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世界

有想法、有见地、有深度的财经、政治周刊。

日本政府是世袭政客组成的特权俱乐部

【九边】

看到题目,估计一些小伙伴已经怒了,觉得博主是那种人,竟然要说日本坏话了。

其实不是,日本上层“世袭特权制”这事不是啥稀奇事,比较稀奇的是前天美国那边突然对日本发飙,指出这个事实,而且连发了好几条推特,说日本是世袭政客和马屁精组成的特权俱乐部,还说日本有思维惰性,脑袋插在沙子里不出来,不肯接受现实,不管人民死活,如果不说是日本,我还以为美国说的是印度。下图是其中一个帖子:

大家可能有两个问题:

1、为啥美国突然对印度,哦不,对日本大加挞伐?

2、日本到底是不是美国指责的那样一个国家?

咱们先说第一个问题,日本和美国一直是一对关系复杂的好基友,不过钟南山在2月27日说疫情的发源地可能不是中国,隔了一天,2月28日,日本朝日新闻就跳出来说美国可能才是发源地,所以美国那边怒了,直斥日本这个国家有毛病,体制有问题,脑子不清楚,自己的事都处理不好竟然在那里瞎比划。

咱们先不讨论到底发源地是不是美国,这事整体趋势是越辩越明,如果不出意外,再过几天就看清了。咱们今天说现代日本到底是个什么国家。


门阀政治

中国人最近一百年经历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以至于大家忽略了一个常见的问题:

这个世界上绝大部分财富和势力,都是需要几代人才能完成积累。

咱们举几个例子,比如美国,大家看《亿万》之类的美剧的时候应该就有体会,美国那边的很多豪门能上溯到马萨诸塞州殖民时期的庄园主,一直就呆在那个地方,影响力持续到现在,庄园经过两百年的维护,依旧光鲜亮丽。

而且全家人上一个大学,每代人都给大学捐款,确保下一代能继续上这所大学,之前有过一个新闻,美国名校有三分之一的人都是父母就在这个学校,并且亲戚朋友也差不多,形成复杂的联盟和姻亲关系。下图这个检察官就是他和他爹都是耶鲁毕业,他学会了忠诚和同盟的价值。

而且最重要的,就是“关系”。

中国人对这个玩意理解比较奇怪,早年公知横行的时候,把“中国人凡事讲关系,西方人凡事讲规则”挂在嘴上,让我这样的村里土炮误以为只有中国人这么看重关系。

等到这些年溜达了几十个国家,又看了一堆电视电影,才发现都是一个样,这玩意都是人类的底层固件,在哪都差不多,事实上正如人类比猴子厉害的原因是能结成200人以上社团,强人跟普通人相比,最明显的差别是他们之间的关系能给他们提供更多的资源。

而且有个东西叫“信任机制”,比如你买笔记本的时候,几乎不会买一个杂牌,有个不咋熟的朋友要找你借一大笔钱,你本能地觉得不想借。因为你对那些不了解的东西缺乏信任,你们之间的合作就很难建立起来。

说到这里大家应该明白了,如果两个家庭都非常有权势,而且互相打交道很多年,这两个家庭之间容易产生非常深刻的“信任感”,相互可以借调对方的资源,变得更加强大。

这也是“马太效应”在人类世界起作用的一个套路,普通人很容易在一次飞来横祸中遭受灭顶之灾, 但是豪门大家族却可以通过调动别人的资源提高生存概率。

所以以往我们说的“富不过三代”肯定不对,他们霍亨索伦家族和哈布斯堡家族都是持续了上千年的豪门,宋朝之前,我国也出现过大量千年家族,这个很正常,大豪门在历史进程中更有竞争优势。

所以吧,一般想灭掉豪门大户,需要法国大革命那种斩草除根式的对贵族的屠杀,或者像俄国革命那种连根拔掉,贵族被枪毙,财产被充公。其他的影响都不太大,比如德国,这个国家经历过两次世界大战,但是却没有经历那种深入骨髓的大革命,豪门大户的孩子没去堑壕里跟英法部队拼刺刀,盟军大轰炸的时候他们躲到村里去了,或者干脆去了美国,所以损失一直不大。

最逗的是一堆东德的家族,苏军打过来的时候他们知道该离开了,跑去了英国,要知道,当时英国和德国是交战国,但是这些人由于在英国有亲戚(英女王就有德国汉诺威血统),跑去了英国,后来又跑去了美国,等到两德统一,这些人又搬回了东德他们祖宗世世代代呆的地方安安静静地做地主。

