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ydan

預備 x 碎寒 x 負傷

發布於

前情提要

得知名為『迦巍』的男子令人驚愕的真相後,傑瓦爾仍極力邀請此人加入,不過由於出生地的關係,迦巍決定留在自己魔法能夠發揮最大效用的集合地,並婉拒兩人的邀約,不過若是有其他應試者有途經此地,自己則可以代為傳話。

離開前艾登似乎又聽到新一批魔物的前來的動靜,傑瓦爾告訴艾登不需要擔心,畢竟如果真的遇上敵不過的敵人,他也有辦法能建出沙之堡壘,僵持到魔物自行離開。

同時間的山洞裡,嘎鑼左思右想後還是決定要對眼前熟睡的女孩下手,不過就在出手的那一刻,艾登的重劍突然傾倒,發出的聲響讓嘎鑼停下動作,內容中得知,嘎鑼在進行鬼化後,身體似乎會產生多種的副作用,究竟她的真實身分是甚麼?一陣天旋地轉以及無止境的貧弱感湧出後,嘎鑼索性倒向一旁,並逐漸失去意識昏睡過去。

沿途回到山洞底下的兩人決定節省時間,繼續往西邊的森林趕路,越過一處植被較為貧乏、缺少生機的一片林子後,穿過灌木,看見了眼前大批沉睡中的獸人,這時一位自稱『強盜』的男子不顧危險,瞬間掏出一枚匕首投向獸人後躲至樹梢,用更多的匕首來喚醒獸人,並要求兩人交出試驗的戰果,傑瓦爾讓艾登保持鎮定,握緊長槍,面對從正面襲來的獸人,一陣仔細觀察及迴避,接上一記側劈,傑瓦爾露出自信笑容。


回到試驗開始當天,披著斗篷的少年躲在林間的暗處,和樹木的陰影融為一體,那並不是利用風魔法纏繞身軀來隱蔽自己的招式,而是長年處在龍蛇混砸、幽暗惡臭的惡劣環境裡培養出來的,理所當然的生存能力,他持續在森林中靜靜觀察著各種動靜。

大批魔物進入森林後,應試者們紛紛在森林中尋找能夠躲藏的地方,有些主動仗著自己在家鄉除掉一兩匹哥布林或獸人的應試者,意氣風發的主動尋找起魔物,不過他們很快就了解到魔物集結的速度有多麼得快,而了解也無濟於事,畢竟很快就會被趕來的魔物給用匕首切開、鈍器砸碎,就算個體能力在怎麼高於魔物,在壓倒性的數量面前,就如同被螞蟻團團包圍,慢慢放棄抵抗而死的蚱蜢一般,簡簡單單丟掉了小命。

匹著斗篷的少年就算看到即將慘死在魔物手下的應試者,也仍不為所動,就好像是見多了這種弱肉強食的場景般,呼吸絲毫不會因此變得混亂,表情也沒有任何改變,來到森林邊緣,少年看到了被攔腰截斷的大樹以及遍布的血跡,充滿在四周的灌木及草地上,瞥見巨大的食人巨蜥仍在森林四周徘徊,而想要逃離試驗的應試者,最後也只是在距離森林外不遠的草原裡留下大片的血跡,少年打消了離開的念頭,返回森林。

https://www.pinterest.ca/pin/4362930876490529/?nic_v2=1a5QEPq1f

注意到大批的獸人群聚後,少年看準機會,從眾多綁在腰上的小掛袋中挑出其一,用樹葉杓起帶有些許磷光的白色粉末,倒入一旁清澈的水源中,粉末快速溶解至其中。經過此地停下來啜飲的鹿在喝下幾口湖水後,四肢變的癱軟無力,倒在了湖邊,獸人當然會不放過從天上掉下來的獵物,而少年的陷阱至此就架設完畢,自知自己並不適合和魔物正面應戰的他,充滿耐心的待在附近,等待其他不幸落網的應試者。


傑瓦爾轉身迴避了獸人的揮擊,快速轉曳長槍,用左手輕握槍身,向外劃出一個半圓形,並跳開身子,發出淡淡淺藍色光芒的槍尖曳動獸人鮮血表面上,冒出了一層薄薄的冰霜,隨後鮮血結凍,變成略帶淡紅的淺藍色碎冰,傑瓦爾運槍至右手,稍加施力一震,碎冰掉落,找回身體重心的獸人轉回身子,發出激昂的吼叫,再次衝了過來。

