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仔

香港人,喜歡文字工作。 我的另一個旅遊生活部落格:https://bambooworldtravel.net/

當你大聲夾惡鬧區議員, 為何不公開責駡全球最廢的香港高官?

醫護罷工,要求封關救港

自武漢肺炎一月底在中國各省市大規模爆發後,香港政府防疫工作一直拖慢板,堅決不全面封關,也無所作為。

醫護罷工要求封關,不是政見偏執,而是擔心香港重蹈覆轍17年前SARS的錯誤,當年沒有爭分奪秒阻止潛在病源入侵,傳播者流連酒店、醫院及住宅大廈,接二連三造成社區爆發,最後1755人染病,299人死亡。2003年的SARS一疫,犧牲了很多人,很多家庭天人永隔,其實我們沒有勝利,也不值得沾沾自喜,根本不應有人邀功自傲。

這次林鄭政府的不作為,很多民眾看穿了她是在意氣用事,硬是在賭氣,與不支持她的人鬥氣,為了一己權位,拿750萬香港市民健康性命來對賭。


冷血高官吃人血饅頭  貪生怕死爭資源

醫護要求全面封關,不是歧視,因為病毒無眼也沒法歧視。部分武漢肺炎患者毫無病徵,也有傳播病菌能力,其親密接觸者隨時中招,防不勝防。台灣當機立斷,截停中港台交流,直到現在疫情明顯還能可控可防;日韓就是低估了風險,沒有截斷潛在來源,現在也無法確認傳播鏈,結果正在承受巨大的疫情衝擊。

因為香港醫護的反抗,林鄭的偏執硬是不肯低頭,老娘的決定不會錯,甚至沒有把最重要的裝備及資源優先分配給醫院前線,反而給作為不大的警隊:郵輪檢疫站得遠遠的,協助撤離一大批住宅居民到隔離營時先來個團隊自拍,處長私下出席明星好友飯局不戴罩又攬頭攬頸,最近某警員感到身體不適不工作但出席上司退休飯局,確診後連累其他同袍要接受隔離。民眾眼中的香港警察,忠誠勇毅感覺不到,貪生怕死似乎更為貼切,邏輯錯誤,常識零分,欺善怕惡,招人討厭,情理之內。

有一陣子原先放置廁紙及食米的超市貨架上都是空的

防疫資源不足,香港市面整個二月繼而出現搶撲潮,從口罩、搓手液、廁紙、食米到清潔用品,比人遲一步,有錢也搶不到。這種恐慌搶購,明顯反映民眾對政府的極度不信任

當初信誓旦旦積極全球搜購口罩,又說跟中央聯繫請求穩定的口罩供應,過了一個月,甚麼都做不到,還臉不紅氣不喘呼籲大眾有採購途徑,請轉介給特區政府,簡直是天大笑話,哪是年年考第一有智慧的人可說出來的話。

其實幼稚是香港人,一個60歲的人當初選特首,連廁紙也不知道到哪裡買的人,怎能靠她在關鍵時刻幫你搶口罩呢?


口罩之亂反映高官自私無能

政府說難以在全球搶口罩,因為中國這次自己都在水深火熱之中,稍有頭腦的人都想到這個時間點尋求中央協作,添煩添亂,真是多麼的不要臉,也多麼的自私,只看自己,不理別人生死。資源分配優先還是給疫情最嚴重的湖北省吧。

或許這場疫症讓大家憶起SARS的教訓,高官還在滿口道理依據世衛標準不戴口罩講出一番屁話來,很多有生活智慧的民眾還是乖乖戴上口罩,怕自己染病,更怕自己把病傳給人,累人累物。

高官冷眼旁觀,不理人間死活,而且對懲教署自產的CSI口罩去向支吾應對,至今還未透明公開口罩分配的機制,也不確定自己實質庫存量,說來說去就是一群薪水白拿的廢物在「扮」工。

因為疫情,下午人流不多的銅鑼灣

區議員不是口罩供應商     

政府靠不住,民間唯有自救。王維基準備自產口罩,香港眾志還能從南美成功撲到120萬個口罩運送到香港,不少區議員也用自己方法購入口罩,給有需要的街坊。對喔,為甚府特區政府就是找不到呢?

