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鐸

性别男,爱好圆脸女娃娃,对于本朝鼎革后之历史颇有兴趣,目前致力于发展两岸关系在男女关系上率先实现祖国的和平统一。

我这里寒风很凛冽,那你呢?

發布於

卫生纸打折,于是乎买了五个塑料袋的。左手三个,十二卷,价值九块九毛八;右手两个, 八盒,价值六块九毛九。沉浸在省钱的欢乐中不能自拔。

万万没想到,在回家的路上遇到了大一时候追求的学妹。

干练的米色风衣搭配同色精简款的小背包,她依然是那样的有气质,素雅清新又不失大气。而我满身裹着廉价超市里的打折卫生纸,在她的身后,实在是有点不敢相认。无奈她和她的闺蜜,从日本药妆店里刚刚出来,在马路上,闲庭信步。在他们背后步履蹒跚的我实在是避不开,只好去打个招呼。

有什么是比与多年前最熟悉的人开始一场好几年都不曾开启的寒暄更尴尬的事情呢?

还好,我碰见的是一个聪明而识大体的女孩。她,还是那么妥帖,短暂的惊讶过后,滴水不漏地向她的闺蜜介绍我的身份。不露声色地样子,愈发的炉火纯青,我都忍不住在内心里给她叫好。夜色里,偶尔瞥见她似乎有点尴尬,却又为了掩饰而略有抽动的嘴角。突然想起当年和他在一个社团时所构想的那些项目,很多至今都没有完成。可真的这辈子都没有什么可以完成的机会了。

我想说的或许更多,但最后还是咽了咽唾沫,落入凡间的窠臼里说了那句:“好久不见。”

人或许真的需要一个契机 才会想到写点什么,比如遇见她,亦或是因为遇见她而想起另外一个故事。

那天是在北约克附近的地铁站,我遇到了三个刚刚来到多伦多留学的女孩,我的心脏跳得格外地快,我把这种感受迫不及待的告诉了我一位很文艺且唯一的女孩:

“我刚才遇到了三个来这里上十一年级的零零后小姑娘,她们不认路,我给她们指了路,并且给了她们一人一张车票,现在我的心脏已经砰砰砰地跳了,几十分钟了。我不知道为什么我会跳这么久,为什么依然会回到家几个小时后还在仔细琢磨这整个事情的。但这一切的一切都让我想起田山花袋作品《蒲团》里面的主人公 那个怯懦而变态的中年人,那个被称作是‘有丑恶的心却没有丑恶的事’的中年人。我的心脏因为遇到年轻而美好的生命会手足无措、莫名其妙地跳动,并会想刚才发生的事情的细节。 如同一位猥亵犯在夜深人静的深夜 把玩、嗅闻、舔舐他偷到的邻居少女的内裤。我甚至由衷地想说:‘我和他,真像啊!’”

我想我的感触并没有引起微信聊天框那头,那个对我来说很文艺且唯一的女孩的任何共鸣。她很生气,她在质问我为什么要告诉她这样的感受,难道只是为了炫耀我知道田山花袋吗?一时间,我头脑里的风似乎停了。我砰砰跳的心脏竟然也立刻平静了下来。看来,人与人的感受真的是无法相通。我想起了高考前一年的冬天,我一个人向着下着雪的山麓前行,很冷,我握着小灵通的右手在我的口袋里不由自主的颤抖。那天,山上空无一人,那棵巨大的桑树立在通往养猪场的路口,雪掩埋了扬尘的土路,没有脚印。我已经不记得有没有风,有没有拖拉机的轰鸣,有没有竹子做的大扫帚扫雪而产生的噪音。我想那一刻镌刻的道理我可能现在才醒悟过来,从我上山开始,我就得是一个人了。

在这可能是千古未有的大变革的前夜,我竟然写了这些风花雪月,津津乐道,乐此不疲,甚至还自鸣得意。我想起那年我还在编辑部的时候,在会议室里手舞足蹈,对着满桌的年轻人,大喊:“你们这些人,老盯着自己干嘛,格局要大一点嘛!”我快要笑出声了。此时此刻,望着天花板,我突然间很想吃香菇青椒瘦肉馅儿的饺子,热气腾腾,还有风味辣子鸡口味的老干妈和泺口香醋。人坍圮的速度可能远超过自己的预测,兜兜转转,脱了裤子,我还是老成了那些小娃娃的样子。

我还是忍不住笑出了声。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