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ydan

https://vocus.cc/user/@aynoroom

武器 x 震動 x 借用


「在參加試驗之前...一定要準備的東西...」傑瓦爾雙手插著。

「...」艾登吞了一口口水。

「那就是...」傑瓦爾站在二樓的長椅上,賣弄關子。

「那就是...」艾登則坐在地上,屏氣凝神的聽著。

「蒜味麵包!」意料之外的答案讓艾登往旁邊倒下。

「開玩笑的,是武器,武器拉,要先準備好適合自己的武器才行...」

https://www.pinterest.ca/pin/1829656071237361/?nic_v2=1a5QEPq1f

傑瓦爾抓著艾登,緩緩走下樓,期間,從辦公室外的圓形玻璃,看到正在核定任務的戴德,撐著頭嘆氣,似乎是因為業務繁重的關係,艾登曾主動提出協助,卻被埃爾莎告知有關任務的事情,為了避免不必要的誤判,只能由會長處理。

「你們兩個,要出去嗎?」烏拉從伙房中探頭出來。

「恩。」艾登以開朗的語氣回答。

「笨蛋,不要隨便...」傑瓦爾將胳膊束緊。

「那順道幫我買十斤的紅蘿蔔、十五斤馬鈴薯還有...」

艾登將攏長的需求列成清單,埃爾莎也拜託艾登買些水果回來。

「好的,還有需要甚麼嗎?」艾登詢問。

「這樣就好,艾登,一直以來謝謝你呦...」埃爾莎露出招牌的傻笑。

「看看你,清單都長得快碰到地上了...」

「有甚麼關係,反正今天交了報名費之後,工作的部分也變少了...」

艾登捲起清單後,與傑瓦爾離開公會,街邊似乎有些騷動,兩人湊近了解。

「這個是...」傑瓦爾臉色鐵青。

沾滿血跡的裝備被途經道路的馬夫給收了回來,四周的冒險者正揣測著裝備原先的主人,一把大型戰斧、碎裂的圓盾和扭曲的十字弓,周圍有著被打穿的胸甲及仍沾有碎肉的鎖子甲,靜靜地躺在馬車上,慢慢朝著兩人的目的地前去,這樣的景色雖然不是第一次見到,但已經足以讓艾登今晚做惡夢,傑瓦爾小聲問著。

「欸,艾登,你還記得那天跟你比腕力的那個嗎?」

「嗯嗯嗯...很強壯的那個,臉有些不記得了...」

「那把是他的戰斧...」

「欸,不會把,到底是怎麼樣的魔物能...」艾登愣愣地看著染血的巨斧。

「(斧鋒沒有多餘的損傷...看來是被突襲的吧...)」傑瓦爾推測。

「不管了,反正先去鐵匠鋪一趟。」傑瓦爾甩頭,試著把想像中的魔物給拋開。

兩人來到了城裡最大的鐵匠鋪,四周的冒險者就像夜裡公會裡的人數一樣多,此處的煙囪冒出來的濃煙,可從來就沒停過,傑瓦爾先是把目光掃過整間店鋪。

https://trpgtdnd.weebly.com/2749422120.html

「艾登你對武器有甚麼想法嗎?」

「我有那把重劍就可以了。」

「傻瓜,你光是把那個東西帶著跑,就喘得跟發燒的哥布林一樣了...」

「不是我阻止你隨身帶著那個,而是以你現在的臂力根本也揮不動吧...」

「而且揮劍姿勢還是從各個冒險者問來的,我敢肯定其中一半都是在鬧著你玩的。」

傑瓦爾的三重吐槽讓艾登垂頭喪氣。

「要不就挑把匕首還是短杖什麼的,你能用的武器很有限就是了...」

「我會考慮的...那傑瓦爾要選甚麼當武器呢?」艾登轉移話題。

「我應該會選槍吧,畢竟要用冰魔法戰鬥的話也需要一點距離...」

「那沒有魔法的我該選什麼呢...」

「你不可能當前鋒、副攻手也有些勉強、沒辦法是用魔法,所以後衛也...」

「怎麼好像完全沒有你的餘地阿,奇怪。」

「欸欸欸,怎麼這樣...」艾登眼眶有些淚光。

「要不然你試試看遊俠怎麼樣,專門在後面輔助的就好。」

「遊俠?」

「就是遠距離發弓、或是中距離牽制的戰鬥人員。」

「嗯嗯嗯...」艾登正考慮著。

「別想了,你能當的也只有這個了,等等就挑把十字弓回去練習吧。」

「嗚嗚...」


離開之前,傑瓦爾買了三把由當初進城的那批魔礦石打造的長槍,艾登則是選了一把小型的十字連弩,為了靈活性,艾登在防具上只購買了皮甲,傑瓦爾則是除了皮甲之外,特別買了膝、肘兩個部位的可拆卸式鐵甲,回到公會時,艾登除了背上背著的十字弩外,雙手扛著烏拉及埃爾莎請求的食材,傑瓦爾也不情願了幫忙拿了一些。

「晚點再幫你準備炒麵。」烏拉簡單謝過艾登之後就繼續回伙房幹活。

https://www.pinterest.ca/pin/294774738084220763/?nic_v2=1a5QEPq1f

此時已逼近傍晚,艾登感嘆沒有工作的時間過得真快,傑瓦爾則全副武裝,在工會的廣場上試著新武器,以藍色為主的裝備搭配合適的皮甲,合適的配色讓他稍微有點冒險者的樣子,艾登則是在一旁研究著十字弩的使用方法,光是把弦拉上弓,就花了不少力氣,戴德在經過一天文書工作的摧殘後,也下來廣場走走。