人間有情,很多街坊熱心互助,共度疫境。不過,香港還有一堆自私奧客,平常最喜歡叫人包容政府,特首一個人已經盡心盡力,但他們見區議員無法全民派口罩就瘋狂指責,怨東怨西,到底他們憑甚麼呢?

唯一解釋就是這些人欺軟怕硬,沒有指摘權貴的勇氣,只夠膽向身邊無勢無權的人發洩,欺壓善良的人,自我感覺良好,卻對惡霸噤若寒蟬,屁都不敢放。

查看民政事務總署網站,區議員的職責頂多是一個諮詢溝通的角色,根本沒有責任及義務採購任何防疫物資。根據網站所述,區議會的職能如下:

a)   就以下項目向政府提供意見
(i) 影響有關的地方行政區內的人的福利的事宜;
(ii) 有關的地方行政區內的公共設施及服務的提供和使用;
(iii) 政府為有關的地方行政區制訂的計劃是否足夠及施行的先後次序;及
(iv) 為進行地區公共工程和舉辦社區活動而撥給有關的地方行政區的公帑的運用;及
b) 在就有關目的獲得撥款的情況下,承擔 -
(i) 有關的地方行政區內的環境改善事務;
(ii) 有關的地方行政區內的康樂及文化活動促進事務;及
(iii) 有關的地方行政區內的社區活動。

所以區議員在社區的作用就是溝通橋樑,向政府官員反映民意,為民謀福。現在政府是否願意接受區議員的意見?有眼所見,有耳所聞,官方依然抗拒聆聽反對聲音,拒絕溝通協商,很多區議員也感到無奈。

民意,政府你願意聽嗎?

社區不是需要萬能保姆     記住香港你我都有份

月薪數萬的區議員,跟月薪數十萬的高官相比,大家憑甚麼指責區議員做得不好,做得不夠?

高官拿出一半薪水派口罩是絕對可以做得到的事情,他們沒有做;
高官拿出決斷力防疫,封關救港,救濟基層,他們沒有做;
限制口罩價格,避免物資格價不合理上升,他們也沒有做;

到底他們為香港做了甚麼?難道你還未看清他們不斷出賣香港人的利益,就是為自身利益,獻媚中央,加官進爵?

我是替派口罩卻被大眾指責的區議員感到不值,原意是一片好心,急市民所急,主動尋覓口罩貨源,盡快讓自己社區的街坊有口罩傍身,毋須大定終日提心吊膽。一切理應是官員要做的事情,竟然由他們一力承擔,出錢又出力,卻是吃力不討好,安排不周就被街坊抱怨責駡。

虧欠你們的不是這群出心出力區議員,而是那群庸懦無能的官員。請你們把不滿情緒,投射到正確的人身上。

港豬被慣壞,之前區議會由所謂的建制一派把持,能力低庸,實事不做,只好出動蛇齋餅糭,收買人心,讓人覺得自己好像做了一些些事情。其實,量血壓是衛生署可做到的事,安老服務是社會福利署要做的事,社區活動是民政事務署應做的事,從來不應是區議員一力承擔,他們不是我們貼心的社區保姆,社區你我都有份,我們也可以自行向相關政府投訴跟進。如果政府回覆不是你所想,就可找區議員出面,更高層次直接與政府溝通,市政層面解決社區問題。

朝雲在《立場新聞》寫了一篇「新科區議員如何不困於蛇齋餅糭應對疫潮?」,熱血議員一片丹心,社會現實世態炎涼,冷暖自知,香港要贏,你我都要有份承擔,將社會要撥亂反正,不需要阿諛奉承,不需要自我陶醉,是其是非其非。

發布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