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ydan

https://vocus.cc/user/@aynoroom

5 . 各自精進


雖然學到了從不知曉的知識,但一想到這一切都與自己無關的艾雷,便鬱悶的揮動起了木棍,時不時也把劍給舉起來,為了熟悉重量,一次又一次的揮動讓艾雷滿頭大汗,稍作休息時聽到在不遠處的河邊的摩絲大叫著。

「將來每天都可以洗熱水澡啦。」將熱水往天空灑開懷大笑。

「像是感覺手掌間的熱氣一樣...」艾雷坐在地上也試圖感覺著。

「先將手掌合起來,再慢慢分開...摁,確實可以感覺到有股熱量在中間飄動。」

「但是在分開,熱氣就消散了...」感到無力的艾雷搔搔頭決定在揮幾下劍。

「艾雷,來練習吧。」走進的蘭迪雅說。

「喔喔,可以嗎?」

「想說伊諾有部分的性質是和我同屬,所以剛剛稍微請教一下。」蘭迪雅躍躍欲試。

兩人擺出架式,艾雷很自然的雙手持棍,左腳後右腳前,左手下右手上,而蘭迪雅則是右手持棍,左手就好像佩戴了一面小盾一樣,半舉著等著抵擋攻擊,當倒數結束的時候,蘭迪亞向前一小步,周圍的空氣出現了幾道半透明,而且其中帶有流動感覺的細長弧線,就像掛著數條透明絲帶舞動的人一樣,弧線出現在了施力的手腳,艾雷的木棍才剛舉過頭,蘭迪雅則已經繞到了側邊。

「接招...」蘭迪雅揮出的一擊,力量不同先前,將艾雷擊飛了半步。

迅速收起木棍的蘭迪雅驚訝,連忙將艾雷給扶起來。

「抱歉,我沒想到力道會這麼大。」

「...有點痛,讓我休息一下。」喘不過氣的艾雷躺在地板。

「我去找莉茲姐來,看起來不太妙。」

蘭迪亞的腳邊再次出現弧線,一蹬便快速消失在了眼前,一地的沙塵濺滿了艾雷。

「...咳咳。」

躺在地上的艾雷,看著天空,此時可以確實感覺到側腹的痛楚,呼吸稍微緩了下來,艾雷閉上眼睛,再次試著感覺,不過並不向莉茲說的熱量,艾雷這次感覺到的是類似波動的感覺,就像在湖中投入一顆石頭後產生的漣漪,受傷的側腹就像是露出湖面的異物,阻擋著漣漪的前進,同時也反射另一道漣漪回來,由此可以更加清楚異物的位置,一道一道,以心臟為中心發出的波動,漣漪在身體裡來回擺動,艾雷將精神集中在漣漪受到阻擋的地方,此時經過附近的漣漪變得更加強大,好像試著再突破異物的感覺,此時身體的漣漪全都向著異物所在的地方打去,艾雷張開眼睛,本來可以感覺到的漣漪,現在已經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側腹的痛楚已經消失,蘭迪雅和莉茲正往艾雷的方向跑過來。


「艾雷,狀況怎麼樣。」有些驚慌失色的莉茲跪在地上看著艾雷的樣子。

「...」眼眶稍微發紅的蘭迪亞在一旁。

「莉茲姐,剛剛我感覺到了...」

「如果不舒服的話就先不要勉強說話。」莉茲拿出發著淡黃光芒的藥水。

「有點像是水波的東西。」艾雷將身體立了起來。

有些懵的兩人,看著好像沒發生過任何事情的艾雷說著。

「不過剛剛的那一擊,還真是強力呢,我整個人都飛出去了...」

「本膽...」因些許哭聲而棒讀的蘭迪雅笑了出來。

「剛剛躺著的時候,從心臟發出的感覺,好像波紋一樣,然後漣漪撞擊著被擊中的地方,之後愈來愈強烈,然後就沒事了。」艾雷露出不可思議的表情。

莉茲看著破損的麻衣,底下沒有傷痕的痕跡,思考了起來。

「蘭迪雅妹妹,妳對旁邊的那棵樹在揮一次試試看。」

「嘿。」覺得罪惡感深厚的蘭迪亞這次連弧線都使不出來。

「蘭迪雅,為了瞭解艾雷的傷勢,我必須請你認真點。」莉茲也些發怒。

「嘛,反正我都沒事了,就放手去做吧,蘭迪雅。」

「嗯嗯。」蘭迪亞微微臉紅。

隨後,蘭迪雅再次擺出架式。

「喔,跟聖徒一樣呢,耳濡目染的結果嗎...動作也很自然。」一旁的莉茲說道。

幾條半透明的弧線再次出現,其中有些甚至交疊了起來,變成了螺旋,碰的一聲,這次揮出的一擊更勝於上一次,樹葉一時間像是下雨般落了下來,而樹幹上出現了一處凹痕,木棍則在揮擊之後碎掉,只剩下手握的地方,一旁的兩人看的目瞪口呆。

「還好這一擊是打在樹上...」冒出冷汗的艾雷,

*為求流暢感,空氣一詞將會以風來替代。

「利用水可以壓縮的特性,和風作結合,使得動作更快之外也更加具有力量,看來我找到一群天才小孩了。」莉茲的眼睛閃閃發光。

後來,蘭迪雅說道,再起初試著讓魔力經由自己帶有的性質而具現出來的時,伊諾建議自己把手給放進水中,之後開始擺弄,感覺在指尖看不見的水流,一開始有些感覺之後,變靈機一動,將沾濕的那隻手伸出來,在空中揮動,之後只要專心就能感覺到風隨著指尖而動了,而壓縮的部分則是不經意做出來的。

