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小树
陈小树

甘当凤尾

关于武汉, 你应该咽下的事实

遇难者几何?——灾难的连带伤害与统计口径


飓风玛利亚17年9月过境加勒比度假胜地波多黎各,岛上许多地方半年后才恢复供电,官方统计遇难人数64人。然而这个数字可能远远低估飓风给此地带来的伤害。通过比较飓风过境后四个月间总人口的超额死亡率,研究者发现这段时间里相比历年平均,多死了1139个人。另一篇研究的估计数字更是高达4645。两相对比,不寒而栗。

原因不难理解,飓风破坏了基础设施,带来了交通中断。许多人由于缺少水电,或者因为得不到及时的医疗救助,间接成为了天灾的遇难者。可以想象,他们多数是老人儿童,患病卧床者。另外,飓风带来的经济破坏,也可能成为了压垮穷人的一捆稻草。甚至弥漫的悲哀情绪也可能提高了死亡率。自然你会担心,武汉的情况又会怎样?

蓝色为历史死亡人数,Santos-Lozada (2018)

武汉公共交通已经停运,留守的600万武汉人,如果没有私家车,只能寄希望于各社区配备的六千辆应急征用的出租车,或者骑自行车。社区内生活不方便的居民,维持生计也全依靠这些有限的交通资源,“孤寡老人家里生活物资供应不上,工作人员要负责帮老人买水、买菜;一名尿毒症患者要去医院透析,社区要安排车”。武汉江岸区某社区书记郑玲,告诉财新记者,两名社区工作者出现发烧现象后,她不敢再让工作人员入户排查,改为每天电话了解相关情况。据报道,湖北黄冈17岁脑瘫儿独自在家6天后死亡,其家人因疑似新冠肺炎被隔离。

医生患者都面临着巨大的心理压力。腊月二十八那天武汉第十一医院人铺天盖地,病人花几个小时排队挂号,几个小时排队问诊,几个小时拿药,有焦躁的患者动手打了护士。

疫情的受害者不仅仅是患者,其他人的艰难处境,似乎还没有得到足够注意。


你可能抢了医务人员需要用来救命的口罩


如果不允许口罩涨价,那么大家都会有备无患地多囤积一点,这是理性的,因为多花钱事小,万一疫情传到身边没有保护事大。家里积灰口罩多了,医疗前线的口罩或许就少了。如果不允许口罩涨价,厂商就没有激励去加班加点连夜制造,要是你觉得这时候就应该回到计划经济,那就不仅是没有口罩,恐怕连饭都没得吃了。

价格是调配资源的最好工具。控制价格固然有控制恐慌蔓延的作用,但不是没有后果的。如果不给卡车师傅加鸡腿,他们凭什么在冒着风险在疫区奔命呢。毕竟没人管他们叫逆行天使,他们也没有“共产党员顶上”的约束。


背负了十字架的红十字


红十字会用善款购得的蔬菜为什么要(低价)卖而不是送,也是一个道理,(如果真的有这一回事的话)。红十字会问题确实多,确实值得监督,社会也配得上更多的更多元的慈善组织。但至少今天明天,红十字会还是一个有经验的大机构,所以在人力捉襟见肘的眼下,很多事应该交给他们,如果他们这两天在集中力量保证物资调配,而不是耐耐心心的记账算账给键盘侠们交代,似乎也可以称作——知轻重缓急。

打仗的时候,不是后方工厂能造多少物资,就有多少能隔空传送到士兵医官手里的,德军在苏联的雪地里冻掉了脚,不是因为巴黎或者汉堡的工厂生产不了靴子,所以才有军迷中“行家看后勤”的说法。类似的——虽然困难程度不同——不是你捐了一块钱,就能在湖北起到一块钱作用的。批评红十字在善款中抽水,和央视报道星巴克一杯成本三块钱,犯的错误一样。慈善的成本不只是购置货物的价格,你得宣传募集、管理沟通、统筹调配。有明确目的地的定向捐赠,要求捐赠者办理手续也是应该,因为红会“接到物资之后,还要清点登记,鉴定是否达标”。不过,以报道揭露的状况来看,拘泥平日的科层流程显然有问题,应该特事特办。