「呦,傑瓦爾,現在已經有些冒險者的樣子了嘛...」

「甚麼有些,我很快就會追上你的蒼銅級的...」傑瓦爾沒有多說,繼續練著。

*具有能加入殲滅型遠征隊的冒險者被定為「蒼銅級」。

「艾登我聽說你也打算參加試驗...」

「恩,會長我有甚麼能夠指導的地方嗎?」艾登正搬弄著十字弩。

「(多到我不曉得要從哪裡說起,這小子連箭的方向都搞不清楚...)」

「首先...先把箭的方向給調換過來試試。」戴德三條線。

經過一番指導後,傑瓦爾的動作越來越流暢,現在正拼命想著將冰魔法給加入到動作之中,艾登則是開始能自己拉好弓,雖然目前的準頭仍糟糕的戴德得想哭。


「話說回來,艾登你還記得當初比腕力的事情嗎?」

「嗯嗯,手差點被燒傷的那次...」

「那時候我在旁邊看,本來以為你是火系魔法的使用者,但是好像...」

「你平常沒有辦法用出來的樣子?」戴德試探。

「其實類似的事情我也跟傑瓦爾試過,雖然我好像沒辦法自己使用魔法...」

「但是好像只要別人先對我用一些,我就能暫時借用那種屬性...」

「如果時間夠長到能讓我集中魔力,就能夠像那個時候一口氣放出。」

「能夠借用別人的屬性...這倒特別,那用我的試試看如何?」戴德突發奇想。

戴德用佈滿傷痕且粗糙的手放在艾登手臂上,數秒後艾登感覺到了震動。

「怎麼樣,我的魔力是大地屬性的『震動』...」

「恩...」艾登閉起眼睛,仔細感覺著震動如何在體內上下竄動。

「有甚麼發現嗎?」

「可以再放大一點嗎?」艾登要求。

「只能在一點喔,在超過就可能讓你受傷了...」

腦海之中,一顆小石子察覺到地面的搖動,無力的它只能隨著震動的方向跳向別處,直到在被下一股震動給彈起,接著小石子試著在每一次的躍起,都在土上撞出坑洞,時間一久,重複撞出的坑洞越來越大,這次,小石子得以將身子給埋進大地,將看清事物外貌的眼睛的閉起,開始隨著大地一同震動,小石子開始慢慢察覺到,大地所發出的震動是有一定的規律的,將規律給牢牢記起時,大地已停下動作。

「那先讓我借用一下...」艾登小聲說出。

「喔喔,我的魔力再往你身上流去...」戴德驚呼。

小石子開始試著用自己小小的身子重現大地震動的頻率。

https://twitter.com/mqm40/status/223102195002908673

艾登睜開眼,瞳孔的顏色變成了土黃色,將自己的手給離開戴德,放至廣場的地上,腦裡仍重複著那股頻率,用嘴巴與身體重現,隨著視線一陣模糊,以艾登為中心的地面劇烈了搖動了一下,裂了開來,傑瓦爾一時無法平衡,摔在了地上,一旁經過的路人也紛紛摔倒,並望向彼此,確認沒有事情發生後才又繼續行走起來,埃爾莎急著從室內跑出,腳步透露出急躁與惱怒。

「會長,不是說好不能在城裡使用魔力的嗎?椅子全都倒了...」

埃爾莎鼓起臉頰,雖然是生氣,但卻有些可愛,傑瓦爾微微臉紅。

戴德雙手一攤,表示方才的震動不是由自己引起,並露出驚訝的表情,埃爾莎看著雙手摸著龜裂地面的艾登,疑惑了起來,傑瓦爾則是看向幾人,試圖搞清楚狀況。

「艾登,你還真的能...」戴德開始好奇了起來。

「剛剛的是艾登做的?他不是沒有魔法嗎?」埃爾莎問起。

「真的假的,剛剛那下是艾登做的?」傑瓦爾驚呼。

接著,艾登連忙向埃爾莎表示歉意,自己並不曉得會有這麼大的騷動,埃爾莎稍微訓斥之後,叫上傑瓦爾幫忙扶起公會裡七零八落的家具,戴德呼喚艾登。

「小子,你還真的能...」

「一開始只是被震動給彈來彈去的,這比起火焰更難著摸,但是...」

「後來想到讓自己和大地合而為一之後,就注意到一種頻率...」

「就像是...咚..咚.咚咚咚....咚咚,這樣。」

艾登揮動雙手,擺出像是在擊鼓一般的動作。

「你也感覺到那個了嗎?」戴德揚起嘴角,雙手握住艾登的肩膀。

接下來戴德像是開了話匣子,說起自己童年時發現這個頻率之後,就開始能夠讓大地震動,接著誤打誤撞當上冒險者之後,是怎麼利用自己的『震動』來攻擊魔物以及保護隊友,直到晚餐結束前,戴德都把艾登拉在身旁滔滔不絕地分享著,艾登則是津津有味地聽著魔力的使用方法,對魔力的世界又有了更深一層的見解與想像。

「多虧在後來開發了這麼多的使用方法,我才能鶴立雞群...」

「在多年前當上公會的會長,不過那個文書作業量真是...」

砰的一聲,戴德倒在了桌上,嘴裡仍叨念著文書工作的麻煩處。

未完待續...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王都特派員

1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