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仔

香港人,喜歡文字工作。 我的另一個旅遊生活部落格:https://bambooworldtravel.net/

2020年過了八個月,好像發生了很多事,也好像甚麼事情都沒做過。

香港的社會運動與衝突,從2019年初夏延續至今,完全扭轉了城市原有的發展格局,有些人還妄想回到昔日的美好安逸,更多人卻意識到有些事情改變了,就是改變了,一切已經回不去了。

年初爆發的新冠肺炎病毒,從武漢遍及全國,繼而波及全世界,病毒國際化的威力癱瘓了多個國家的醫療系統;為了防止病毒大規模散播,不少政府實施限聚令,封城停飛,遠距工作,更多人被迫整天困在家裡過日子。

其實去年開始成為自由接案的工作者,已經適應了在家工作的生活步調,只是疫情進一步衝擊經濟,很多活動沒法舉行,間接影響工作量,本來要推行的計劃也要延期或取消。


親人的離開

這一年最大的打擊就是父親因癌症離開了我們。

農曆新年的時候,他還好好的,非常高興跟我們吃過年飯。突然一周之內就不良於行,經醫生診斷後,發現癌細胞已經擴散到他的腦部,增大的腫瘤影響了身體協調與行動力。

疫情爆發的大環境,讓我們每次帶父親入院觀察治療,整個過程緊張兮兮,壓力挺大,因為他的身體十分虛弱,一旦染病也影響療程,疫情讓他沒法自由外出,也沒法跟朋友輕鬆吃個飯,見個面。可是父親的病情每況如下,躺在床上的時間愈來愈多,簡單的動作,起床走路,如廁洗澡也要我們輪流幫忙。

腫瘤不僅影響他的行動力,也漸漸影響他的思維,記不住前一天發生過的事情,思考能力簡單如孩子。稍為幫他潔面抹身,他也感到滿足;餵他吃美味的東西,他也露出高興的樣子。難以想像,自己跟父親關係最好的日子,竟然是他病情最嚴重的時期。

疫情的唯一幫助,就是我們一家人可以留在家裡,專心照顧爸爸,陪他走畢最後一段人生路。


難說出口的心累

父親離世對我的打擊超乎想像,本來自己跟父親是話不投機半句多,長大之後跟他溝通都是客客氣氣,也沒法控制他一些奇怪的舉動與想法。殊不知要正式跟爸爸道別,淚水還是止不住。

我們是捨不得,卻慶幸他尚算無痛離開,擺脫病魔的折磨。已經過了兩個月,家裡少了一個人的生活,起初還無法提起父親的離開,現在偶爾會抱怨他引起的麻煩,又會想他在會怎樣怎樣,似乎已經脫離了悲痛,留下的是一絲絲傷感與不捨。

我們因為疫情被困在家中,也不敢四處走到太多。然而,困在這個空間,難免勾起爸爸虛弱的病容,不是閃過癲癇跌倒的驚嚇場面。最好的療傷理理應是外出散心,轉換場景去淡忘,用快樂平衡哀痛。不過,疫症肆瘧,甚麼地方都去不了。


好好活著

心情不好,難以繼續承受更多社會的壞新聞。

我也刻意避開過度關注社會變化,只怕沒有一顆強心臟,情緒愈看愈低落,連僅餘的力氣也耗盡。

為了讓自己繼續過日子,一邊清醒地看著社會沉淪,另一邊建構自己的平行世界,努力處理眼前的工作,撐起自己,咬緊牙關,好好過活。

人微言輕,只能僅守崗位,做好本分,緊緊抓住自己的良心。面對風高浪急的日子,有家人在,幫自己留住一口氣,生存到最後,保存希望,才能看到曙光明媚的良辰美景。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