假若红十字会向防护服捐赠者收取“捐赠服务费”,自然荒唐。但如果红十字在善款明细中列出6%作为“捐赠服务费”,那是一个诚实得生硬,又理所当然的名目。 监督慈善组织的公益组织  CharityWatch 认为,运营费用不超过总预算的40%都属于合理的范围。感受一下,是不是想造反了? 当然,四成是一个上限,对于大机构来说,这一比例理应更小,美国最大的慈善机构——联合劝募协会 (United Way),募捐和管理费用之和为善款的15.4%。 如果红十字会以6%的运营成本维持着职能,要么意味着他们做的很好,要么意味着他们根本没有可能做好。更确定的是,他们是雇不起公关来为自己澄清了。

“经常网上骂我们,我们挺委屈的”,武汉红会负责人如是说。当然,为了不被骂,他们确实得再加把油。


草木皆兵何以敌


赫拉利在他(忘了哪本)简史里写,恐怖主义造成的伤害是有限的,但是民众因恐怖袭击所感到的恐惧,以及随后应对的措施,造成了更为深远的伤害,其实正中恐怖主义者下怀。如何对待(宗教)极端主义不是一个美国问题或者欧洲问题,这绝绝对对是一个中国问题,这里不展开谈。但无疑,此时今日,恐惧亦大敌。

每年中国有8.8万人死于流感引发的呼吸系统疾病,也就是每月7300人,平均到武汉城为每月62人,上海每月135人。如果考虑到流感的季节性,以及中国统计死因时更少溯源至流感这样的诱因,那么上述数字可以更加可观。如果你在湖北以外,且从来不觉得流感很可怕,那么今天你同样不应该因为感染数字蹿升而过度忧虑,因为你或许更容易因为普通流感而扑街。新冠肺炎的致死率估计在3%上下,虽然远高于普通流感的致死率,相比SARS一成的致死率还是低得多。

一名武汉人26日在微博发文说,他在当天入驻日本北海道札幌饭店,饭店人员知道他来自武汉后,问他是否有不适,并给他详细的就医指南,“言语之间没有任何歧视”。办完入住手续后,柜台人员还拿出红包,祝他新年快乐。这名网友说自己非常感动,尤其看了在中国“那么多酒店不允许武汉人入住,叫嚣要武汉人滚出去,真的让人何其伤心”。

值得一提的是,日本没有公布确诊新冠肺炎患者的国籍,因为“我们工作是了解病情、让患者住院;传播与疫情相关的信息。在这个过程中,与国籍为何是没有关系的。”而上海的疫情公告则单独把“外地来沪人员”的患病信息单列置顶,不知道这样是可以让各区病例看上去少一些,还是“海纳百川”的一贯体现?

当然不是说防疫措施不需要,留个心眼不应该。但爸妈叮嘱你小心湖北来的同学的时候,歪果仁在油管上留言的是,“嘿,这帮中国人别再吃蝙蝠了!”。并不意外,蔡英文在社交媒体上摆出了抵御“中国病毒”的架子。

消毒水的味道总会消散的,但对于疫区同胞的歧视,要消散估计得有些时日。

早期隐瞒疫情的情况确实存在,但事态明朗之后,政府确实正在“本着公开、透明、负责任的态度”及时发布疫情信息。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谭德塞,对中国政府应对疫情的努力和及时反应表示赞赏。十八年前另一场瘟疫当口,他们可没有这么说。


霍乱时期亦有爱情和面包


世界银行估计,流行病对经济的伤害,有九成源于人们对人际接触的恐惧。汉莎法航等大航司已经暂停往返中国航班,新加坡已经禁止两周内停留中国的所有旅客入境,本国居民归国则必须休假两周。中国各地或多或少出现公司停工、商店关闭。中国政府隔离了受灾地区,出台政策在全国限制人际往来。“公共卫生专家争论方法是否得当的时候,经济学家将计算成本。” 经济学家也没有太多其他擅长之事。

中国工厂的关闭将在全球供应链内泛起涟漪 ,股市和汇率已经大幅走低。春节档期占去年中国票房收入的9%。今年,11,000家电影院几乎悉数关闭。由于担心病毒,人们取消了旅行,在家自闭。泰国估计,今年的中国游客将减少两百万,15亿美元的旅游收入蒸发。正月,上海豫园的街道依旧张灯结彩,可往年的七十万游人却杳然无踪,丝巾店经理李先生告诉《经济学人》,“今天要是能有两笔生意就满意了”,“损失可能要好几个月才能填上”。

