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ydan
Aydan

https://vocus.cc/user/@aynoroom

湛澈之泉


https://www.pinterest.ca/pin/147492956533495092/

「完蛋了...」拉蘇的雙腿一軟,跌坐在地。

瀰漫在空氣中的致命寧靜早已滲入骨髓,此時的拉蘇早已無法正常呼吸,面前猶如參天大樹般的巨魔,正從那滲血的破敗葛籠中死死盯著自己,其手裡緊握的砍刀上佈滿了血跡乾涸後的黃繡,像是炫耀一般,腰上骯髒的兜檔布上還系著一條掛滿各種生物四肢的粗繩,巨魔一邊發出滲人的低吼,一面靠近眼前的倒楣鬼。

「這下是真的死定了...」

此時的拉蘇恨不得為什麼自己不再摔下懸崖時早早死去,又或是從大樹上跌落後為甚麼不昏迷個一陣子,等到增援到來時,自己就不需要獨自面對這般恐懼。

「嗚嚕咕嚕咕...」巨魔發出像是詛咒自己般的低吼。

每當巨魔挪動牠那臃腫的雙腿前行時,附近的花草樹木就像燒焦一般,體內的水分與生命能量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被剝奪,緊接而來的就是不可挽回的凋零,最後化作連大地都無法接納的灰燼。此外,從巨魔身上散發的瘴氣也無時無刻汙染著四周,輕則感到不可描述的惡臭,重則被剝奪行動能力,只能眼睜睜看著自己死於砍刀的斬擊下。

這是魔物本身攜帶的特性,也就是『腐化』,雖然一般的哥布林及獸人也具有此種特性,不過因為體內蘊藏能量的差距,所以並不是特別明顯,頂多是被其踐踏過的花草會較難恢復罷了,並不能和巨魔能讓自身四周的環境崩壞的程度相提並論。

拉蘇漸漸發現自己的胸腔不再起伏,並不是無法正常吸氣,而是先前吸入體內的瘴氣已經將自己體內的肺泡盡數損壞,就算在怎麼大力的呼吸也無濟於事,數秒之間,天翻地覆的暈眩感朝自己襲來,拉蘇顧不得逃跑,只能無力地朝一邊倒去。

諷刺的是,雖然身體不受自己控制,但從眼眸傳來的景象卻絲毫沒有停下來過,就這樣看著巨魔那扭曲變形的腳掌踩到自己的面前,與地面相連的臉頰像是熱鍋上燒焦的雞蛋,漸漸縮水、發黑、最後變成一塊塊灰燼,從自己的身體上剝離。

「...」此時拉蘇只希望自己早點斷氣,好結束這樣地獄般的體驗。


「...」

「也好...」臨終之際,拉蘇放棄了自己。

「嗚嚕咕嚕咕...」巨魔仍以未知的吼聲唸叨著,並舉起砍刀。

「如果能就這樣離開痛苦...」

「...」

刀鋒落下期間,時間像是被無限拉長一樣,雖然意志已經放棄了抵抗了,

「...」

不過身體卻還是本能地想往一旁翻動,

「...」

儘管這一切都為時已晚...

「...」

「...」

「...」

「...」

「別放棄阿,訓練兵!」遠方傳來一聲。

砍刀的刀鋒劈碎了一旁櫸樹的樹幹,四散了飛屑像針一般扎進了拉蘇的皮肉,顯明的痛楚綜合了身後傳來的,充滿希望呼喊聲,讓拉蘇的本能做了最後一次頑強的抵抗。

「可惡...」拉蘇咬牙。

「給我動起來...」

拉蘇用盡剩餘力氣的翻身,讓刀鋒與身軀距離不到分毫之際錯開,儘管避開了致命一擊,拉蘇的側腹還是被削掉了一大塊肉,刀尖咸著血肉,就這樣硬生生沒入土中。

「咳阿阿阿...」拉蘇痛苦的岔氣。

「訓練兵,接下來就交給我們,記得保持呼吸。」

或許是全神貫注在躲開巨魔的斬擊,拉蘇絲毫沒有注意到那個人已經來到自己身邊,那個人身著藍白配色的長掛,在記憶中,那個就是聖徒之上,聖騎士之下的精銳戰鬥人員『牧師』,其腰間配掛的漆黑長鞭吸引了拉蘇的注意,不過一旁的巨魔可不會天真到給兩人多餘的喘息時間,在迅速拔出砍刀後,再次朝向眼前的人類發出斬擊。

