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仔

香港人,喜歡文字工作。

(或是最後一次) 真正全港民選選舉

早上票站外的長龍

幾個月前,從沒想過今天手上一張區議會選票,竟然如此重要。

自己社區的票站沒有更改位置,過往二十多年基本上都是直出直入票站,立刻投票沒有難度,今天早上需要排隊等候入站,最後花上一個多小時的等候,才成功投票。

「反送中」牽動區議會選舉政治化

香港的區議會選舉一直著重議員的民生功績,候選人的政黨背景及政治理念皆是次要。然而,經過2014年的雨傘運動及最近數月「反送中」浪潮的洗禮,社會狀態趨向兩極撕烈,碰巧遇上區議會選舉,使民生選舉無可避免政治化,成為這次民主與建制二元對立的一次民意考驗,猶如另一場政見公投。

以往不少學者強調香港選舉民主與建制的「六四比例」,近年不再是定律,因為泛民元老不得民心,本土激進的一群無法得到年長一群支持,泛民之間互相猜疑,軍心不穩,加上建制派有國家橕腰,龐大資源與選舉機器的幫助下,支持建制理念的人似乎愈來愈多。

可是,突如其來的「反送中」浪潮令全個市民殺個措手不及,包括一眾籌備參選的候選人。「反送中」社會運動從6月持續不斷至今,市民抗爭的力度、韌性及時程遠超政府所預期,很多建制派人士都表示自己處於下風被打的狀態。曾經有傳言擔心建制派失利,政府有意延期或取消區選。最後,在社會風雨飄搖的日子下,這場政治化的區選仍然如期舉行。

高投票率泛民贏面大的迷思

許多人認為高投票率對泛民有利,但是今早的個人觀察,情況未必如此樂觀。

首先,我身處的選區人口結構偏向高齡化,早上極長的人龍,較多是中老年人士。聽他們的交流很多四五十歲的人,稱自己是「首投族」,這次特意出來投票就是要表達「止暴制亂」的意願,連七八十歲的長者也橕著拐杖堅持來投票,所以請不要輕易低估社會確實存有一群龐大沉默保守認同和諧的人。這也表示這個選區泛民及建制戰況十分激烈。

票站內會根據選民身份證的首個英文字母作出分流,眼看坊間相傳Y/Z較年輕一群的選民不多,反而其他年齡層的等候隊伍很長。若以大家概念上年輕偏黃,年長偏藍的簡單政治劃分,社會風波激發出來投票的人,未必如大家所願就是那批認同這場抗爭的人,自然也不是泛民陣營的同路人。

此外,投票前夕又重現數年來「投白票」、「寧投建制不投暗共泛民」的言論,其實較年輕選民對泛民作風一直半信半疑,甚至認為現有投票體制完全被扭曲,無法反映真正民意,部分人票也懶得去投作為抗議手段。在民主理念下,理應尊重各人選擇,對與錯也難以推論。唯一結論是泛民選情從來是危機四伏,脆弱不堪,而且區議會選舉的輸贏,十數票的差距往往是關鍵。如果同區出現一個偽民主的「𠝹票候選人」,泛民選情只是雪上加霜,挑戰增倍。

根據選舉處公佈,截止下午5時半,超過230萬選民投票,投票率是56.4%,對比上屆區議會同時段的投票人數是95萬,投票率是30.6%,增加了20%。今屆投票率在下午3時半已經打破上屆的區議會的總投票率47.01%,但是下午票數升幅有放緩跡象,本人選區票站在下午也沒有出現人龍。應該是大家避免夜長夢多,寧願早投票確實自己的一票,以往晚投的人都集中提早投票,導致早上投票人數激增,所以投票率高也沒有足夠理據指向對泛民選情有利。

補充:今屆選舉有39萬新登記選民,四成八是35歲或以下的年輕選民。不過,香港人口結構趨向高齡化,18–35歲選民只佔整體選民24%,36–60歲佔44%,60歲以上佔32%;泛民單靠青年世代支持想在區議會選舉搶盡過半議席,會不會有點難度呢?