以至于现在的德国是这个地球上最奇葩的国家,贫富分化这个问题竟然得分开讨论。如果只讨论上班阶层,经理公务员和工人的收入应该是世界上分化最小的。

但是再把眼界放大点,就比较尴尬了,德国有一堆财阀是崛起于俾斯麦时代的,后来有新崛起的,也有陨落的,不过整体来说在这150年里连续性非常强,甚至第一次和第二次世界大战触及灵魂地改变了德国,但是对德国的财阀们基本没有整治,一直延续到现在。

现在这些财阀的收入已经完全成谜,财产转移到海外,变成国际游资,赚全世界的钱,大家不知道他们有多少钱,他们也没义务跟大家解释。如果把这些人加进来,德国又是整个欧洲贫富分化到离谱的国家。

说这些其实就是想说一件事,跨越百年的财富家族是常态,像某国这种都是新贵的模式反而是非主流。

说了这么多,主要是想跟大家解释下,我们今天要讲的日本,整个官僚阶层被几百个门阀把持的情况,在全世界范围内既不正常又很正常。

祖宗六代做议员

现代日本的历史是从明治维新开始的,明治维新有点像辛亥革命,看着好像闹腾的很凶,其实整体格局变化没那么大。

明治维新以前是一个叫“德川幕府”的东东统治着日本,后来几个幕府起来打掉了德川幕府,他们和天皇形成了寡头格局,一起共同治理日本,新政权各级官员和政府机构都跟之前差不多,只是上层的大佬变了下,还有崛起一部分新的冒险家,这些人,一起构成了“新日本”。

比如著名的“三井家族”,这个家族在中国明朝那会儿就已经声名显赫,在明治维新中站队天皇,为天皇的队伍筹集粮草,押注成功,在随后得到了政府的大量资金和政策资助,比如大名鼎鼎的“帝国银行”,也是他们三井旗下的产业。

再比如我们熟知的大久保利通,他本来是个穷空潦倒的下级武士,明治维新期间果断抓住了命运的脖子,并且在历次冒险中都冒险成功,后来身居高位,从他以降,他们家的人一直盘踞在日本政府高层,整整六代人,一直到“80后”比较熟悉的歪嘴麻生太郎,也是他们家的人。

而且他们这种不是简单的从政就完事了,如果是那样,很快就衰落了。你得有钱才行,把钱和权一起控制住,以钱谋权,以权谋钱,这样游戏才能滚动起来,不至于老一代死了, 新一代也就萎了。

麻生太郎他们家就比较有代表性,在一百多年中,既是政府大员,同时又是横跨好几个行业的财阀大佬,同时跟日本几乎所有豪门联姻,这在日语里,这种大佬们之间相互联姻的被称为“闺阀”,在过去160年中盘根错节,形成了一张巨大的利益之网。

“二战”结束后,盟军大佬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日本为啥突然就疯了。

想来想去,觉得跟他们的国民性有关,但是这玩意一时半会改不过来,而且还跟他们的国家体系有关,比如,学阀,财阀,军头等等,所以战后美国积极地对日本进行了改造。

比如麦克阿瑟曾经大搞阔斧地对财阀进行拆解,把财阀赶出管理层,冻结他们的资产,本来准备对日本官僚体系也来一次彻底的换血,但是很快发现没法操作,不但没换,还启用了一堆战犯,比如我们经常说的安倍晋三的外祖父岸信介,他和他的满洲小伙伴早年在中国东北忙乎,按理说都是要清算,但是很快就出任政府大员稳定局势。

这些人上台后,就开始偷偷摸摸找机会把财阀们重新放出来,朝鲜战争爆发后,美国又开始武装日本,日本政客乘机立刻行动起来,颁布了一堆法案,把财阀的钱还了回去,财阀重新出了道,比如我们上文提到的三井财团,这个财团本来已经被美国人搞崩溃了,随后偷摸回归,到如今依旧是日本三大财团之首。

这就是他们长达百年经营的结果,日本政界和商界通过漫长的融合,通过姻亲,大学同学,相互扶持,就算倒了也非常容易再重新起家。

一般来说,日本政坛有五大家族,麻生、鸠山、小泉、安倍、福田。还有一百多个稍微小一些的,现在的日本自民党,三百多个席位,其中有一百多被这些世袭性质的家族控制着,剩下的又跟这些门阀千丝万缕,有大量的姻亲和赘婿。

