慢发生的,内地观众大多浑然不觉。自家的电视屏幕渐渐开始看湖南卫视,中央电视,对香港的熟悉程度也日渐降低。新闻的拦截和屏蔽也越来越明显和毫不顾忌。甚至有出现用一集澳门旅游的节目录影来长期覆盖同一时段的特定时政类节目,也就是说一集澳门旅游在反复播放了数十次甚至数百次。内地的观众也非常懂事和配合,心知肚明在另一边播着我们不该看到的节目内容,也理所当然地接受信息被屏蔽的操作。


于是,2019年的这个夏季,笔者身边就出现了这么一位有趣的朋友。他对TVB的了如指掌,能叫出甘草演员的名字,没有他叫不上名字的演员。他还自诩港台流行曲曲库,凭歌词片言只语就能说出歌名与歌手。但是对于香港正在发生的事,他只用“废青”和“暴徒”去称呼,也坚定不移地相信他们是要搞“港独”。一个对TVB熟悉到这个程度的人,都选择只看只信中文互联网里的片面新闻甚至假新闻,更何况那些开着电视机只要有画面就足够的普通电视观众?


看他接二连三在自媒体上发表阴阳怪气的言论,我默默取关了他。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1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