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ydan

https://vocus.cc/user/@aynoroom

魔物祭典

發布於

http://www.nipic.com/show/3454491.html

隨著又一批的魔物倒下,迴盪在競技場的歡呼聲更加的高漲,魔法散去後所化成的魔力分子與揚起的沙塵相互交纏,如銀粉般在空氣中持續迴盪,環繞在周邊的元素使們各自使用自身魔力,抑制漫天的沙塵外,也同時緩解魔物聚集帶來的『腐化』現象。

「各位還喜歡這次祭典的戰鬥節目嘛!」

主持人拉著固定在競技場頂端的繩索,在觀眾席上盡情來回擺盪。

「喜歡!!!」人山人海的群眾歡聲雷動的叫喊著。

「雖然依依不捨,但接下來我們的戰鬥節目要進入最後的高潮拉!」

主持人手持帶有結合屬魔力的道具,在競技場內大肆呼喊,煽動情緒。

「喔!喔!喔!喔!喔!喔!」觀眾放聲歡呼。

「那就讓我們歡迎.....」此時樂隊開始演奏悲壯的交響樂。

「曾經目睹村莊在異端之手下化做火海...」

「來了嗎...」

坐在特別席原本撐著下巴幾乎要睡著的王國戰士長,人稱王國之矛的『達赫納』露出期待的笑容,周圍的空氣也在他情緒持續的高漲中變得火熱,觀眾紛紛睜大眼睛。

「於修道院精進劍技,卻不料再次被襲擊的魔物壞事...」

「等等...這個介紹!」烏米爾*露出糟糕的表情。

*上個章節出現的人物,擅長魔法的解析及鑑定,為主教底下魔導研究團的一份子。

「自己日夕相處的同伴身受重傷,大批魔物步步接近...」

主教!要制止他的介紹!」烏米爾將手伸進束在腰間的道具包。

「居然捨身留在原地,獨自面對食人魔!」

「無仿,等到結束再問責就好,別壞了民眾的心情。」

一旁雖白髮蒼蒼,但仍具萬分威嚴的老者靜靜坐著,似乎對發生這種程度的意外不以為意,不過一旁的烏米爾卻早已咬緊牙根,恨不得直接把主持人手上的擴音道具擊落。

「這種行為簡直就是『英雄!』...」

「『英雄!』『英雄!』『英雄!』」觀眾大聲的複誦著高昂的字詞。

「前陣子的魔霧事件,謠傳就是終結在他的手上...」

「喔!喔!喔!喔!喔!喔!」觀眾發出長長的驚呼聲。

「嗯...?」戰士長達赫納注意到了異樣。

「長年在蘭費爾坎修練的他今天終於回到了王都...」

「............」觀眾屏息以待。

「究竟一人斬殺五匹巨魔的傳說是否能再次重演呢?」

「讓我們歡迎...」樂隊吹起延長的間奏。

「光輝之力!艾雷!!!!!!」

頓時競技場內的氣氛引爆,搭配著魔法華麗出場的艾雷在火焰寒氣的迸發中現身。

「而他的對手是...」主持人大手一揮,關有魔物的鐵轎門順勢開放。

「喔喔...居然是...」主持人興奮的說。

https://www.pinterest.ca/pin/487866572113194113/
「從荒蕪之地外來的地獄犬啊!」

「...」人群中開始傳來不安的聲音。

「為什麼魔物祭典有那種東西?!」烏米爾不敢置信地看著只在書上見過的魔物。

「甚麼...」戰士長站起身子。

「看哪,那嘗遍萬物鮮血的尖銳獠牙啊!」

「嗯?」正離開競技場的奧爾多注意到不正常的積雲。

「礙事的妳們就先離開吧。」

主持人一聲令下,各個待命在場中的元素使們紛紛騰空浮起,接著被扔向觀眾席。

「...」主教默默看著事情繼續發展。

「那就有請我們的主角...」

張著血盆大口的魔物舉起手裡的鍊鎚,一瞬間就消失在了原地,出現在艾雷眼前,但艾雷可不是省油的燈,熟稔的用劍身格擋掉來勢洶洶的衝擊,並向一旁翻滾,激鬥的旋律揚起,原先稍有不安觀眾,在武器的鏗鏘聲響全場後轉憂為喜,躁動了起來。