最著名的,应该是小泉家族,他祖上是明治维新时期的军火商,内战爆发后,果断站队到了天皇那一边,战后生意大到离谱,积累起来天量财富,然后家族进入国会,日本国会总共114年历史,他们家在国会呆了94年,小泉纯一郎是首相大家都知道,现在小泉的儿子,小泉进次郎,也在国会里边,日本那边说这小伙应该能当上首相。下图左边是小小泉,右边是他的主播媳妇。

现在的安倍晋三,他爹叫安倍晋太郎,也是日本政坛的牛逼人物,是小泉纯一郎的导师和伯乐(门阀之间互相做导师推荐入阁),而且安倍的外祖父,就是带领日本经济起飞的“日本社会帝国主义者”岸信介,这个岸信介也是首相,此外安倍的叔也是首相,安倍的爹本来也是首相,不过突然就死了,导致他们家暂时没法实现“一门四相”的人生小目标。

说到这里,大家可能有点纳闷了,日本不是已经民主了吗?议员不是选出来的吗?他们是怎么保证每次被选上的呢?

也不复杂,日本是把整个国家分成一个个的选区,老百姓选他们信任的人去国会。

举个简单例子大家就知道了,你们村有资格选一个候选人,去国会给大家争取权益,对,议员在大家的眼里就是给大家去争取权益的,你会选一个你们那一带有头有脸的,还是一个没啥背景的奶油小生?而且如果大家去日本碰上他们选举,就能看到到处贴小纸片来拉票,需要花很多钱,普通人哪能跟传统大家族比啊。

不能说全部,但是绝大部分人还是更相信那些有头有脸的,毕竟他们在国会呆的年头多,资源足,认识的人也多,老百姓觉得他们更加有可能给自己争取到权益。如果他们都搞不定,选别人过去简直就是浪费时间。

而且一个老议员觉得自己干不动了,就得考虑接班的事,他出入的时候,就会带着他儿子溜达,在大家那里混个眼熟,等他不干了,他儿子顺利接班。如果还不够有力,在儿子竞选的时候叫上当地的权威人士一起给小同志背书,争取把他送进国会。

我们上文说了,政治家族都是政治和经济一体的,很多议员家族在地方上也有产业,地方上的老百姓利益和他家的利益往往是重合的,比如修条路既有助于当地老百姓,也有助于他们家的厂子,所以老百姓也就很放心,甚至无脑投票。

这种好几代人都在当议员的情况,在日本被称为“世袭议员”,老百姓一边骂一边继续选那些家族势力。日本国会里有很多座位都是一坐就是好几代人,比如他们安倍,小泉,麻生,国会基本有个位置贴着他们家的名字,祖宗六代都在这个位置上坐着。

我之前出差在日本的一个边远地区,那个房东老太太说没啥可选的,从她奶奶开始,她们那一带的议员就一直是一个叫“中曾根”的一家人,这家人在他们县里有工厂牧场房地产,也一直能在国会争取到拨款,所以大家也就信任他们家的人,这种互动和信任也就持续了下来,别的候选人根本就不会去掺和这事,掺和也没用。

其他地方也差不多,我问了下,说是有的地方可能有三个家族,议员从他们三家里轮流出,而且这三家在过去几十年里已经联姻成一家了,选谁其实都无所谓。整体而言,日本越是那种小地方,大家的生活变化不大,议员越是稳定,在大城市有时候白领们讨厌所有权威,经常随便选一个看着顺眼的。

这种状态从明治维新一直持续到现在,中间经历过一次大战两次衰退都没有影响这种整体局面。

当然也有特别厉害的人,比如这两天明星式的人物,铃木桑,他一开始就是个公务员,后来辞掉公职去让大家选举他,先选了一个没人愿意干的岗位,然后拼命实干,一点一点积累人望,再加上形象好,有了一些背景,现在干到了北海道知事,北海道最近疫情比较严重,他几乎天天上电视,而且是几个比较能干的之一,下图这个:

说到这里,大家明白了为啥美国人把日本政坛叫做“世袭政客俱乐部”了吧?有一说一,美国人并没有夸大其词。

那问题来了,为啥美国人说日本政坛有“特权”呢?

