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ydan

https://vocus.cc/user/@aynoroom

證明

發布於

https://www.pinterest.ca/pin/91620173640058421/

「蘭迪雅,還是讓我來吧...」

艾雷一把接過狀況危急的萊因,並注意到蘭迪亞也同樣虛弱。

「這裡到底是怎麼回事...」蘭迪雅無奈地抱怨著。

昨晚還乾淨平坦的走廊突然間佈滿了碎片與塵埃,從屋頂剝落下來的石塊壓碎了唯一的去路,每走一步都有大量的粉塵飄落,到處都是旅店即將坍塌的孜孜聲,艾雷繃緊神經,小心翼翼走下破敗的階梯,發出碎裂聲的木板彷彿宣告著再也沒辦法承更多重量,終於在崩塌的前一刻,艾雷往前縱身一躍,不過多餘的衝擊也讓萊因再次咳血

「咳阿...」萊因臉色十分不妙。

「蘭迪雅,妳去確定一下店主還在不再這裡...」

「已經...」蘭迪雅臉色凝重。

「只剩下一具白骨了...」

受階梯崩塌的影響,旅店開始向內崩潰,天花板的裂痕開始傾下大量的沙塵,還想著要把店主帶回教會施予淨化並下葬的艾雷陷入兩難,所幸在出口緊閉前衝出了旅店,旅店的崩塌吸引了周圍的群眾前來,巡視中的聖徒也注意到了騷動,趕了過來。

「怎麼會有人從那棟廢墟裡闖出來啊...」

「就說了那早該拆了,都荒廢在那邊好幾年了...」

「有個漂亮的女孩子呢...」

「那個人被揹著的人是不是情況很不妙阿...」四周傳來了群眾窸窣的聲音。

「不好意思,請各位讓開。」艾雷與蘭迪雅一邊叫喊,一邊試圖在人群中擠出出路。

https://ani.gamer.com.tw/animeVideo.php?sn=19960

四周高亢的喧鬧與音樂聲與崩塌的旅店形成顯明的對比,比起道路上各個充滿微笑並品嘗著美食的民眾,艾雷等人悽慘的樣子就像是突然從另一個世界傳送過來的。

「那邊的三個位,請停下腳步。」維護治安的聖徒抵達,群眾將等人圍成圈。

「請告訴我們最近的治療所在哪裡!」艾雷著急的說。

「為了群眾安全,我需要先確認你們的身分。」聖徒不慌不忙的說。

「還確認甚麼,沒看到這邊有個奄奄一息的人?」蘭迪雅不敢置信。

聖徒向後退了一步,掏出腰間的手杖。

「現在正臨魔物祭典舉辦期間。」

「期間?那不是下周的...」艾雷冒出了疑問。

「身為聖徒,我可不能讓可疑分子隨心所欲。」

周圍的群眾中開始出現了替聖徒打氣的聲音。

「趕快把可疑分子給抓起來!」

「讓我們看看聖徒的厲害!」

周圍的打氣聲讓聖徒興致滿滿,不禁露出笑容。

「喔!包在我身上。」聖徒回應周圍群眾。

鬧劇般的場景讓蘭迪雅氣的失去理智拔出腰間的西洋劍,並開始聚集風壓

「我們自己去找,給我讓開...」蘭迪雅的眼神流露殺意。

「...」艾雷咬牙,痛恨此時想不出任何辦法的自己。

就在雙方劍拔弩張,場面即將失控之際,一股震動令所有人都闔上嘴。

以聖徒與艾雷等人為範圍,巨大的石柱拔地而起。

「負傷的三人,表明你們的身分。」底下傳來渾厚飽滿的嗓音,男子使勁一越。

接著,如山嶽般高大的棕膚男子出現在了眼前。
https://zh.moegirl.org.cn/zh-tw/%E5%A5%A5%E5%AE%83

面對眼前男子身上散發的,像是要壓扁自己般的威嚇感,艾雷不得不跪坐了下來,同樣潛心鍛鍊的艾雷深知,眼前男子那如同鍛刀般重複鍛造而成的身形,是自己十年、甚至是二十年都無法達到的境界,面對這般顯而易見的差距,艾雷只好安分的待著。

