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ydan

https://vocus.cc/user/@aynoroom

陰謀


飽餐一頓後,艾雷使用旅店提供的衣物完成盥洗,正從吧檯後方走了出來。

「不過為甚麼不直接回教會報到就好了啊...」艾雷心想。

「你真的確定要這麼做...老大有同意你了嗎?」店主正竊竊私語著。

「那還用說,畢竟情報還是要驗證才能算數阿...」

「呦!雷昂哥,你還沒回去啊?」艾雷上前搭話。

幽暗的大廳依靠著吧檯上的僅存的火燭提供光亮,艾雷的無意的舉動讓店主嚇了一跳,燭火也因此熄滅,撲面而來的異味以及一旁堆疊的廢棄桌椅,讓人如臨廢墟

「艾雷阿,下次要說話前記得先製造點動靜,我們的店主可是很膽小的...」

黑暗中,艾雷似乎看見雷昂掐著店主的脖子。

「抱歉,我沒有那個意思,要我去街上找點蠟燭來嗎?」艾雷急忙道歉。

「不用,反正這裡很快就要關門了。」雷昂站起身子。

艾雷第一次聽見雷昂用這麼低沉的音調說話,感到有些不自在。

「等等你到樓上時順便幫我帶話給萊茵...」

「要他這幾天先帶你們在王都轉轉就好,先不用回教會報到...」

「沒問題。」艾雷帶著消息走上階梯,回頭確定店主的情況,不過卻什麼都沒看見。

雷昂彷彿不受黑暗影響,幾個腳步間就來到了旅店的外面。

「如果你們還醒的來的話...」

「看來老大的擔心是多餘的...」雷昂小聲地說,並露出令人毛骨悚然的笑容。

https://www.wowhead.com/npc=80741/mark-of-darkness

雷昂的手輕輕一揮,刻印在外側牆面的咒印立刻浮現了出來,確認術式正確後,雷昂輕輕將散發著暗紫色能量的印記塞入牆中,詭譎的魔力也因此膨脹,覆蓋整個旅店。

「深淵咒術.夢之牢獄。」

「接下來只要魔物身上在動點手腳...」


https://forum.gamer.com.tw/G2.php?bsn=60037&sn=3462

艾雷正要把消息告訴萊因,就聽到從他房門內傳出的打呼聲。

「明天再告訴他應該也沒關係吧...」

回房後,艾雷躺到了床上,看著佇立在身旁的大劍,慢慢的闔上眼。

放棄希望的哀號大火延燒的劈啪聲,伴隨著令人作嘔的祭壇仍歷歷在目,這些景象從來就沒有淡去或被遺忘過,尤其是頂著掎角的那個人的扭曲面容,更是記憶猶新。

「不知道艾登那個傢伙現在過得怎樣...」

艾雷試著想起弟弟純真的笑容,來抵抗過於沉重的記憶。

「叩!叩!叩!」

「艾雷,你睡了嗎?」門的另一邊傳來熟悉的聲音。

「怎麼了嗎?」艾雷從床上一躍而起,打開房門。

出現在門外的,是身著輕薄的蘭迪雅,由於在這幾年間長高的緣故,艾雷不小心一眼就瞥進蘭迪雅胸前的溝槽,而且似乎比當年多了幾分成長,令人腦袋呆滯的熟悉體香味也再度傳進鼻中,這些都讓多年沒碰見女性的艾雷備受衝擊,害羞地把頭撇開。