这个又比较复杂。

这一点美国人感触非常深,因为他们没少被日本人忽悠,美国早些年外交杂志上有美国驻日本参赞写的一篇文章,非常说明问题,他说,日本腐败非常少,但特权比整个东亚加起来都多。

他举了几个例子,说日本政府要采购一批设备,选哪个公司来做呢?日本的做法并不是公平竞争,而是几个管事议员先商量好,然后先内定下来,这次是你家的公司,下次是他家的。

再走市场流程,先向市场招标,然后现场举牌,但是日本政客们早就内定了某一个公司,其他公司都是来陪跑的,后来大家干脆不去了,除非有内部消息说没有日本大公司愿意做这事,银行的贷款也是这样,这也是为啥日本养着一堆“僵尸公司”,这些公司不盈利,靠银行活着,美国人一开始不理解,后来慢慢懂了。也就是说,日本通过这种合法的方式实现了肥水不流外人田,那些巨头公司越来越大,还奇怪吗?

所以美国人说日本是“裙带资本主义”,说日本那些巨头都是日本的国企,日本人反唇相讥,说你们的洛克希德马丁和波音不是国企?那几千个国防部承包商不是国企?美国人说我还有点事先走了,你们先聊。

你说这玩意合法不?当然合法了,你说这东西合理不?很难说得上来有多合理。

大家仔细体会下这句话:

3 日本是一个阶级固化的社会吗?

是,也不是。

首先要说的是,任何深度发展的国家,都是非常稳定的,尤其是陷入那种低增长模式,有严重的“存量博弈”场景,屌丝逆袭什么的就非常非常难。

前段时间马前卒说韩国是个低配版本的“种姓社会”,啥是种姓社会?就是每个阶层都内部互相通婚,层级之间流动性非常差,出身就决定了一个人的90%。

我们把这个话题往前推一步,就能发现这基本是每一个成熟型社会的特征,不管你喜不喜欢乐不乐意。

这也是我们这些经常在海外溜达的人的一个共同体会,国外一般有10%的人非常专业,但是剩下的全是一帮屌丝,而且是那种认命的屌丝,不学习,也不上进,过一天混一天算一天那种,因为他们那边财富和家庭已经积累了好几代甚至十几代,你能混成啥样基本一出生就注定了,除非你天赋异常,欧美跨越阶层主要是靠打球当明星什么的,这些主要依赖天赋。

日本也很明显,社会稳定到了极点,随便一个店铺都是开了几十年的,还有一些竟然开了几百年,爹是司机儿子大概率也是司机,爹是厨子儿子一般也在帮厨,将来好继承爹的店,在中国这种“继承父辈手艺”的习俗已经不常见了,日本却非常常见,工匠精神就这么来的。再加上大部分政治家也是世袭的,好像日本人有这方面传统。

但是如果一个有志青年非常希望向上爬,有戏没?

也有,但是概率非常低。

日本跟我们不一样,日本的官员分为两种,一种是政治家,也就是我们刚才说的选举上去那些人,他们选举成功上台后,一般会去各省部做大佬。

但是部级以下的,都是通过文官考试考上去的,这些人十年寒窗,先通过公务员考试,然后从基层科员干起,一步一步往上爬,尽管最高能做到事务次长,再上不去了,不过已经非常高了,99%的官僚们这辈子都没法做到这个位置。这种官僚不是世袭的,而是考试和靠拼搏上去的。形象好,人缘好,会来事,再加上办事能力强,在文官里能爬到很高很高。

政治家是选举的,每隔几年一换,但是公务员却是终身的,乍一看是“流水的政治家,铁打的公务员”。

不过如果延长到上百年,却变成了公务员是变来变去的,政治家一直都是那几个家族。

尾声

说到这里,大家应该明白了,日本这种状态,既正常也不正常,按理说也没违法,社会运行的好好的,但是这种模式势必会造成社会流动性极差,而且越来越差。美国人说的那种情况越演越烈。

韩国刚拍了个电影《寄生虫》,那个片内容非常简单,说的就是住在山顶上的有钱人和住在坑里的穷人之间的事(片中有个大长镜头,穷人一家子跑回家的过程就事一直在下山的过程),一堵无形的墙一支隔在两个家庭之间,直到最后发生剧烈冲突。

这片在全世界激起了强烈的共鸣(除了特朗普,他讨厌这片,韩国片方的人反唇相讥说他看不懂字幕),共鸣的原因无疑是这种情况在全世界都越来越常见,但是又没啥好的解决方案。

日本现在已经陷入了严重的通缩,社会活跃度非常低,这也是为啥安倍要喊“一亿国民总活跃”,因为日本非常不活跃,强调啥缺啥,这些都跟几乎冻结的社会结构强相关,如果一个人再怎么努力,都突破不了现状,还怎么努力?怎么活跃?

这也是为啥日本民间有句流言,日本这个国家,什么都有,就是没有希望。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