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ydan
Aydan

https://vocus.cc/user/@aynoroom

小小的勇氣


https://fanfancat.pixnet.net/blog

幽暗的山洞裡,水滴落在臉頰,一點一滴地喚醒昏迷中的少年,側臉的腫脹讓視線扭曲,大雨的濕氣夾雜著獸人那令人嗆鼻的體味,稍早獵來的鹿已經被分食乾淨,只剩下無助望向少年的鹿頭,失去光芒的眼睛像是在預告接下來將發生的事情,背後的疼痛感越來越具體,一旁的哥布林正在用採集而來的毒草,研磨成汁後塗抹在自己的匕首上,少年馬上就明白了,一開始背後的刺傷之所以是搔癢感的原因。

「恩...」

少年稍微挪動身體,看到帶來的重劍被立在一旁,自己的雙手被綁在身後,腳剁同樣也被束縛,橫躺於山洞內測,閉上視線扭曲的左眼,開始觀察四周,雖然視線稍被體型龐大的獸人遮蔽,但可以清楚看到外頭正下著滂沱大雨,聲音和燃燒中柴火發出的劈啪聲有些重疊,不停有雨水流進稍微內傾的山洞中,兩匹獸人圍著營火邊,或許是悶熱的空氣也或許是受傷的發炎反應,少年不適的持續冒著汗。

「啪...」

細微的碎裂聲在耳後出現,將又快陷入昏迷中的少年給喚醒,微微將頭轉向,後方更深處的山洞只存在著更深的黑暗,以為是會錯意的他將頭擺回來,閉上眼睛,試著以調整呼吸來緩解不適,一吸一吐,一吸一吐...

「啪...啪啪!」

更大的碎裂聲出現,少年這次確定了這不是自己的幻覺,試探性地將目光放在魔物身上,卻只看到獸人正在打盹,餘光掃過了山洞外,少年隱約看到了一隻手在揮動,為了看得更清楚,扭動身體試著起身,不料沒有發現到同樣綁在身上的鵝卵石,鵝卵石相互敲擊發出了聲音,獸人聽到聲音馬上清醒,瞇著眼看著少年,確認獵物沒有逃跑的打算後才繼續打盹,天空閃起一道雷光,少年抓緊機會再次看向山洞外。

「...只是樹枝嗎...」

低下頭來看向鹿頭,少年覺得不久之後的自己也會變成這樣,開始泛淚,是的,我們的主角非常的膽小,吸鼻聲打擾到了獸人,獸人抓起小石子丟向少年試圖制止,結果造成反效果,哭聲迴盪在山洞中,一旁的哥布林完成工作後早已沉沉睡去。


「太好了...就這樣繼續讓他們分心...」

在山洞外的傑瓦爾不時用手中的薄冰反射看著內部情況,稍早之前的碎裂聲是他刻意為了引起少年注意,而在他沾濕的頭髮上結出碎冰所致,傑瓦爾將手指放在流入山洞中的小水流中,內心暗自竊喜雨天和他魔法的相性良好。

雨勢稍微減弱,少年注意到自己手腳關節處有一陣涼意,挪動身體,看見被雨水浸濕的繩索漸漸結凍,抬起頭來看見了山洞的頂部結出淺藍色冰柱,底下直直朝著魔物們的腦袋,一隻手在洞外張揚的揮舞著,試圖吸引少年注意,藉由反射,傑瓦爾看到少年注意到自己,開始打出手勢...

「3...2...1...」

少年還沒意識到手勢的意思,一支冰柱先是落在了火勢薄弱的柴火上,煙霧散出,灰燼相周圍噴出,獸人及哥布林各自醒來,看著周圍試圖搞清處狀況,接著,早已準備好的冰柱相繼斷開,直直落再了魔物的頭頂,哥布林被砸暈,其中一支冰柱刺進獸人的肩上,牠正痛苦地跪在地上吼叫,領頭的獸人則是反應快速,避開了冰柱。

手腳上的繩索已完全結凍,少年輕輕施力,繩索便斷裂掉在了地上,傑瓦爾大喊。

「就是現在,快點出來!」

少年迅速起身,但不是朝著山洞外,而是自己的劍,獸人憤怒的發出低吼,對於魔物來說,黑暗反而能增進他們的視力,從地上撈起鈍器,傑瓦爾現身在外。

https://www.luoow.com/dc_news/military_ZpEK

「用你那把劍給牠來個一擊阿,快點,其他魔物要醒了!」

少年雙手握著劍柄,盯著漸漸靠近的獸人,不過...

「白癡阿,你拿反了!」傑瓦爾看見此景忍不住大罵。

少年歪頭,不解地看向傑瓦爾,獸人已經來到了身旁,準備揮出重重一擊。

「躲開啊!」

並不是成功躲開攻擊,而是在改正自己持劍的姿勢後,因為適應不了劍身的重量,而整個人往一旁傾倒,跌坐在地,劍落地鏗鏘作響,獸人轉過身子,準備再次攻擊,傑瓦爾抓緊間隙,捧著雨水往獸人身上一撒,手中發出淺藍色光芒,獸人身上的汗水與雨水迅速凝結,化為薄冰,短暫制止了一切動作,少年爬起身子,準備把劍撿起,卻沒有多餘的力氣,傑瓦爾來到身旁,蹲下身子將劍扛起。

「可惡,怎麼那麼重...」

傑瓦爾一手拖著劍,另一手攙扶著少年,側臉的浮腫透露著鈍器的威力,路途間,傑瓦爾不忘了在地上升成冰刺,獸人擺脫了束縛後,追出了洞口,對著兩人大聲吼叫,但又因為腳下的冰刺無法追擊。

「嘿嘿,怎麼樣阿...」

稍微拉開距離,兩人來到了林中,傑瓦爾催促著眼前的少年,說是冰刺很快就會被雨水給溶解,少年因過度虛弱而無法回應,又過了一會,魔物們重整了態勢,準備出山洞追回自己的獵物,所幸大雨沖刷掉了兩人的足跡及氣味,使魔物放棄了追擊。

「欸,你昏過去的話我就要把劍給丟在原地瞜...」

「...」

https://j.17qq.com/article/qwtaahcrx.html

回到莫德鎮,大雨打在建築物的屋頂發出惱人的聲響,鎮裡的火光已盡數熄滅,傑瓦爾嫻熟的打開公會的後門,渾身濕透的兩人穿過了伙房,來到昏暗的大廳,渾身濕透的身體在地上留下兩條軌跡,將少年給放在長椅上。

「你先別動,我去找一下有沒有能治療傷口的東西。」

「...」

「可惡,睡著了嗎?我這邊才更想睡呢...」傑瓦爾發著牢騷。

將自己沖洗一番後,傑瓦爾拿起拖把拖乾積水,期望在木地板上留下的水漬不會被發現,將口袋中的魔力計給放回櫃檯的玻璃櫃後,丟了一條毯子到少年身上,少年頭趴在桌上,雙手懸空,安穩的呼吸聲表示睡的安好,一旁立著有些破舊的重劍。

「這樣也能睡...你明天一定會落枕...」

結束完收拾工作,傑瓦爾走上了二樓,選了其中一個長椅,匹上毯子後,疲勞一擁而上,也許是使用過多魔力的後果,也或許是做了平常絕對不會做出的決定,失去意識前,腦海再次回憶起小時候父母常常告訴他的英雄故事。

「雖然沒有那麼帥氣,還有些邋遢...」

屋外仍下著大雨,少年在些許的滿意中露出笑容後沉沉睡去。

未完待續...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莫德鎮

Loading...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