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ydan

https://vocus.cc/user/@aynoroom

治療 x 戰槌 x 旁觀


前情提要

嘎鑼在夜裡現出原形,鬼化後襲擊了一組在試驗中有所收穫的小隊,過程只能用慘不忍睹來形容,兩位小隊隊員犧牲下,沒有換到其他隊員的逃脫,反倒讓彼此相互爭吵、推託,在最後一位手刃自己隊友的弓箭手慘死後,結束了對這群參加者的懲罰。

天亮後,為了換點口味,嘎鑼帶領艾登及傑瓦爾到河邊,一幕與昨晚慘劇相反的情景在此演出,嘎鑼心裡仍有些疙瘩,而正當幾人因飽餐一頓而放鬆警戒時,一旁的草叢闖出了一名渾身血臭、傷痕累累,腿上插有一隻弓箭的少女,向他們求救。


「救...救命...」

「要快點逃...有...怪..」

少女還沒把話說完就昏了過去,想必是因為身心都已經瀕臨極限,艾登丟下十字弩靠了過去,傑瓦爾更想搞清楚那句還沒說完的話,嘎鑼則瞪大眼睛站在幾人背後。

「(...甚麼...難道她是...)」嘎鑼臉色鐵青。

「傑瓦爾你有辦法處理這個箭傷嗎?」艾登扶起少女。

「你當我萬能的工具人阿,而且...這個箭應該不是魔物的吧...」

「可是同伴也不可能互相攻擊吧,應該是哪裡出了差錯,像是不小心射中自己。」

「那種白癡錯誤只有你會犯啦。」

「你們兩個,幫我把她抱到河邊。」嘎鑼命令道。

「嗯?」艾登疑惑著。

「還嗯啊?真虧你們有辦法忍受這個惡臭,我的鼻子可是快壞了。」嘎鑼緊捏鼻子。

「喔喔,是先把身體洗乾淨之後再處理傷口吧,果然嘎囉...」

「還不快點!」嘎鑼叫喊。

少女由艾登及傑瓦爾抱至河面,由嘎鑼代為清洗。

「你們兩個,可別往這邊看喔,不然饒不了你。」嘎鑼指著岸上。

「驚!」艾登像是被抓包,趕快把頭給轉回來。

嘎鑼確認兩人轉頭過後,將一隻手指給鬼化,抵著少女的脖子。

「(不知道她醒來會說甚麼,反正魔物和人類血的顏色都一樣,不怕被誤會...)」

「(乾脆就在這裡...)」少女的脖子向下凹去,鮮血冒出。

「嘎鑼妳好了嗎?」艾登在岸邊發問。

「(欸!催屁催阿,真是的) 快好了啦。」嘎鑼有些惱怒,收回爪子。

離開之前,傑瓦爾背上少女,艾登拿著兩人的武器,嘎鑼走在後頭,手裡拿著冰刺陷阱再次捉到的魚,回到山洞後讓少女平躺在地,額頭的高溫和急速的呼吸能夠判斷出是身體抵抗反應『發燒』,傑瓦爾評估著少女的情況,艾登坐在一旁。

「(傷口造成的劇烈發炎反應嗎...)」傑瓦爾思考著。

「現在能為他醫治的醫生只有您了...」艾登抬頭望向傑瓦爾。

怪醫黑傑克

「什麼醫生阿,你還是時不時就會說出我沒聽過的字彙...」

「拜託你了醫生...」

「你搞清楚了,我可不是當義工才來這個地方的...」

「只要能救救我女兒,我什麼都願意給。」

「那我要價一美金,不接受打折,沒有錢的可以留下借據,我不收任何利息。」

「謝謝你,醫生...」艾登抱緊傑瓦爾。

「奇怪...我怎麼也...」傑瓦爾回神。

「(這兩個人到底是...)」嘎鑼吐槽。

*此處是捏他(致敬)怪醫黑傑克的劇情。

傑瓦爾將少女傷口附近已經開始有些腐壞的血肉,在不傷及神經的情況下,最小限度的凍結起來,之後要取出插著箭頭的部份就容易多了,少女在術後恢復良好,呼吸及體溫都恢復正常,現在就只是像個睡著的普通人,嘎鑼不懷好意的找著下手的機會。