「你做的很好。」

拉蘇聽見了聖徒輕聲的讚賞,緊接而來則是感覺自己的身體被某種東西滾綁。

「這...這是...」

視線在經過數圈的翻轉後,出現了牧師的漆黑長鞭,拉蘇馬上了解到。

「我難道是被那條細長的鞭子給向後拉了嗎?但..這怎麼可能...」

腦袋裡既有的觀念與親身體驗相互衝撞,不過現實裡的確是這麼回事。

https://www.pinterest.ca/pin/AcvH9VDGyh0uutjdgxo7obLBJT2lAdYMHXx4-4SFXrqA56MzYs1EKbE/

牧師如同流水般輕巧,在砍刀靠近膝蓋時一躍而起,甚至還不慌不忙地踩在劍峰上,巨魔像是被愚弄般,開始發出憤怒的吼叫,臥倒在後方的拉蘇忍不住顫抖了起來,像是早就面對過相同的情況一般,牧師並不以為意,藉著巨魔把自己甩出的動作順勢拉開了好一段距離,確認巨魔短時間沒辦法在發出攻擊後,手執長鞭,詠唱了起來。

「湛澈之泉,凝若鋼鐵...」

從牧師手中生成的清泉散發出清藍色的光輝,並與其手執的漆黑長鞭漸漸合而為一。

「這就是...用來戰鬥的魔法...」拉蘇不經感嘆。

巨魔蓄積好攻擊的體力,舉起砍刀向前衝去,不過牧師卻原地不動。

「快躲開阿,被那個砍中的話可是會...」拉蘇這才發現自己的喊叫聲多麼薄弱。

「力道是相當足夠...不過速度就...」牧師像是在鑑定一般,不慌不忙。

巨魔在空氣中劃出一道鐵黃色光澤的斬擊,拉蘇閉上眼睛,不敢確認牧師的情況。

「你是不是以為我會輕易的被砍中阿,訓練兵~」

拉蘇的耳邊再次傳來牧師的聲音,巨魔這才發現自己揮空的事實,並轉過身子。

「欸,那個傢伙耶下來就交給妳瞜。」牧師收起長鞭後,朝著一旁呼喚。

此時巨魔臃腫的身軀上開始出現了與牧師手中清泉相同的光芒,不過光芒是以不規則的長條狀遍佈其上,而隨著光芒的淡去,巨魔也察覺到了不對勁,牧師輕聲說道。

「澈泉之鞭...」

話音剛落,長條狀的光芒化成一道道狹長的傷口,巨魔蹣跚數步後單膝跪地,體內的鮮血不受控的向外噴出,四周的土地也因此被腐化的喪失生機,牧師拉上命在旦夕的拉蘇退到了好幾公尺外,並將手中的清泉餵入拉蘇的口中,一邊補充道。

「不要覺得噁心,這個喝下去之後你應該就能正常呼吸了...」

沁涼且富含豐富魔力的泉水順著喉嚨迅速在體內散開,就像是痛快的淋了一場雨。

「咳咳...哈哈哈呼呼...」拉蘇在劇烈的咳了幾聲後大口吸氣。

「應該還不賴吧,雖然是從男性身上來的...」牧師說出了令人匪夷所思的話。

「痾痾痾...」拉蘇乾嘔幾口,顧不急吐槽。

「對了,我還沒報上名吧,我叫做『萊因』,你呢?」

*在修道院篇的後期出現的角色,是聖騎士雷昂的心腹。

「我是拉蘇,是第一支部的訓練兵。」

「我們應該沒有要求你們支援吧,你怎麼會出現在這種地方?」

「這...」拉蘇不好辯解。

「而且最好離巨魔二十公尺的基本常識到哪裡去了?」萊因繼續追問。

「阿,好痛...」萊因放開了拉蘇,其腦袋直直撞向地面。

「這個當作就當作是給你的懲罰,等事情結束後我再找你的長官問清楚。」

「(拜託不要...)」拉蘇在心裡吶喊。

「不過...」拉蘇以為眼前的牧師要進一步的責備自己。

「在那之前,你就先好好休息吧。」

拉蘇鬆了一口氣,並注意到了萊因那如藍天一般清藍的瞳孔,朝著巨魔的屍體望去。

未完待續...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幸運

Loading...
1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