傑瓦爾在次提前判斷出鈍器揮動的軌跡,右腳一蹬,竄至獸人右方,在鈍器即將揮下之前,由下往上,提前用槍尖在獸人的右胸留下一條細長的傷口,艾登佇在後方,想起要替傑瓦爾掩護,並舉起十字弩,瞄準著,傑瓦爾露出自信的笑容,嘴裡唸道。

「碎寒蔓延...」

獸人的動作維持再把鈍器敲入地面的姿勢,剛才被傑瓦爾劃開的後背及右胸,雖然以魔物來說這完全是不足掛齒的小傷,不過此時似乎有些異狀,狹長帶血的傷口漸漸改變了顏色,冰霜和鮮血混合出冰冷的淡紫色,從表面能看到肉人傷口邊的血管漸漸浮現,並顯現出和長槍相同色彩的淡藍,持續向身體內部蔓延,形成了一張冒出寒氣的淡藍色往,獸人的傷口雖然停止出血,不過附近的肌肉被悉數凍結,無法自由行動。

「還不錯嘛...」斗篷少年躲在暗處觀看。

「艾登,你準備好了嗎?其他獸人要來了...」傑瓦爾同時確認著魔力的消耗。

「嗯...只要牽制攻擊就好了吧。」艾登吞了口口水,架起十字弩。

獸人把鈍器給換至左手,因為右臂的行動已被凍傷給限制,但在用另一隻手舉起鈍器前後因為背後的凍傷而被限制,再獸人緩慢地準備之前,傑瓦爾已經來到了獸人身後並用長槍劃傷了獸人的兩隻小腿,寒冰在次蔓延,受人控制不了完全僵硬的肌肉,原地倒在了地上,頭部仍劇烈扭動,似乎是想要掙脫凍傷帶來的限制,艾登跟上前。

前方又有兩匹獸人湧上,傑瓦爾善用長槍的長度優勢,再進入到獸人的攻擊範圍之前就刺出一擊,被刺中的獸人稍微停下腳步,一旁的獸人靠近,準備揮出重重一棒。

(咻...)

艾登射出的短箭成功命中獸人的舉起的內手臂,噗哧一聲,箭頭扎進其中,發出令人有些不快的黏稠聲響,傑瓦爾趁機,轉曳長槍,在獸人的腋下到腹部劃出一道傷痕。

「碎寒蔓延...」傑瓦爾在次使用魔力。

長槍尖端的淡藍色光芒藉著與魔物傷口的接觸,得以發揮特性,血液中三角狀的水分子被解構,重組成四角狀的硬質冰晶,寒冰藉著魔物的血管蔓延,擴大至周邊部位,被傑瓦爾的長槍刺重的魔物都受到各種程度不一的行動剝奪,傑瓦爾急著趕在魔物體內的寒冰溶解之前就結束戰鬥,但是眼前一匹一匹甦醒的獸人似乎並不同意。

「做得好,艾登,繼續支援我...」

「一定要趕在我的冰晶溶解之前結束戰鬥。」

「嗯...」艾登附和。

傑瓦爾掏出藏在護甲背後的小水袋,朝著團團逼近的獸人丟去,艾登則是補上早應射出的短箭,在那些被剝奪行動的獸人的腳後跟上,想著此舉至少能夠讓那些獸人暫時無法戰鬥,但內心其實是還沒決定下殺手,傑瓦爾持續傳送魔力至手上的數個水袋。

(啪...啪...啪...)

扔出的三個水袋擊中獸人的側臉,內含的清水撒出,獸人因此稍微停下動作,短暫觀察覺得不過是普通的清水之後,便繼續前進,傑瓦爾深呼吸,集中精神在那些飄散在空氣的水滴中,水滴像是互相牽起手來形成一道道小水流,水流沾附在獸人體表,隨著傑瓦爾在度念道,水流便自發性的膨脹起來,結出彼此相連的放射狀細長冰柱。

https://www.pinterest.ca/pin/308778118180192907/?nic_v2=1a5QEPq1f
「碎寒編網...」

冰柱阻擋了一部份獸人的進攻,傑瓦爾朝向那些單獨的獸人發起攻擊,艾登完美的牽制住獸人每一次的揮棒,一旁不能自由行動的獸人已經增加至十七匹,而眼前還有將近二十多匹的獸人正在緩緩逼近,斗篷少年在陰暗處再次對兩個人喊話。

