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仔

香港人,喜歡文字工作。 我的另一個旅遊生活部落格:https://bambooworldtravel.net/

選舉過後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誰能看透我城的命運

上一篇文章寫在香港區議會選舉當天,時間匆匆流逝,轉眼就踏進2020年,期間台灣又完成一次總統直選,現在華人社會忙著準備過農曆新年,可惜中國與香港的民眾無法開心迎金鼠,因為大家都被武漢的新型肺炎嚇得手忙腳亂,不知所措。

2020年的中國社會,開局已經黑氣纏繞,國運不順,福禍難料。唇齒相依的香港,豈能獨善其身?

看不透的平靜日常,事實是回不去了

香港區選之後

區選投票日當天剖析一下自己對選舉的看法,意想不到換來這麼多回應,留言各有觀點,雖然無法逐一回應,卻讓我看到更多層面的思維角度,儘管未必立場一致,也是一個互相認識理解的管道。

我是一個在大事情上想法較悲觀的人,所以選舉結果出爐之前,從沒料到民主派候選人對抗保皇陣營的選舉機器,最終可以贏取接近九成的區議會席位,絕對是香港這幾個月以來的「小奇跡日」,難得的苦中一點甜,還好自己不學無術,胡亂猜測,完全失準。

可是,區議會只是一個沒有法定權力的區域諮詢組織,民主陣營的大勝,意義猶在,卻依然無法撼動政府與權貴,警惕他們應要思言慎行,放下高高在上的身段,理解一下跟自己立場不同的市民的心聲和怨憤。因為他們也覺得自己有一大群支持者,起碼四成多的選民是投票給建制陣營的,而且背後更強大的北京政府撐腰。

果不期然,選舉過後,政府和保皇陣營似乎沒有釋出任何善意,沒有去想過妥協和溝通,手段和立場依舊強硬:

  • 那些維護政府的區議員落選了,還是得到特首的安慰,甚至獲派公職。反而政府沒有採取正面友善的態度與新任議員溝通;
  • 12月及1月的遊行抗爭行動持續,警民衝突不斷,依然無法阻止警方過度使用暴力及濫捕的情況;
  • 官員繼續活於平行時空,即使選擇Facebook直播,線上人數低,他們也沒有積極回應市民的不滿與訴求;
  • 聖誕及元旦前後的抗爭行動,警方還是在尖沙咀、旺角等地施放催淚彈,市民和遊客依然無法歡渡佳節;
  • 警方仍然就部分遊行與集會批出「不反對通知書」,但活動當天找出各種奇怪的理由,突然要求主辦方立刻終止遊行或集會,短時間內疏散大量參與的民眾,做不到就說主辦及參與者不合作,開展他們認為的「合理拘捕」。

1月1日的元旦大遊行,主辦單位指遊行人數逾103萬,顯示仍有很多香港市民不滿特區政府半年來的回應,還有警方濫捕及使用過度暴力的情況。這場社會運動已經不是單一事件,時長換成血肉,化為一種長期抗爭的精神與鬥志,教香港人刻骨銘心。

市面看似慢慢恢復平靜,但沒有真正的和解,政策沒有適度的調節,平靜只是一時,這個城市依然躁動不安,下一輪的爆發或許更具毀滅性的。

總統選舉之前,很多人擔心「今日香港,明日台灣」;選舉過後有人期許「今日台灣,明日香港」。

台灣總統大選之後

我這個小市民真的很難理解政治大人物的思維,為何一個特首會選擇在台灣總統大選前半年,急於推出一個《逃犯條例修訂草案》?結果一系列的「反送中運動」,牽動了台灣總統選舉的格局,史無前例,港台的民眾難得如此關心兩地的選情。「今日香港,明日台灣」成為2019年港台兩地的金句。

2020年1月11日台灣(中華民國)舉行的第15任總統選舉,最終投票率高達七成,全台灣共810萬民眾選擇投蔡英文一票,得票率是57%,也是台灣史上開放總統直選的最高得票記錄。

2019年初大部分人還在「討厭民進黨」的氛圍下,國民黨重返執政的機會大增,誰會料到年中爆發的「反送中」浪潮捲起一場超級政治海嘯,逼使不少台灣民眾以投票發聲,向中國說不。