「沒事吧,你的臉看起來有點紅。」蘭迪雅放下在人前的高傲,露出體貼的本性。

「欸...沒事。」艾雷趕緊閉上眼睛來降低衝擊。

「你不覺得...雷昂哥今天有點奇怪嗎?」

同樣在心中抱有的懷疑讓艾雷清醒了過來。

「專程來迎接我們的舉動...」

「與把我們帶到旅店暫住的決定...」

「還有他自己一人返回聖堂教會的行為...」

「不覺得總有些奇怪嗎?」蘭迪雅冷靜的點出盲點。

「嗯...」艾雷確實也覺得這些地方似乎有些問題。

「而且雷昂哥給我的感覺...總覺得跟那些巨魔有點像。」

「這種話可別隨便亂說啊!」艾雷制止蘭迪雅的話。

「但...」蘭迪雅皺眉。

「雖然剛剛雷昂哥還跟我說我們這禮拜都先不用回教會報到...」艾雷表情低沉。

「不過從蘭費爾坎離開後的第一項任務不就是回到王都報到不是嗎?」

「不然我們明天一早就直接到教會問問情況好了,妳覺得怎麼樣...」

「可以的話我是想現在就去一趟...」蘭迪雅低下頭。

「畢竟這幾天都在趕路,大家休息的狀況應該不是很好...」

「不如好好地睡一覺後再作打算吧。」艾雷注意到蘭迪雅加深的黑眼圈。

「好吧...」蘭迪雅默默回到自己的房間。

熄滅燭火後,艾雷在一次躺到了床鋪上,調整呼吸以盡早入睡。

「不過說起來這張床還真的有點硬,像睡在木板上一樣...」

「嘛,總比只有一張地墊的蘭費爾坎還要好就是了...」

「四肢好像莫名的沉重,應該是旅途勞累導致的吧...」

「嗯...總覺得開始有點睡意了...」

「雖然肚子好像閃過一陣痛楚...」

「但意識模糊的感覺似乎強烈到讓我感覺不到那個...」

意識恍惚間,刻印在旅店外的咒印發出了不祥的紫色光芒,從中迸發出的,有如一般的薄膜漸漸籠罩整個建築,並滲透到每一塊磚的縫隙裡,連長年窩居在陰暗處的鼠輩也對此感到作嘔,像是逃難般紛紛從建築物的暗處竄了出來,而見到此景卻仍在吧檯擦拭著酒杯的店主,則慢慢露出原本的樣子,緊緻的皮膚開始快速腐爛,皮開肉綻的血肉像退去衣裳般,紛紛落在了破敗的地板上,直到剩下一具悽慘凋零的白骨

「那就祝你好運了,狑魁。」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3DQMxlZ_sE4

無數封閉的路徑在意識即將潰散之際出現在艾雷腦海裡。

「等...!」艾雷突然感到不妙,嚇得跳起身子。

活過神來,自己已不再旅店的床舖上,而是在滿是蛛絲的廢墟中醒來。

https://www.pinterest.com/pin/321725967101639279/

「這裡是...」

艾雷站起身子,還處在詫異的他試圖向前走了幾步,腳底踏在地面的實感,以及身體的重量,甚至是迴盪在廢墟裡頭的呼嘯聲,一切都是那麼的真實,艾雷心想。

「蘭迪雅、萊因!」艾雷呼喚著,只換來呼嘯的陰風。

匡噹!

不經意間,似乎踢到了甚麼,發出響聲。

「原來是你啊,你也一起來這邊了是嘛。」艾雷舉起被染上灰燼的大劍。

正當艾雷試圖拂去大劍上的灰燼時,大劍突然離開手心,化作一道耀眼的光點。

「...」

光點毫不猶豫地向腳邊深不見底的窟窿躍去,突然艾雷感覺到自己心臟的劇烈跳動。

「這個是...『生命氣息』?!」艾雷抓著胸口。

十秒、二十秒,很快地在自己心裡默數的一分鐘就過去了,眼見生命氣息仍持續發動,艾雷確認自己毫無傷勢後,不禁聯想到現實中的自己現在是否面臨生死關頭。

「可惡,就算弄痛自己也沒辦法醒來。」艾雷捶打著自己的大腿。

眼見大劍化作的光點逐漸消失在底下的深淵,艾雷吞了口口水,下定決心。

「如果說那個是在引導我的話...」

近乎同時,就在自己向下縱身一躍的之際,艾雷睜開了眼睛。

蹦!蹦!蹦!蹦!蹦!

門外傳來的急促敲門聲吸引了艾雷的注意,此時陽光正穿越破裂的玻璃,遍灑在滿是瘡痍的地上,艾雷環顧四周,這才發現自己躺著的床鋪早已荒廢多年,發出惡臭。

「是蘭迪雅嗎?」確認完大劍仍在自己身旁,艾雷急忙打開房門。

「太好了,還好你沒事。」蘭迪雅一副精疲力盡。

迎面而來的光景讓艾雷震驚在原地,眼前被蘭迪雅攙扶的萊因身上,浮現出大塊暗綠色的斑紋,蘭迪雅一面使用水魔法,施展本領尚不到家的淨化術,試圖緩解症狀。

「這到底是...」艾雷瞪大眼睛。

「不管了,趕快離開這裡...」蘭迪亞催促著。

正當艾雷轉身拿回自己的大劍,他注意到了灑滿床鋪周圍,匯集成水灘的鮮血

「這些難道是...我的血...」艾雷不願去想。

「快點...萊因快要不行了...」此時萊因也吐出一攤暗綠色的血。

未完待續...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迎接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