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ydan

https://vocus.cc/user/@aynoroom

討伐 x 地坼 x 猛鴞

發布於

  • 前情提要

場景回到多年前,仍憧憬著英雄故事的小男孩傑瓦爾,再與森林中相似的雨夜裡,上演勇者打敗魔王與拯救公主的故事,年紀尚幼的他沉醉於父母親訴說的各種軼聞中,此時的他還是一位活潑開朗的小孩,直到父母所隸屬的遠征隊所發生的一次意外。

遭受魔物埋伏的遠征隊瀕臨全滅,而身處前線的傑瓦爾父母為了創造能讓其他人逃脫的機會,決定把自己當作棄子,誘導魔物群離開隊伍,最後遠征隊在戴德及烏拉的全力血戰下,僥倖地回到了莫德鎮,而遲遲等不到父母歸來的傑瓦爾,冒雨闖入公會後只看見了一片地獄般的景色,剛從死裡逃生的冒險者各個頂著絕望的愁容,喪失四肢的傷者不在其數,原本光鮮亮麗的幻想也在血淋淋的事實前就此消失殆盡,為了傳達父母壯烈犧牲,戴德強迫眼前的男孩接受了事實,烏拉也在死傷慘重的事件後放棄冒險者的身分。

自艾登用盡全力倒下後,吞下了少女的魔物也準備對艾登伸出魔爪,期間不斷在地面狼狽前行的傑瓦爾,雖然了解這麼做只是讓自己更靠近死亡,不過艾登的勇敢行為,確實讓傑瓦爾在次回想起早就視為笑話的童年夢想,正在巨蜥張開巨口時,傑瓦爾伸手阻擋在其面前,無情的將巨口闔上,視死如歸的傑瓦爾利用遍布的鮮血,釋放出超越極限的魔力,四周颳起宛如暴風雪般的寒氣,而隨著少年口中的最後一句話,被奪取溫度的巨蜥活活凍結成冰雕,少年的肉體則遭到反嗜,化為冰晶消失在了原地。

意識潰散之際,傑瓦爾在次見到了已逝的父母,雖然對自己的孩子感到自豪,但還是免不了苦澀,而在三人一同朝向未知的彼方前去時,回頭告訴了艾登要好好活下去。

*在這邊補充了一些細節。

https://news.gamme.com.tw/1591625


隨著破曉的到來,早在前一晚就駐紮在草原上,由近百人所組成的的遠征隊已蓄勢待發,朝著森林的方向列隊,雖然隊伍的領頭是矮小的矮人,不過他那經過無數鍛鍊而成的壯碩身影,以及手持巨形戰錘所散發的魄力,實則為場不安的冒險者們帶來無限的安全感,襯托著虎背熊腰,使用隕石中富含的稀有金屬所打造的,反射出深沉紫光的隕鐵戰甲,則代表了此人是在這片大陸上遠近馳名的冒險者,戴德闔上眼睛,為即將到來的戰鬥準備。

「(艾登、傑瓦爾,你們要沒事阿...)」

「(遠征隊很快就會到了...)」

https://kazemai.github.io/fgo-vz/svtData.html?no=28

此時遠征隊視線的盡頭,另一位隕鐵級的冒險者正策著一批體型約比普通戰馬還大上一倍的漆黑神駒,踏著渾厚有力但又富含技巧的步伐,使在其身後的食人巨蜥隨自己所意前行,沃拉沃伸出經年觸摸火藥而稍被染黑的手指壓低帽緣,準備進行最後的衝刺,隨著沃拉沃壓低身子,黑馬的速度也快到使人看不清其腳步,如一陣狂風般,衝過了戴德的身邊,而戴德也看見了緊追其後,揚起漫天沙塵來勢洶洶的食人巨蜥群。

https://www.pinterest.ca/pin/206602701644404017/?nic_v2=1a5QEPq1f

「總共三頭,拜託了,戴德。」沃拉沃在經過戴德的瞬間回報。

「包在我身上。」戴德以絕佳的自信回應。

戴德聚精會神,開始凝聚起龐大的魔力,四周的土石也因此舉浮起,再次睜眼,戴德舉起戰錘朝前方的地面敲去,數秒後,一旁的冒險者為沒發生任何事情感到詫異,不過這樣的反應戴德已經屢見不鮮,隨著大量魔力聚集在所掌心發出的褐色光芒被注入戰錘,在被灌入地底,竄動於岩盤中的巨大力量開始匯集,戴德露出了藏在厚重落腮鬍下的牙齒,發出粗獷的笑聲。

「哈哈哈...今天的狀況絕佳!」戴德仍保持著姿態。

「戴德會長...怎麼...什麼事都沒發生?」其中一位金級冒險者發出疑問。

「好好看著...」戴德回應。

「我勸你們趕緊壓低身子。」下馬後的沃拉沃重回隊伍,雙手扶地靜靜等待。

數名聽勸的冒險者跟著沃拉沃做出相同動作,冒險者藉由觸地感覺到了巨蜥粗暴踏地所傳來的震動,不過也有些冒險者仍不願低下身子,不耐煩地等著進攻號令。

「這個是...!」金級冒險者發出驚呼。

「你也感覺到了吧...那竄動在地表下,遠超過巨蜥腳步...」沃拉沃回應。

「足以將大地撕裂的狂暴力量。」

「...」冒險者吞了口口水。

「夆坤.地坼!」戴德大喊。
https://m.ltn.com.tw/news/world/breakingnews/1088556

如然間,隨著一股來自地底,足以讓在場所有人短暫失聰的通天巨響傳出,遠征隊腳踏的地面猶如在暴風雨中險遭驚滔駭浪吞噬的孤舟般,無情的遭到一波波的劇烈震動給擺弄著,那些不聽勸的冒險者早已各個東倒西歪,一道撕裂大地的衝擊波直直衝向了來勢洶洶的巨蜥,而在衝擊波的後方則是出現了一道深不見底的鴻溝。