一年前,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在《告台灣同胞書》發表40周年之際,為和平統一再次向台灣同胞喊話,其中一段明言:

探索“两制”台湾方案,丰富和平统一实践。“和平统一、一国两制”是实现国家统一的最佳方式,体现了海纳百川、有容乃大的中华智慧,既充分考虑台湾现实情况,又有利于统一后台湾长治久安。

很明顯,中國的取向就是用「一國兩制」的方式「統一台灣」;然而,人算不如天算,近半年的香港局勢每況愈下,人權自由受到侵害,高度自治其實是事事要看北京政府的眼色,完全揭穿了中共政府定義的「一國兩制」模式只是謊話,徹底把台灣人嚇怕了。22年來香港在一國兩制的運作下,好像是享盡了榮華富貴,事實是成為一隻籠中等待被處決的金絲雀。

「一國兩制」的缺陷,拖累堅持「九二共識」立場且較為親中的國民黨也在選舉中失利,甚至陷入滅黨的危機。代表國民黨參與總統的韓國瑜,年前上任高雄市長的時候意氣風發,3月到訪香港期間,還走進中聯辦與王志民會面。或許中國國運真的有點阻滯,稍為靠近中共政權人物,新一年似乎過得不算順利;中聯辦主任王志民在2020年1月6日倉卒落馬,韓國瑜也無法榮登總統寶座,而且他鮮明的落跑市長形象,回到高雄,還要面對被罷免的危機。

台灣這場選舉之戰,小英總統最要感謝的必定是「攬炒之母」月娥的神助攻,以及一直想操控大局的習大大。

一個政府無法應付天災人禍,民眾還需要這個政府嗎?倒不如自己香港自己救,自求多福更實際。

武漢肺炎爆發

十七年前,香港政府嘗試立法23條,引起全城巨大爭議,接著中國廣東省就爆發SARS非典型肺炎;去年香港政府修訂逃犯條例,引起大規模的社會衝突,從初夏到入冬抗爭都沒有息止的跡象,而且一波未平一波又起,2020年的1月,中國武漢隨即傳出新型肺炎疫情的爆發。

歷史總是出奇地相似,大國的興衰總是有些規律和預兆,也離不開一些天災人禍。

2003年的SARS疫情,對不少香港人來說記憶猶新。因為政府慢半拍的處理方式,低估疫情的破壞性及傳染力,公眾防患意識不足,加上中國當局一開始試圖隱瞞,結果在香港造成大規模爆發,1755人被感染,299人死亡,其中六名醫護人員不幸殉職。當年我還是應屆的會考生,戴著口罩準備應考第一次的公開試,簡直是人生最難忘的搏命回憶!

來到2020年,十多年來香港的經濟進步成果,卻換來持續瀕臨爆煲的醫療系統。民眾對中國當局再次隱瞞疫情感到憂慮,一收到武漢全面封城的消息,估計事情的嚴重程度超出官方可控制的,恐慌無限擴大。

另一方面,香港高官的應對力比慢半拍更慢,高鐵站及各大邊境管制站都沒有篩檢措施;戴口罩阻隔病菌散播這種基本常識都不提醒市民做好做滿,衞生署署長陳漢儀在今天(23日)的記者會更表示:

其他人士除非有病徵,一般而言,在普通社交場合,是不需要戴口罩的。

稍有頭腦的人都知道這班官員緊張的是自己的官位,政治正確凌駕專業判斷,違反正常邏輯與知識判斷,寧願犧性700萬小市民的健康,也不敢輕舉妄動刺激在上者的意旨。

疫情是無分政見的,稍一差池,賠上千萬人命,於心何忍?我們的特區首長說自己「好打得」,整座城市十多年後再次被逼要跟無情的病菌對戰,她人此刻在哪?原來還在瑞士參與「高層次」的世界經濟論壇,集中火力繼續享受她的「游說工作」。

到底2020年香港與中國的命運如何?擁有一群如此智慧、判斷力與執行力的官員,香港民眾務實一點,還是自求多福吧!

發布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