「又多了一個麻煩,你該不會之後看到其他受傷的應試者就要他給帶回山洞吧?」

「想都不用想,那當然。」艾登輕鬆的回答。

「真是服了你...」傑瓦爾雙手一攤搖著頭,兩人繼續在洞口討論著今天的行動。

「其實我很在意那個少女在暈倒之前,嘴裡說的...」傑瓦爾沉下臉。

「好像是怪物甚麼的吧...」

「嗯...所以我有一個想法,看你覺得如何...」


「嘎鑼,我們待會要回集合地看看,搞不好會遇到其他應試者。」

「是想靠群聚來對付魔物嗎?這可不行...」

「因為魔物會靠近人多的地方吧,這我知道。」傑瓦爾回應。

「雖然是這樣,但是我們打算建立能夠及時互相幫助的系統。」

「互相幫助?」嘎鑼疑問。

「簡單來說就是互相紮營在能夠及時抵達的地方,具體的細節還沒有想到。」

「所以我們今天才想在森林中尋找其他冒險者。」艾登微笑。

「所以...」傑瓦爾開頭。

「能不能麻煩妳在山洞裡照顧這個女孩等到我們回來呢?」

艾登露出的微笑一點都不讓人覺得是被利用。

「(太好了...)」嘎鑼竊喜。

「當然沒問題,我也不喜歡在太陽底下跑來跑去的,就麻煩你們啦。」

「嘎鑼最好了。」

兩人著裝,傑瓦爾先行道崖邊製造冰梯,艾登揮手道別,嘎鑼被意想之外的發言打得措手不及,有些不知所措,來到地面後,兩人開始奔跑,朝著一開始的集合地行動。

「欸,艾登,你有注意到嘎鑼的態度好像有點變化嗎?」

「嗯?感覺差不多阿。」兩人快速的在森林中奔跑。

「感覺一開始的態度好像是裝出來的一樣...」

「?」

「算了,當我沒說,繼續往前吧,可別叫我等你喔。」傑瓦爾加快速度。

「欸,等...可惡。」艾登的話被預先猜中,也加足力氣跟上。

兩人憑藉著印象跑著,途中雖然有注意到身旁有魔物的跡象,但現在的目標並不是魔物,而是盡可能地找到更多的冒險者,比起第一次,這次只花了一個多小時就抵達目的地,抵達之前,兩人先以潛伏的姿態慢慢靠近集合地,注意四周任何可疑的跡象。

「艾登,怎麼樣...」傑瓦爾巡視完四周,走向從草叢探頭望向集合地的艾登。

「那邊好像...有個...」

「噓,有哥布林靠近...」傑瓦爾把艾登的頭給壓低。

https://www.pinterest.ca/pin/24206916735216820/?nic_v2=1a5QEPq1f

「@!#$%^&」

「#*&!^#)$^!_#)#*==!*(」

數匹帶著簡易武器的哥布林靠近,手裡握有匕首的四匹、握有石制手斧,體型較為巨大的兩匹、投石彈弓的三匹,兩人壓低身子,試著不發出任何動靜,艾登不小心踩斷一根樹枝,不過哥布林似乎不以為意,群聚著往一個方向走去,像是有目的一般。

「來吧魔物們,今天我的精神格外抖擻,就看是你們還是我先倒在這個地方!」

一位體型壯碩的男子,雙手置於大型戰槌上,站在集合地的中央,身後有著數匹哥布林、獸人及魔狼的屍體,囂張的大聲向潛伏在暗處的魔物發出挑戰,經過兩人的哥布林朝著男子走去,而在他臉上看來他似乎沒有一絲膽怯,有的只是無窮的自信心。