區議會選舉難得一見的投票人龍

長者優先投票的爭議

多個票站被質疑安排長者優先投票,選舉事務處澄清絕對沒有長者選民可以「打尖」先進票站投票的安排,只是站內會根據選民的身份證開首的英文字母分流領取選票,有可能是分佈不均無法做到平衡效果。不過,分享一下個人經歷:

今早有兩位不相識的阿姨排在我的後面,兩人各陪同年老長者等候投票。11時的太陽漸漸爬到頭頂上,等候隊伍移動緩慢,票站內也要打蛇餅,對行動不便的長者來說是有點辛苦。後來,聽說長者可以先到站內遮陰的地方坐下來休息,等候家人一起進站投票。果然,到了票站門口,三位長者可先走到前方的長椅,稍息坐下也沒有人阻撓。

排隊投票的人繼續乖乖的有序前進,過了一會,那三位長者分別從票站出來,原來他們已經完成投票,準備回家,當時我站的位置大概還要等候20多分鐘才能領取選票,這裡要清楚交代一點:排在我後方的兩位阿姨沒有插隊,他們仍然要跟著隊伍去投票。

嚴格來說,的確沒有快速通道給長者優先投票,他們也等了一段頗長的時間才可投票,只是他們在隊伍以外地方等候休息,票站職員很難知道到底他們是否有家人陪同前來,還是獨自來到票站,根本無法識別。即使你感到不公打算投訴,也不可能侵犯別人私隱,票已投還能怎樣呢?不過,票站職員還算處理得不錯,有其他等候的選民向職員反映出現此問題,之後也沒有出現長者優先的情況。

兩位阿姨一直說陽光猛烈,排隊時間又長,要長者等候頗為辛苦,我們應要體諒禮讓老人家,讓他們先投票才對。善待長者的觀念是值得鼓勵,只是用另一個角度思考,以年齡劃分加快處理長者的投票,對中年及青年人士稱得上公平嗎?特別是社會的政治取向明顯與年齡相關,種票對象也是中老年人士為主,這樣的操作安排是好是壞呢?很多國家,每一張選票都是有血有汗爭取回來,香港人曾經以為是天掉下來必然的事情,現在也擔心是人生最後一次的投票機會,這張選票的價值此時此刻善待長者,為何不能善待社會上話語權似乎更低的青年人呢?

力拼後仍然慘敗的心理準備

只餘下數小時,今屆區議會選舉投票就會結束。到底泛民能夠拿到多少議席?悲觀取向的我認為支持泛民的朋友,要有力拼後仍然慘敗收場的心理準備。

社會政治價值兩極化,民生政績一直是建制優勢,加上種票疑雲及選舉機器的強大運作,肯定要萬無一失,力保建制候選人,而且空降的泛民素人根基薄弱,既要提防𠝹票鬼,又要小心處理和勇偶爾的內部分裂,泛民要過半取勝真的純屬幸運,慘敗則是毫無意外。

如果區選慘敗,無法達到預期的過半目標,甚至被反將一陣。建制派當然會意氣風發,力證沉默大多數是真實存在,止暴制亂獲得較多香港市民認同,反送中運動肯定是眾矢之的,對追求民主的年輕世代更是致命一擊。如果非建制陣營一蹶不振,不積極應對調節策略,香港的法治及自由將會極速被消磨耗盡,在Big Brother面前,大家可能要自求多福。

即使區選險勝,也不要開心得太早,DQ的方法有很多種,也不要忘記不少泛民陣營的人可能官司纏身,麻煩總是免不了,接下來的日子還是處於混亂的狀態。而且按常理推測,這場運動催生出來的泛民支持者應該是歷年最多, 可說是動員封頂;但是建制的支持者在未來只會有增無減,包括每天合法從內地移居香港的150個配額、新招聘的內地專才、還有投向建制追求穩定的人士;泛民打贏了這屆區選,但差距不大只屬險勝的話,下一年的立法會選舉還有多少勝算呢?

天佑香港,希望上天憐憫香港的義人,眷顧正義和自由在香港長存。

選舉過後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登入發表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