请别误会,保护生命当然是头等大事了,但这不意味着生活就应该被置之不理。这个节骨眼讲这码事有点早,但毕竟,一个人的生活,往往是另一个人的生计。

知识分子的担当,你看了也不明白啊


一线医生李文亮的直觉在十二月底就拉响了警钟,他提醒同行们“海鲜市场确诊了7例SARS”。医生的意见当然值得讨论和考虑,而不该是被警方约谈。但卫生系统的响应能够仅以此为依据吗?当然不,不能因为洞见拉响红色警报,否则我们每天都在狼来了的阴影下生活了。如果夸大的传言常有,吹哨人的耿直不多见,如果你是政策制定者,会否也倾向于弄清楚再行动?我们现在也知道了,新冠是SARS的亲戚。从一个洞见到真相,是需要许多严谨工作仔细求证的,这样才能保证对症下药,无论临床还是防疫。

武汉市卫健委于12月30日下发关于“不明原因肺炎”的文件,并被媒体披露;新型冠状病毒于2020年1月7日被检测出;疾控中心的那篇论文数据点截止于1月22日,分析与成稿于1月29日,发表于《新英格兰医学杂志》。这本顶尖杂志平均拒稿率95%,审稿周期可长达数月。显然由于事关重大,期刊警车护航,一路放行。 党政在疫情控制上或有错责,政府在信息公开上显然迟到。但学界不舍昼夜在全力狂奔,算是哪门子的隐瞒真相?

插句题外话,在我熟悉的经济学领域,发表一篇文章往往不只一年功夫,我的一个老师发表他的毕业论文,反复修改回应审稿人的批判和要求,花了五年。

公众对学界的误解是常有的,前两年几个经济学家在香港研究抗议,他们通过给其中的一些学生提供了其他人是否打算参与的信息,以此研究信息对各人的参与有何影响。有爆款网文骂文章作者跨越学术伦理底线,竟然给学生发钱资助他们反对政府。我大惊,一读,其实是给完成调查问卷的科大学生支付了酬金而已。网文也可能不懂,示威在香港是(过于)平常的一件事情。

大家奇怪,这么重要的东西为什么非要发在英文期刊上呢?因为发表意味着,研究得到了学界同行的检查、改进和承认。为什么不发表在知乎上呢?因为知乎没有审稿,知乎群众的眼光并不雪亮也不专业。类似的,中文期刊的权威性和影响力,目前还有限。退一步讲,就算发表在了中文期刊,大众能因此得益更多吗?一点也不,你我只能看懂媒体的转述。另外别忘了,新冠肺炎是“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不是只有中国人染这个病,人类命运共同体目前更通行英文。

术业有专攻,各自尊重吧。

明辨是非,你我之责


你我呆在家里没事情干,可以批评监督,也应该表达意见。作为在审查线上徘徊的写作者,我觉得今天的舆论空间比以前大,但大家还没有用好这一份自由。社交媒体上都是观点、假说、泛滥的感情,没有调查、事实和责任心。每到这种关头,就又要怀念在商业和国情夹击下败退了的报章和记者。

今日之事乃大是大非,读者更有责任明辨是非。如果没有能力挑选信源,至少读的时候留个心眼,冷静地过下大脑,文章的破绽或许就看见了,不能确定的内容就不要转发。这其实也是你我能做的为数不多的事情之一。

可惜,那么多人以最大的怀疑揣测正为拯救生命出力的各个条线,炮制阴谋论找替罪羊。可惜,那么多人在朋友圈里,狂热地参与这个时代的,游街示众。

我看了觉得是羞愧的。


参考资料:

Santos-Lozada A R, Howard J T. Use of death counts from vital statistics to calculate excess deaths in Puerto Rico following Hurricane Maria[J]. Jama, 2018, 320(14): 1491-1493.

Kishore N, Marqués D, Mahmud A, et al. Mortality in puerto rico after hurricane maria[J]. New England journal of medicine, 2018, 379(2): 162-170.

截图视频链接 武漢肺炎:死亡個案上升 武漢護士哭訴擔心

武漢疫區的人與事深度思考 | 陳秋實大年初三早晨總結報導

财新网

疫情重压下的武汉社区:老人高烧死在家里之后
武汉市红会回应截捐传言:应办理正式定向捐赠手续
武汉中心城区将禁驶 征招6000出租车由居委会调配
日本政府决定承担所有新冠病患诊疗费 不公布国籍

乔治高的NEJM,到底说了什么 - 微信公众号烧脑CPU.

武汉肺炎致湖北人鼠年受歧视如过街老鼠 - RFI

关于新冠肺炎的一切 回形针Paper Clip

chinas-coronavirus-semi-quarantine-will-hurt-the-global-economy -经济学人

福布斯慈善组织名目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1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