「不趕快告訴我你們戰果位置的話...」

「那位寒冰老兄的冰柱就快要融化了喔...」頑劣的語氣中帶有一絲威脅。

「不是告訴過你了嗎?我們到現在都沒有主動去狩獵魔物...」艾登大聲回應著。

少年仔細觀察兩人的戰鬥方式後,才突然發現到眼前的人說的並不是謊話,雖然對魔物造成傷害,但絕非是致命傷,意識到自己所設下的陷阱掉入了錯誤的獵物後,理性的放棄了整個計畫,準備在次轉移,掠奪其他應試者的戰果,臨走之前,看見兩人仍以不傷及魔物性命的方式戰鬥著,這在自己的眼裡是如此的狂妄,吐出了幾聲厭惡的氣息,把手伸進斗篷裡,快速扔出幾把匕首,匕首命中僵直中獸人的腦門,艾登注意到少年的協助,有些改觀,不過在傑瓦爾眼前的獸人仍時刻威脅著兩人,艾登轉回頭繼續面對,為了保持自身安全,傑瓦爾仍維持使用中距離的戰鬥風格。

「我居然也會挑錯人下手...切切切。」每個吐氣間都穿插著一把擲出的匕首。

「艾登,那傢伙走了是吧...」傑瓦爾的動作開始出現瑕疵,差點被擊中。

「嗯...後面有些獸人...」

「不用說,那我也有注意到...看來那小子也不完全是個渾蛋呢...」

「...」艾登不了解那位少年舉動的意義。

「比起想東想西,你也來前面幫我分散一些注意入如何阿...」傑瓦爾喘著粗氣。

「這樣下去我的魔力可能會先用盡...」汗水在臉頰滑落前就變成了冰晶。

「...嗯。」艾登和傑瓦爾背靠背比肩面對,獸人發出威嚇的吼叫後衝了上來。

「碎寒地刺...」

太陽緩緩落下,森林裡的光線越來越昏暗,艾登閉上被鈍器擦中側臉的眼睛,傑瓦爾就沒那麼幸運,除了魔力近乎枯竭之外,左大腿外側正頂著一大塊腫包,兩人互相攙扶,原路返回山洞,在看到昨天採摘漿果的樹叢之後便鬆了口氣,所幸回程沒有在遭遇其他魔物,為了防止獸人追上,兩人一路迂迴地進行游擊戰,傑瓦爾不時在暗處的地面結出冰刺,懸殊的戰力差下,能只受到這種程度的傷已經算是不幸中的大幸。

https://www.pinterest.ca/pin/82472236915956412/?nic_v2=1a5QEPq1f

「傑瓦爾你看,是昨天的漿果叢...」

「...」傑瓦爾沉默著。

「睡著了嗎...放心,已經快到了...」

艾登撿起落在地上的長槍,還隱約能感受到傑瓦爾魔力中蘊藏的寒氣,千辛萬苦終於重回山洞,艾登看見了從裡頭透出來的陣陣火光,緊繃感頓時離去,艾登向上呼喊。

「嘎鑼...我們回來了...」

「...」上面沒有回應。

「嘎鑼...妳在嗎?」艾登有些擔心。

一位少女從崖邊探出頭,好奇的看著眼前傷痕累累的兩人。

「(是這三個人救了我的嗎...)」少女心想。

「那...那個,山洞裡另一位少女,是叫嘎鑼是吧,她現在還昏睡著。」

「(是那個受傷的少女嗎?)可以的話可以拜託妳到山洞裡接一些水倒下來嗎?」

「請等我一下...」少女轉頭走進山洞。

「...嗯?到了嗎?」傑瓦爾醒來,語氣中能感覺到他的疲勞。

「這些夠嗎?」少女用自己的布質圍裙接了水,泉水慢慢留下山壁。

「能再多一點的話就幫大忙了。」艾登有些難為情。

「沒問題...」少女似乎並不在意。

「...」艾登默默看向傑瓦爾。

「不造出階梯的話就有可能被魔狼給吃掉吧,真是會使喚人...」

「長槍就先丟在這裡吧,要是等下沒有力氣再下來...」

傑瓦爾在山壁上結出一階一階的冰晶階梯,艾登背上再次陷入沉睡的傑瓦爾,咬緊牙根回到了山洞,此時的大腿已經虛弱的不受控制的顫抖,看見營火邊準備好的烤魚。

「傑瓦爾你不起來的話我就要把你的分給吃掉了喔...」艾登勉強的開了玩笑。

未完待續...

邀請 x 暈眩 x 陷阱

發布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