「先砍它的腳!」

「瞄準他的眼睛!」

「快閃開啊!」

興奮的觀眾紛紛站起身子,爭相對在競技場中奮戰的艾雷叫喊著。


「攻擊方式!」艾雷的耳邊迴盪起戰士長親自傳授的經驗。

「聽好了,每一頭魔物都有自己的攻擊方式。」戰士長對著跌坐在地的艾雷說。

「攻擊方式?」艾雷歪頭。

「或許是先發動衝刺、或許是先抬手攻擊...」

「...」艾雷不知所云。

蹦的一聲,艾雷的肚子被重重的踹中,直到撞到一旁的樹樁才停了下來。

「咳阿...」艾雷痛苦的咳出。

「剛才踹中你的是哪一隻腳?」戰士長面容嚴肅走向艾雷。

「...」艾雷辛苦的喘氣。

「不准用猜的,在看清楚之前就好好的挨打吧。」戰士長再次抬腳。

「右!先用左腳做出假動作,但實際踢出的是右腳!」艾雷上氣不接下氣的說。

「非常好!」戰士長露出笑容


「先發起衝刺在用右手的鍊鎚攻擊...」艾雷默唸著。

競技場中央的艾雷熬過了最危險的第一擊,地獄犬伸出利爪插進地面以緩解衝勁,隨後腳重踏場邊的內牆,再次發起突擊,不過對艾雷並不起作用,艾雷靈巧地向反方向翻滾,地獄犬笨拙地撲了個空,在地上不斷翻滾,見到彷彿把魔物當成小狗逗弄的觀眾發出了如雷灌頂的歡呼聲,烏米爾則為此捏了一把冷汗


「反擊!」戰士長緩緩做出攻擊的動作。

「...」遍體鱗傷,仍不知對方想要表達什麼的艾雷佇立在原地。

「真是的,怎麼跟雷昂一個樣,總是不懂得我肢體中的意思呢!」戰士長抱怨著。

「(應該沒任何人能瞭解吧...)」艾雷暗自吐槽。

「算了,實際體驗過一次就知道了。」戰士長嘆了口氣。

聽到這句話,總是被單方面毆打的艾雷下意識地擺出防禦的動作,將大劍架在面前

「反應挺快的嘛,但這次不是...」戰士長說道。

隨後戰士長拿過艾雷手中的大劍,緩緩地向前劈砍,艾雷則自然地閃過。

「當掌握了對方的攻擊模式後...」

「就是反擊的時候了!」

「喔!」艾雷眼裡閃過期待的光芒。

「是要迴避至對方身體的內側還是外側,這個依當下的需求決定。」

艾雷在次擺出不知所云的表情。


緊接著,相較於低等魔物單純的機械式舉動,地獄犬放棄了突襲式的襲擊,轉為短距離的應戰,蹦的一聲,鍊鎚砸碎了地面,面對總是攻擊不中的對手,地獄犬更顯得憤怒,發出了低吼,艾雷翻滾至對方手執武器的側邊,也就是身體的外側

「舉刀斬!」艾雷喊道。

背向地獄犬的艾雷握緊手中的大劍,將身體的迴旋轉換成向上的衝力,劍鋒以急高的速度劃開空氣,唰!的一聲,劍尖由向地轉至對空,刀光留下的劍影完美的在空中留下了一條半月形的軌跡,艾雷利用著大劍上殘留的慣性,躍至一旁,清脆的喀擦聲傳出,包裹在地獄犬身上的鎧甲與系著鐵鎚的鎖鏈被應聲斬斷,接連掉落在地。

「吼吼吼吼吼...」地獄犬發出陣陣低吼聲。

「各位觀眾,現在才是它掙脫束縛的時候!」主持人喊道。

從地獄犬身上流下來的鮮血漸漸被內而外,從體表散出的高溫給燒盡,方才被大劍砍中的傷口中流露出岩漿般的液體,主持人輕輕動了下手指,像什麼枷鎖被解放一般,地獄犬先是無力地跌向一旁,在以四肢立起身子,脹大的肺部開始冒出焰紅的光芒,不詳的氣息令觀眾席鴉雀無聲,兩顆相貌猙獰的頭顱自脖頸中竄出,口咬烈焰...

https://read01.com/6BjGL0a.html#.X_mAb-gzZEY

未完待續...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治療

3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