「蘭迪雅...絕對不要出手...」艾雷吞了口口水。

從四周聚集而來的風壓隨之散去,化作陣陣微風。

「這是魔力量...是怪物吧...」

蘭迪雅清楚地感覺到腳下的石柱完全是以對方的魔力生成,正常來說,為了保留不易恢復的魔力,通常會從周遭環境來蒐集,或是聚集各種元素,來施展各種招數。

「我再說一次...表明你們的身分。」男子表情毫無一絲波瀾。

「我是艾雷,是昨天剛從蘭費爾坎抵達王都的訓練兵。」

艾雷發現自己的聲音帶有一絲顫抖。

「我是蘭迪雅,也是訓練兵,他是牧師萊因,聖騎士雷昂的屬下。」

「雷昂?」男子通見了熟悉的字眼。

「昨晚我們好像遭到什麼的攻擊,一醒來旅店就變成廢墟了。」艾雷急忙補充。

「我還沒問到那裡!」男子打斷了艾雷的話。

「雷光的聖騎士,雷昂嗎?」男子似乎若有所思。

艾雷等人只能被動地等待對方,另一邊,前來的聖徒已經昏過去,正倒地抽搐著。

「我有聽過雷昂似乎說有訓練兵會回來王城...」

「其中一個好像恢復能力特別好的樣子...」

「但...即使如此還是不能證明你們就是他口中所說的三人。」

「結訓的令牌呢?那種東西應該有帶在身上吧。」男子似乎故意刁難。

「(可惡,為了節省時間所以沒有再去申請。)」

艾雷深知如果照實說出,最壞的下場可能會被當作藉口,當場被撕成碎片後驅逐。

「看起來我應該沒有誤會你們是不速之客吧...」

「要是在拿不出證明...」男子摩拳擦掌,似乎要發動攻擊。

「恢復能力嗎...」艾雷低下頭,緊咬牙根。

「艾雷!」蘭迪雅大叫。

面臨困境的艾雷抱著必死的決心,在知道『生命氣息』可能沒辦法連續發動的情況下,拿起大劍自刎試圖一搏,剎時間,大量的鮮血從刀痕處噴出,見到了意料之外的景象,男子也不禁瞪大了雙眼並退後了一步,蘭迪雅則慌張的試圖止住大出血。

「喀阿阿阿...」艾雷發出慘叫。

濺出的鮮血快速匯積成水漥,男子有些慌張,深怕底下群眾見到鮮血會讓場面失控。

「...」

艾雷痛苦跪倒在地,用雙手緊緊的掐住脖子,心臟前所未有的鼓動著。

「看來...賭對了...」

https://m.54fcnr.com/gif/94623.html

艾雷身旁突然颳起一陣微弱氣旋,不知從何而來的金色光點從身旁一閃而過,被割開的皮肉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癒合,在血泊中抬起頭的艾雷露出令男子震驚的笑容。

「(這傢伙的膽識...甚至比我還...)」男子暗自讚許。

「這樣就能證明了吧。」艾雷蒼白的臉孔露出堅決的神情笑著。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R6Sy6M-H7cE&feature=emb_logo

驚訝聲隨著人群的視線接二連三地傳出,一道憑空編織的土石橋樑在空中延伸出去。

「真是抱歉啊!」男子說著。

「...」蘭迪雅仍一臉不悅。

「本來只是想點到為止的...」男子似乎有些後悔。

「但這真是幫大忙了...」艾雷回道。

在空中持續向前生成的土石橋梁跨過了壅塞的人群,艾雷這才注意到熱鬧的景致。

「我是四大聖騎的其中一位,被稱作堅石的『奧爾多』。」

「雖然很對不起剛才那位盡職的聖徒...」奧爾多說道。

「但因為近期王都出現了一些能幻化為他人臉孔的傳聞存在...」

「剛好又遇上了『魔物祭典』的時節...」

「所以才會吩咐所有的聖徒不能放過任何的蛛絲馬跡...」

「就算被當成找碴也好...」

「因為如果出現什麼異常狀況,民心根基可是會連帶被動搖的...」

「所以還請原諒我,看在聖騎士這個稱號的分下。」奧爾多磕頭道歉。

「請別這麼說,奧爾多大人。」過度的道歉反而使艾雷有些罪惡感。

「不過這位牧師也真夠神經大條的,居然沒注意到被動手腳的食物。」奧爾多瞇眼。

「這麼說回來,蘭迪雅妳的狀況怎麼樣。」艾雷轉頭問道。

「因為昨天就在懷疑了,所以除了喝的幾乎沒有吃什麼東西。」蘭迪雅回應。

「這才是聖徒應該要有的心理。」奧爾多讚賞蘭迪雅。

「然後呢...你們真的見到雷昂了嗎?」

「...」艾雷與蘭迪雅不發一語。

「就我所知,雷昂應該還在任務歸來的途中,不可能已經抵達王城才對。」

「而且從你們的說法看來...」

「就好像時間還在上一周一樣...」奧爾多點出重點。

「我們是真的只睡了一晚...」艾雷試圖解釋。

「艾雷...」蘭迪雅插話。

「你也夢到那座沒有盡頭的廢墟了吧。」

「!」艾雷吃了一驚。

「我在那座廢墟裡就這樣一路走了一周,一路上什麼都沒看見...」

「感覺不到飢餓,也沒辦法藉由活動來獲得睡意...」

「精神只能在無盡的廢墟裡飽受摧殘...」

奧爾多注意到蘭迪雅隨時像是要倒下一般的糟糕臉色。

「但我卻感覺只待了數十分鐘...」艾雷心想。

「應該是有什麼契機吧!」奧爾多抱胸。

艾雷想起在夢中幻化為光點的大劍。

「不管是用什麼方法脫離的,至少你們現在都在這裡...」奧爾多總結。

「這位牧師的情況也緩解了不少...」

「(不過這小子沒注意到自己灑出來的血似乎起了治療的作用嗎?)」奧爾多心想。

「...」艾雷與蘭迪雅望著前方。

「治療所等等就到了,你們可以暫時安心了。」

未完待續...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陰謀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