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登

我只会说出你最需要听到的,因为这个世界需要一个准确的思路

喊 我爱你 老大哥

1984年10月1日 大學生在國慶閱兵時自動自發舉起了橫幅 寫著“小平你好”。這標誌著中華人民共和國走出了個人崇拜,走入了開放,走向了民主。五年後,1989年春夏之交,還是中國的大學生,也還是自動自發的寫橫幅,但這次的對象卻是反官倒,反腐敗,反極權。他們被打倒了。2019年10月1日,國慶閱兵,舉國歡慶。歡慶中國的現代化,正式被稱為第二大經濟體。三個月後武漢被冠狀病毒侵犯。而老大哥的處理方式終於又讓people看到了他無視人命的那一面。

People是什麼?人民嗎?老大哥說你我不是。老大哥只為人民服務,不為你我服務。是公民嗎?那公民有什麼權利呢?公民有爱国的權利。是呀我們都有爱国的權利,我甚至覺得有義務。

老大哥說,這個国家是我創立的,所以爱我就是爱国,不爱国就是错误的。我們爱了,我們甚至還為我們的爱歡呼了。但是大哥 我有點病了,我想告訴我朋友們,讓他們小心點,別叫我給傳染上了。老大哥說讓我別到處說這些嚇人的玩意兒,在家好好待著,吃點兒藥忍忍就過去了。一段時間過了,我還沒好,可我的兩個朋友也感覺有些難受了。


我說讓他們告訴別的朋友小心點,他們告訴我說老大哥授意,別到處亂說話,自己安心養病吧。我怕了這病,我擔心大家。所以我讓幾個沒得病的小心點,讓他們也轉告身邊的人別大意了。老大哥知道了,他跑到我面前說:

”你是不是不爱我了“

”不,我爱“ 我強打著力氣說。

”那你幹嘛到處嚇唬那些同樣爱我的人。他們現在都不敢大聲說爱我了。你們應該團結在一起爱护我!要是再胡說八道,你就我就此結束,你也不用在這兒住了“ 說完他就摔門走了。


又過了一段時間,我更虛弱了,連氣都喘不了了,更別說說話了。但我還能聽,我聽到更多說爱老大哥的也都病了。老大哥不讓我們出門了,每兩天讓我母親下楼去給我買點兒吃的。老大哥给我打了电话通電話,他的聲音聽起來悶悶的,好像嘴被什麼摀住了。他告訴我他在給我找醫院住,找到就讓我媽帶我去。他還說當時應該早點告訴其他的人,但還是囑咐我別說太多。可笑啊,我倒希望還能說點什麼,哪怕是再大喊一聲爱您呢。朋友打電話問我怎麼這麼多天都沒動靜,我讓母親告訴他們老大哥一直不讓我跟外邊說話,現在他再也不用擔心我說什麼了。

我的耳朵好像還沒完全衰退。我聽到了好大的聲音,好多people的聲音,他們好像在喊。可我已經聽不清他們在喊些什麼了, 但我確定不是”我爱你!“

————创作于一個平和之地 願這場災難儘快過去。這只是一個想像出來的創作 如有雷同,那就對號入座吧。

PS, 願秋實能平安歸來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