衝擊波撞上其中一頭巨蜥後,狂暴的力量開始在其身體內四處爆走,碩大的心臟被衝破、全身上下的血管也受不住劇烈的震盪,悉數爆裂,模糊的血肉自堅硬的鱗甲內迸出,巨蜥停下了腳步,倒向一旁,戴德的強烈攻擊就這樣討伐了一頭,而一旁其餘巨蜥的鱗甲則在餘震的強行破防下冒出裂痕,體驗過如天災一般的金級冒險者,不敢置信的瞪著雙眼,止不住顫抖驚呼道。

「這就是隕鐵級冒險者的實力...」

飄盪在空氣中的沙塵漸漸散去,被擊倒的巨蜥與冒險者站起,戴德挺出胸膛,並以戰錘遁地,再次用能讓人失聰的巨吼,向遠征隊發出進攻號令。

「路已經開好了!衝阿,渾小子們!」

傳令兵吹響號角,受到激勵,各個情緒激昂冒險者們也紛紛舉起武器,一邊發出高亢的吼聲,一面向前進攻。

「小子,記得跟上。」

沃拉沃對金級冒險者發出提醒,跳上了從後方飛奔而來的黑馬,再次衝往前線,而在森林中的魔物群也在察覺到從林邊離開的巨蜥後,鳥獸散般,從各個地方闖出。

「戴德,巨蜥就拜託你了。」沃拉沃從戴德身旁一閃而過。

「喔,包在我身上。」戴德回應。

渾厚的魔力再次聚集至戰錘內,隨著遁地一敲,衝向洛里姆的巨蜥撞上拔地而起的岩柱,洛里姆也得以快速穿過戰場,預先編篡的騎兵小隊也隨著洛里姆瞄準其餘魔物。

「不管幾次還是沒辦法習慣大傢伙野蠻的戰鬥方式阿...」沃拉沃搖頭。

*指戴德

「猛鴞們,準備好"子彈"!」沃拉沃對後方數十人組成的隊伍發出命令。

「好呦,老大。」回應聲不約而同地傳出。

不同於普通的冒險者,沃拉沃所率領的特殊騎兵隊,是在荒蕪之地被尊稱為『猛鴞』的組織,其成員各個都是精通火屬魔法的菁英,而在洛里姆長年率領騎兵隊的成果下,人類得以對充滿未知的荒蕪之地伸出探索的手,跨越遭巨大魔物支配的恐怖。

https://kknews.cc/military/av59jbx.html

沃拉沃拉緊韁繩,放鬆身體向一旁傾倒,馬鞍隨著動作滑下,此時距離墜馬只有數十公分的差距,沃拉沃將火屬魔力聚集於鬆開的右手上,朝地一滑,取了合適分量的沙土,接著用左手把自己一把拉回,手中受到火屬魔法炙燒的沙土冒出白煙且漸漸變得焦黑,沃拉沃回頭一看,確認沒有哪個笨蛋因此墜馬後,分別自腰間掏出以隕石鐵礦以及抗魔石英所製成,上頭刻有精妙花紋的雙槍,沙土也在魔力的催化下化為火藥。

「加工完成...」

接著,沃拉沃打開雙槍上的樘板,將不安定,隨時可能引發爆炸的火藥給注入其中。

「預備,目標是第一批靠近的獸人。」沃拉沃喊道。

騎兵隊成員紛紛舉起手中的武器,扣動板機,不同於現實世界開槍會發出的響聲,在場只有如猛鴞滑翔,碩大的羽翼切割空氣所產生的咻咻聲,一部分火藥作為推進由風屬魔法包裹所形成的彈殼*,子彈的燃料。沒見過這種武器,只知道向前衝鋒的獸人紛紛遭飛出的子彈擊中,沃拉沃拉扯韁繩,隊伍一分為二,繞開了面前的獸人群。

*原理是操控風魔法形成的空氣障壁。

「3...2...1...」沃拉沃倒數著。

子彈貫穿進入魔物的皮膚,而在空氣中高速移動,因摩擦生熱的空氣障壁,作為最後的導火線,引燃了藏在其中,由砂土加工而成的黑色火藥,子彈就這樣,在魔物身軀上的各處開始引發多重的爆炸。

「蹦!蹦!蹦!蹦!蹦!蹦!蹦!蹦!蹦!蹦!蹦!」

「耶呼,比起巨蜥什麼的,太簡單了...」沃拉沃身後的隊員紛紛為爆炸歡呼。

「我跟奈特在森林裡還有約...」沃拉沃隊和流後的隊員說道。

「這麼說來,好像有一段時間沒看到奈特會長了呢...」一位的隊員想起。

「收拾完這些魔物就去幫忙遠征隊,他們應該差不多被巨蜥的難纏嚇壞了。」

「在最後一匹魔物倒下前都給我繃緊神經。」奈特接著說。

「欸,隊長這就要溜了嗎?真狡猾...」一旁隊員插嘴。

「別跟我拌嘴,這邊就交給你們了!」黑馬逐漸加速。

沃拉沃拉緊韁繩,他對多年在荒蕪之地一同奮戰的夥伴的實力非常有信心。

「喔喔喔...」隊員用高亢的語氣回應。

「太強了...」正與巨蜥游擊的冒險者看見前方如骨牌般倒下的魔物,發出驚嘆。

未完待續...

昔夢 x 灰燼 x 絜潵

2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