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ydan
Aydan

https://vocus.cc/user/@aynoroom


*可以的話請搭配音樂觀看。

*本篇提到的人事物只在此成立,和現實人物沒有任何關聯。

『溱』回過神來,發現自己在鍵盤上的手指已經有好陣子沒有任何動作,查覺到視線裡的光芒變得昏暗,便抬起頭環顧四周,發現同事早已下班,燈也被關了一半。

「...」

「已經到這個時間了了嘛...」

擺在辦公室中央的電子時鐘顯示...

17:52 28°C 53%

「回去吧...」溱收拾好東西,拉開滑門。

不知道甚麼時候,人才會察覺到季節的變化,或許是發現洗澡水的溫度不再適合、或是離開辦公室後呼吸到室外的一絲冷意、或是腦袋像是被朦上一層霧,對平時接觸的事物感覺到陌生,甚至是沒來由地產生一股生疏感,感覺自己好像不再這世上一樣。

白日夢冒險王

如往常一樣,溱來到停了數年都不曾變換過位置的車前,從口袋裡拿出沒有任何飾品的車鑰匙,打開車門,待停滯在裡頭的空氣和外面稍微交換後,坐上了駕駛座...

「變冷了呢...」

一台藍色轎車離去後,停車場又回歸冷清,好像這裡從沒有發生過任何動靜一樣。

不善和其他人打交道的溱,又度過了一天平凡的日子,想起剛來這間公司時,同事因為新奇而湊過來想認識自己情景,也在同事在認識到自己是個對生活沒有太大激情、看到駭人的社會新聞後不會有一絲波瀾、婉拒了一切活動邀約後,便禮貌性的和自己保持距離,溱並沒有感覺到任何的不適,自從小學期間,發現這就是自己真正的樣子之後,捨棄了那種在與三五好友暢談的想像,也早就習慣人群在靠近自己,轉身離開的必然,而自己也樣沒有面容的路人一般,靜靜的,生活在社會上的一個角落...

https://www.abc.net.au/news/2019-05-21/shibuya-crossing-in-tokyo,-japan/11135744?nw=0

拐過公司外的第一個路口後,溱注意到了第一滴落在擋風玻璃邊緣上的水。

要說這樣的人有甚麼優點的話,那就是敏感到連自己都覺得有些困擾的洞察力了吧,不管是主管黑色西裝夾克上異樣的金髮,還是連同事自己都沒有注意到的,臉上新的細紋,又或是藏在字裡行間中,那曖昧不清的暗示和看似和藹,實際上充滿各種虛情假意的,多久都沒辦法看得慣的世面的寒暄,或許就是這樣,溱才會是這樣的性格。

https://www.pinterest.ca/pin/560346378635014621/?nic_v2=1a5QEPq1f

溱心理的世界的時間永遠是停留在,轉眼間天就要黑的前一刻,如同現在,一片寬廣陰沉的天空中,佈滿了遲遲不散的厚雲,而獨自一人行駛在碩大郊區道路上的他。

似乎在等待那能讓世界安靜下來的那一場,帶來鎮靜的驟雨...

「...」

https://www.pinterest.ca/pin/695313629947494267/?nic_v2=1a5QEPq1f

一路上溱不發一語,靜靜聽著落在地面的雨聲,心中的旋律如同這首琴曲一般,令人感覺到一種說不上來的孤單和寂寥感,裡頭蘊藏了自己十幾年來習慣獨居間的情感。

「...」

在看到幾百公尺外的綠燈號誌,溱把視線撇過街邊公車站的附近,並故意放慢車速。

「果然在嘛...」

一名穿著黑夾克的少女,不知為何地,雙眼無神的站在濕漉漉的人行道上,任由不長眼的雨滴落在白皙的臉頰上,或許是已經有點失溫,兩側臉頰都變得通紅起來,如果是旁人經過,或許不會注意到她腳踝上,刻意用深色長襪遮蓋的淤塊,和在每一個腳步間,左右飄動的頭髮,透露出被暴力對待,所產生的傷痕,以及混到其他顏色的白色大號T恤上的那些,怎麼洗也洗不掉的血跡,溱嘆了口氣,又注意到了新的傷痕。

「這次是脖子嘛...」車子在紅色燈號的指示下漸漸停下。

https://www.pinterest.ca/pin/740842207424385031/?nic_v2=1a5QEPq1f

待到行人都已經抵達道路另一端厚,少女才注意到已經可以通過,邁開因痛楚而顯得有些怪異的步伐,伸出的左腳直直踩進了因道路凹陷而積成的水坑裡,溱看著少女溼透的帆布鞋,再看到那已經不會為這種事情而有任何表情變化的少女,打從心裡湧出了一股煩悶感,這樣的感覺從來都和溱沒有關聯,溱嘆了口氣,雖然能夠大概推測少女的身上發生了什麼事情,但是就算將可能的事實告訴無能的警察,也只會為她招來更多不幸吧,這樣想著的溱默默地低下了頭,要是沒有發生接下來的這件事,或許溱和少女之間就會一直保持著這種,沒有任何接觸,在某一天就會消逝的關係吧...

少女伸出左手,順手摸過藍色漆身的引擎蓋,一道如同少女步伐的緩慢摩擦聲發出,溱迅速抬起了頭,發現自己正與少女四目相交,天啊,溱這麼想,因為自己從沒見過這樣的眼神,就好像何時從這個世界上離去,都好像沒所謂似的,只能用絕望形容。

「...!」

溱正想搖下車窗開口之際,後方不耐煩的駕駛按了幾下喇吧,溱注意到燈號已由紅轉綠,下意識的打了排檔,緩緩踩下油門後數秒,才發現到少女已經抵達對街,身影漸漸消失在佈滿雨滴的後照鏡上,溱對這股煩悶感感到前所未有的憎惡感,在抵達公寓前的一個路口拐了個彎,再次回到那個路口,不過,少女已經不在原地,驟雨也停了下來,溱憤怒的捶了一下方向盤,這股不知何處發洩的煩悶感令他少見的火大...

「可惡...」

「我到底在幹嘛...」

「這樣不就變成跟蹤了嘛...」

溱打消想要找到少女的主意,回到公寓後,打開有些老舊的鐵門,金屬因生鏽發出的響聲令溱更加煩燥,隨手一扔,公事包落在房間的地上,平時昏暗的室內在此時格外明顯,像是內心產生的陰暗一般,直到睡前,溱都沒有做任何事情,只是反覆地在想著,要是少女真的出了什麼事情,自己會有甚麼反應,會不會今天就是最後一面。

「...」

意識消失不久,腦袋仍持續運作,為苦惱數小時的溱,拼湊出一個夢境,那是自己在當下叫住少女,並詢問事發經過,最後給予其幫助,讓她脫離苦海的一個...

虛幻的夢...

這是在看到封面圖,以及音樂後,腦裡默默發生的一個故事。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1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