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ydan

https://vocus.cc/user/@aynoroom

治療

發布於

https://j.17qq.com/article/suqrrerqx.html

雖然正值魔物祭典期間,但仍有些許喜愛莊嚴沉靜氣氛的民眾會到此休憩,佇立於佈道講台周圍的,精工雕琢而成的大理石梁柱上,刻滿了曾為王國獻上性命的聖徒的大名,也提醒了群眾之所以得以在此安居樂業,皆是依靠前人的奉獻所得來的,耀眼的陽光透過了刻有創世故事七彩琉璃,映照出令人目眩的極光色彩,民眾安靜禱告。

「裡面的人小心啦!」外頭似乎傳來叫喊聲。

一聲框啷巨響,美輪美奐的七彩琉璃在神職人員的面前支離破碎,從中現出身影的則是艾雷等人,憑空編織而成的土石橋梁扎進地面,在此禱告的群眾則摔得七零八落。

「聖騎士大人!就算在怎麼樣...」耳邊傳來神父的抱怨聲。

「抱歉了,這是緊急狀況,之後整修的費用就算在我頭上。」奧爾多爽朗的答覆。

「這不是光花錢就能了事的東西啊...」神父彎腰撿起碎片。

「那個就先不說了,擅長治癒的神官應該有在這吧,我這裡有一位中毒的牧師。」

*補充:

王國底下專門與魔物交戰的人員為聖徒,而其階級為聖徒、牧師、聖騎士、戰士長。

魔導團則是著重於遠距離戰鬥的人員,而其階級為學徒、元素使、魔導士、主教。

另外為民眾治療疾病,隸屬於教會底下的階級則為神徒、神官、大祭司、神聖教皇。

「不妙了...」

神父扔下手中的碎片,並對前來禱告的民眾致上歉意,使他們盡速離開。

「去把其他分部的神徒也都找來。」神父吩咐身旁的神徒們。

年邁的神父將艾雷等人帶引至教會內部的隱蔽隔間,並與在場的神官一同先行治療。

「這裡雖然窄了點,但是傷員的魔力也比較不容易發散。」神父挽起袖子。

「你們難道是把魔物浸泡過的泥巴當飯吃嗎,怎麼會有這麼嚴重的中毒現象。」

一旁的女性神官訓斥著艾雷與蘭迪雅,也注意到艾雷身上大片的血漬。

「萊因的狀況怎麼樣?」蘭迪雅問道。

神父與神官將雙手貼近再萊因的胸口前,不同於戰鬥時將魔力用以聚集元素,而是以擴散的方式,將自身魔力傳遞至魔力較為薄弱的傷者身上,並感測目標的情況。

「還好來的早...」神父鬆了口氣。

「臟器雖然因為劇毒的關係逐漸液化,幸好他失血的情況不嚴重。」神官解釋道。

「只要淨化體內的血液,並回復足夠的魔力後,損壞的臟器就會自然恢復了...」

艾雷也鬆了口氣,而過度疲勞的蘭迪雅在聽到沒事的消息後則倒向一邊,昏了過去。


「這位這情況也不是很好呢...」神父皺起眉頭。

「雖然沒有外傷,不過疲勞帶來的精神創傷有的時候可是更致命的...」

「你們到底是受到什麼的攻擊,你身上的血汙應該不是別人的吧。」神官問道。

「我們是...」艾雷剛要開口,就被奧爾多打斷。

「消息不脛而走,這件事越少人知道越好。」奧爾多耳語道。

正常情況來說,傷者有義務告訴救治人員自己的傷勢來源與起因,以便及時施以正確的療法,而經驗老到的神父注意到了聖騎士的舉動,也令神官別過度追問。

「抱歉,神父,我們有一些理由...」奧爾多低頭道歉。

「別這麼說,聖騎士大人想必有自己顧慮的地方在吧。」神父諒解,想必見識豐富。

將繼抵達的神官為萊因施予淨化術,並同樣為昏過去的蘭迪雅傳輸魔力。

「聖徒大人,請讓我為您治療。」一位神徒湊道艾雷的身邊。

纖細的指尖閃起淡淡的黃光,雖然同樣為治癒魔法,但依照魔力特性的不同,就會出現不同的效果,例如水屬的治癒則能帶來鎮靜地屬的治癒能加速再生風屬的治癒則能消去疲勞,而靠近艾雷神徒的治癒則是火屬,能單純直接的為對方恢復魔力

「啊!」伴隨一聲尖叫,神徒摔倒在地。

「抱歉!」艾雷急忙攙扶神徒。

「(魔法被彈開了?)」奧爾多與神父同時注意道。

「我不知道會發生這種事情...」艾雷急忙道歉。

「沒關係,妳就來這邊一起施展淨化術就好。」神父吩咐道,並把艾雷帶出隔間。


三人坐在雜亂大廳中的長椅上,沐浴著傾瀉而下的溫暖陽光,之所以刻意將艾雷帶離隔間,是因為神父察覺到艾雷身上的異樣,奧爾多也為了不打擾治療,也離開隔間。

「剛才的那個是故意的?」奧爾多好奇道。

「我真的不曉得會這樣。」艾雷苦笑。

「讓我確認一下...」神父把手湊近艾雷。

沐浴在陽光底下的艾雷,瞳孔從原本的青綠轉為金色,身上的血汙也相繼消失。

「沒想到這種事!」奧爾多驚呼。

「恩,莉茲姐有跟我說過,我是沒有魔力的那種體質。」艾雷回應。

「沒有魔力?!」奧爾多也不敢至信。

「不只是沒有魔力,甚至還有『反魔力』的傾向。」神父補充。

「『反魔力』?」艾雷歪頭。

「就是施加在你身上的魔力會降低、或甚至失去效用的意思...」

「而且這項特性目前只有聖輝石才有。」神父補充道。

「就是王都外白色城牆的那種材質啦。」在艾雷發問前奧爾多就先回答。

「而且你應該也中了和那位牧師相同的毒才對。」神父在艾雷身上也感覺到毒物。

「...」艾雷想起床鋪邊的血灘。

「看來也是相同的原因吧,被施予魔法的毒物也對你較為無效。」

一番有關魔力特性的討論後,艾雷問到現在王城的狀況與時間。

「欸,魔物祭典已經接近尾聲了?」艾雷想起冒牌雷昂說過的事。

「而且競技場今天好像還有訓練兵要上場的樣子。」奧爾多補充道。

「完蛋了...」艾雷一臉慌張。

「難不成你們兩個就是要上場的訓練兵吧?」奧爾多猜測。

「沒錯...」艾雷低下頭。

「那就事不宜遲了,節目在一小時內就要開始...」奧爾多站起身子。

「但...」艾雷有所顧忌。

「你在這邊白擔心也沒有用,治療是需要時間的...」奧爾多抓起艾雷。

「比起缺席導致的節目取消,取消導致民眾的失望,失望導致民心的消極...」

「身為聖騎士的我一定要讓你到達會場。」奧爾多信誓旦旦的說著。

「神父,那兩個人應該能拜託你吧。」

「是沒問題...但...」神父似乎還是有點擔心艾雷的情況。

「那就萬事拜託了!」

奧爾多拎起艾雷,再次使用大地魔法編織出土石橋梁,蹦的一聲,教會的另一面七彩琉璃也支離破碎,隨著奧爾多爽朗的笑聲,兩人消失在神父眼前,留下他一人哀嘆。

「至少也好好從大門走出去啊...」

未完待續...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證明

2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