「今天第一批的挑戰者是哥布林嗎...來吧。」

哥布林受到挑釁,向前衝了過去,手持匕首的哥布林繞到一旁,注意著能夠偷襲的機會,由手斧哥布林先行上前迎擊,而投石哥布林則老實的待在後方預備拉弓。

「哥布林也會人類的戰術?」艾登吃驚。

「看來這些哥布林不只曾經人類交戰過,還把隊伍的觀念給學會了...」

「這可不行,要趕快去幫他才行。」艾登備好十字弩。

「你沒看到他身後那些魔物的屍體嗎?搞不好那些都是他一個人...」

手斧哥布林分別從左右靠近,男子早已有所準備,並隨時注意著距離自己不遠處,埋伏在四周的匕首哥布林及後方的投石哥布林,單手舉起戰槌,朝地面奮力一敲。

「土石流轉!」

匕首哥布林腳下的土地突然變的軟爛,向是沼澤一般下沉凹陷,匕首哥布林因此無法行動,而沉入地面的土石被轉移至男子前方,右方的手斧哥布林被從地底冒出的石柱給擊退,跌到在地,男子向前衝去,反手持著戰槌,利用細長的手柄先行甩中手斧哥布林的手腕,哥布林被強勢的力道推往一旁,男子慣性的踏出一步,轉身中流暢的變換持槌的上下手,保持擊高爾夫球的姿勢,蓄積力道,露出得手的笑容,並說出。

「飛天槌擊。」

戰槌在男子的使用下劃出一個半月型,毫不留情地往手斧哥布林的下巴揮去,覆蓋在頂端的鐵塊上的岩石連同魔物的腦殼一同碎裂,哥布林被打上天空,男子緊接著壓低身子,向前跳了兩小部,過程中扭轉腰身,接著側著揮向自己製造出的岩石,以及那後面剛剛起身的哥布林,岩石向是沙堡般,輕輕鬆鬆就被敲碎,男子再次喊出。

「旋轉槌擊。」

戰槌連同持著手斧的手臂,一併擊碎了哥布林半身所有的骨頭,哥布林被打退後停止了一切的動作,位於後方的三匹投石哥布林在看到顯而易見的實力差距後紛紛逃回森林中,男子慢慢走向身體仍沉入地底的匕首哥布林,哥布林動彈不得,眼睜睜看著朝著自己腦門的戰槌緩緩沉下,一匹、兩匹、三匹哥布林的頭殼,不成原樣的被狠狠砸碎,男子走向最後一隻倖存的哥布林,面無表情,哥布林發出狂吼,想用尖牙咬向男子的腳剁,傑瓦爾抓緊機會,在哥布林得逞之前在牠的下巴造出了一跟冰柱,讓哥布林仰頭,男子的動作停了一會,注意到正跑向自己的兩人,握緊戰槌,向下砸去。


「欸,那邊的應試者...」傑瓦爾呼喊。

靠近時,艾登才發現到男子的身材是那麼的高大壯碩,不過還是不及戴德,本來還擔心從中途冒出來的自己會引起對方更加警戒,不過聽到友善的回應後就放下心來。

「剛才的冰柱時機抓的真不錯。」

「哪會,你剛剛的戰鬥才精彩。」傑瓦爾回應。

「(放出冰柱的就是你嗎...)」男子心想,稍微調整呼吸後。

「所以...你們的來意是...」男子突然收起好意,露出敵對的眼光。

「你放心,絕對不是來跟你爭奪戰果的。」傑瓦爾了解對方的顧慮。

「是嗎?那...」男子放下戰槌。

https://lol.garena.tw/news/2960

「首先,我叫做傑瓦爾,這個傢伙是艾登,我們是從...」

在一旁觀戰之時,傑瓦爾就交代交涉的工作由自己來處理,所以現在艾登靜靜的佇在一旁,傑瓦爾對眼前男子的實力相當認可,直接告訴了自己的藏身處,希望藉此來提高對方的好感,並且邀請男子一同加入自己想出的互助計畫,男子聞聲不動。

「你應該也有找到不錯的藏身處吧,看剛才的表現。」

「不。」

「不?」傑瓦爾不了解這個否定的對象。

「我並沒有找到藏身處。」男子的回答讓艾登瞪大眼睛。

「沒有藏身處...不然...」艾登開口。

「我從開幕到現在都還沒離開過這裡...」

傑瓦爾看著男子身後成堆的魔物屍體,想著這並非不可能。

「難道你連夜裡都在戰鬥嗎?」艾登不解。

「如果魔狼靠得太近的話,是的。」男子平平的回答,就好像是平常事一樣。

「(一定要想辦法讓這個傢伙加入...)」傑瓦爾心癢癢。

未完待續...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追殺 x 背棄 x 早餐

1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