「嗯嗯,非常不錯的開端,但是記得不要往人的身上揮去...」

蘭迪雅害羞地低下頭。

「之後,或許你可以試著靜止不動,看能不能從感覺到操縱一部分的氣流。」

莉茲給出建議。

「然後艾雷,可以的話你在試著感受你所說的水波和漣漪。」

隨後莉茲便走回院裡,邊想著下一堂課的內容。

傍晚,考斯在樹下醒來時,發現身體周遭的草地,已經變成矮叢,開心地跑回院裡,期間看到發射火球趕著牛羊的摩絲,和經過坐在樹下一動也不動的蘭迪雅時,感覺到有風吹動,伊諾則是將一塊一塊的冰立在窗邊,晚餐時,吹進來的風帶有一點涼意,讓大家十分舒服,大家搶著分享自己今天的成果,院長看著看著也跟著笑了。

飯後莉茲提醒,魔力若是使用的過多,會導致身體虛弱,所以在進行各式各樣的嘗試時,要隨時留意自己的狀況,當晚,每個人都睡得很沉。


https://matters.news/@Aydanlord/4-%E8%87%89%E7%B4%85-%E9%AD%94%E6%B3%95%E8%AA%B2%E7%A8%8B-bafyreieptevoxxhqipscegurlhhgephnutcgdrbq63f6xvybb46sqmsssy

白光隨即開始代替所有色彩,開始照亮這片大地上的一切,艾雷結束了回想,望下窗外的草原,看到一隻火紅的史萊姆在草地上跳躍著,所經之處都留下了些許燒焦的痕跡,摩絲則在後方焦急的追趕著,稍微笑出聲的艾雷讓蘭迪雅也醒來湊過來看,過近的距離讓艾雷有些心跳加快,蘭迪雅則摀著嘴笑了出來。

晨間一樣是工作的時間,發現了能讓植物茂盛的考斯也在這段時間內進行了各式各樣的測試,除了讓作物更加健康外,也讓其生長的速度變快,目前的產量甚至還讓院長考慮要不要賣到鄰近的卡里爾鎮去,莉茲在發現史萊姆會靠近魔力比較濃厚的地方之後,就開始利用白天不會消失的紅色史萊姆來幫她趕牛羊,蘭迪雅則是能夠在身體周圍的風照著自己的意思流動,而伊諾成功的將一杯水給慢慢結成天鵝形狀的冰。

「明天,雷昂會來一趟喔。」昨晚晚餐後的莉茲向艾雷說道。

午後在修道院等待的艾雷開始想著要和雷昂分享的事情,而開始有點期待,並和蘭迪雅在院後練習著,大約在魔力鐘照向三點的時候,雷昂騎著白馬抵達了修道院,搭配金色線條的白色甲胃,凸顯了著裝者的高大,院長先是和開心迎接他到來的隨後一陣寒暄,雷昂則誇獎到田裡的情況比起當年來說進步許多,隨後走到了院所後方。

在之後持續在田中練習體力以及感覺體內中波動感覺的艾雷,開始能讓那股波動送出體外,兩人拿著木棍僵直著,蘭迪雅的速度還是比較快,但是艾雷也不差,見到此景的雷昂安靜的在玄關看著,兩人隨後又退後,拉開了一些距離,接著再次上前時,還是蘭迪亞搶先了,在擊中艾雷之前停了下來,緊跟其後壓縮的風則打在艾雷身上,艾雷稍微搖動。

「喔,不錯的應用嘛,小姑娘。」雷昂點頭道。

「欸。」艾雷轉頭。

「呦,過的還好嗎,艾雷。」雷昂舉起一隻手打招呼。

之後三人坐在樹下,蘭迪雅操控著附近的風,讓在室外的幾人不致於感到悶熱,雷昂說道,自從莫德鎮的聖樹消失之後,一旁的多森之地開始有些獸人出沒,目前莫德鎮大部分的居民都被送到鄰近的村落,鎮裡待命的聖徒數量則是增加許多。

「你們有聽過魔物線嗎?」

兩人搖頭。

「魔物線就是紀錄魔物出沒最大範圍的警戒線,莫德鎮是因為聖樹的關係,所以本來在範圍之內的小鎮才能不受到侵襲,而在各地幾處的聖樹消失之後...」

「魔物則會開始侵占人類的居所是嗎?」

「聰明,艾雷,目前修道院北方的拉尼德洛斯已經目擊到許多哥布林出沒。」

「就是那種矮小又狡詐的魔物是吧。」

「妳有見過嗎?」

「小時候在蘭費爾坎時,從遠處的死亡森林跑來的。」

「那接下來要說的就容易了。」

雷昂說到,近期他會常來修道院,順便偵查修道院以北的魔物線近況,魔物線的範圍擴大是不可避免的,就怕會侵害到修道院,以及城鎮卡里爾,卡里爾鎮雖然規模不大,但卻是連接大陸東西部的重要城鎮,如果一被魔物佔領,將會造成嚴重的後果,同時也說道自己也能夠在滯留附近的期間,儘量傳授自己一些技巧,以免魔物在不經意間入侵修道院時,有一定的能力能夠抵抗。

未完待續......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4 . 臉紅、魔法課程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