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ydan

https://vocus.cc/user/@aynoroom

裡鑼 x 嘎雅 x 嘎鑼

發布於

前情提要

首日,身穿斗篷的少年,隱藏自己的身影在森林的陰暗處,並靜靜觀察著這場試驗來判定自己的方針,不對被魔物襲擊的應試者伸出援手,眼睜睜看著他們像被螞蟻圍攻的蚱蜢,放棄抵抗後丟掉小命,而看到森林外草原上的血跡與附近徘徊的駭人魔物,『食人巨蜥』後,打消了離開的念頭,轉而著手製造專為應試者而設的陷阱。

依靠傑瓦爾能夠剝奪魔物行動自由的『碎寒』冰魔法,獸人群被凍得動彈不得,在艾登的抗議下,斗篷少年意識到自己的陷阱掉入了錯誤的獵物,臨走之前為了消除憤慨感,擲出幾把匕首到動彈不得的獸人腦門,果斷放棄離開,之後兩人並肩作戰,艾登也到前頭幫忙分散注意力,日落之時,兩人互相攙扶,負傷慢慢走回據點。

在河邊救起的少女從山崖上眺望下來,告訴艾登嘎鑼正處於昏迷,在引導之下,接下從山洞裡流淌出的泉水,到下崖壁,傑瓦爾用盡最後的魔力造出冰晶階梯後,由艾登背著返回,在看到營火邊的烤魚時,艾登露出微笑,並對傑瓦爾開了個勉強的玩笑。


在這片大陸上的東北方大森林有這麼樣的一個傳說,傳說一種名為『鬼種』的魔物棲息在其中,該種魔物先天的身體素質就如同人類一樣低下,不過流傳在其中的神祕妖術,卻能讓牠們長年不受侵犯,和粗魯暴力的普通魔物不同,自有紀錄以來,鬼種就是以溫馴及和平的著稱的特殊魔物,在技術和文化上都有其獨立先進的地方。

抱著尋找傳說真相的『裡鑼』獨自一人不顧危險,闖入了人類尚未涉足的原始森林,一路上被哥布林搶走行囊、避開獸人的聚集地、逃過魔狼追獵都是家常便飯,這種小事澆不熄裡鑼對傳說的熱情像往,仍持續朝著大森林的深處邁進。

不過有一天,被魔狼追趕至懸崖邊的他,絕望的望向底下正等他掉下來後當作佳餚的獸人,萬念俱灰下,甚是想掏出匕首了結自己的性命,因為他曾經聽過活活被魔狼撕咬致死的慘叫聲,正當鮮血大量從匕首刀鋒劃開的脖頸落至地面,一位人形的未知魔物不知道從何處出現,嘴裡念叨著一些自己從來就沒聽過,更不可能聽懂的語言,在看清楚發生什麼事情之前,裡鑼就因為失血過多而昏了過去。

http://www.daqinghuwai.com/m/view.php?aid=110

「這裡是哪裡?」

睜開眼睛,第一眼看到的是造型特殊的棚頂,外頭的光線藉由設計完善的通風處照亮著室內,就像身處室外一樣,編織精細的紅繩彼此相互牽連,最頂端還有著不管是誰看到都會由衷讚美的縫製圖騰,男子剛要起身,棚簾就被掀起,裡鑼睜大雙眼。

「是...傳說中的...」裡鑼不敢置信。

「&^%!@#*@((*!@」女子說道。

「那個抱歉,我聽不懂妳在...」

「*@不&%*你(@&#好@傷^」女子的話中出現了一些裡鑼能聽懂得字。

「請問是誰救我逃離崖邊的,還有我昏迷了多久...」

「就是@啦!%大#^三&右*」女子招手,似乎在引導裡鑼再說更多話。

「而且這種帳篷的設計我是第一次看到,尤其是棚頂的圖騰...」

「真不@!當,你能!@&*說多!#嗎?」裡鑼察覺到女子的意圖。

「我來這片森林的目的是為了尋找傳說中的鬼族。」

「鬼族?是指我們一族吧,怎麼樣,要不要出來看看。」女子伸手邀請。

裡鑼訝異眼前有著和人類相似體型,頭上長有掎角的粉膚女子,能夠在短短幾句對話中就能了解自己話中的意思,並慢慢拼湊出能夠交換想法的句子,裡鑼伸手前,發現脖頸上的刀痕完好如初,就像是從來沒有受過傷一樣,搭過女子的手,走出棚外。

在一片不知名樹種的團團包圍下,森林中出現了一片作物繁盛的村落,食用的動物被井然有序地灌養在每一個帳旁的周邊,裡頭的居民皆是魔物,雖然皮膚的顏色各有不同,但是共同的特徵就是擁有從頭頂上冒出的掎角,而且似乎沒有任何的攻擊性,裡鑼認真地想把眼裡見到的每個細節都給鉅細靡遺記下來,不過看到太多從來沒有見過的技術與器具,讓他一時眼花撩亂,一些村名看到新面孔後不約而同地聚集起來。

「聽說這個傢伙是從森林外來的...」

「他的頭上怎沒沒有角阿,真可笑...」

「長老說不要擅自和這個人類有接觸,會帶來不好的事情...」

「讓開讓開讓我看看...」熙熙攘攘的聲音充滿四周。

在魔物的圍觀下,裡鑼慢慢注意到這裡魔物和生平所見的魔物,有一項最明顯的差異點,先不論瞳孔仍是野獸般尖銳的橢圓形,此處的魔物的眼白居然和人類一樣是白色的,這讓裡鑼開始思考是不是有和當地居民交流的機會,暗自期待著,此時聚集的人潮被分開,一位年邁且有著一隻大角的魔物佇著拐杖慢慢靠近,意識到這似乎是此處德高望重的存在,裡鑼恭敬的單膝下跪,表示友善,女性魔物發言。

「@&*此!#請^!@救*&...」

「*膽@!*可^(!災@^知!@*」老者的語氣似乎帶有一思責備。

「...」女性魔物沉默。

「報上你的名子來,人類。」老者用拐杖頂起裡鑼的下巴。

「我叫做『裡鑼』,涉足森林是為了見到傳說中的『鬼種』魔物,並...」

「放肆,誰允許你們擅自稱我們為『魔物』的...」現場居民頓時安靜下來。

「這...請原諒我的無禮,如果可以的話請告訴我應該怎麼稱呼你們。」

「你已經達成『見到』的目的了吧,為了這裡的安泰我必須立刻請你離開。」

「(怎麼這樣...好不容易來到這裡...)」裡鑼心想。

「(你能保證你是不帶任何惡意前來的嗎?)」裡鑼的腦裡突然傳出一股聲音。

「(妳是...)」裡鑼驚訝。

「(先不要有太大的動作,我就在你旁邊。)」女性魔物向裡鑼眨眼。

「(這是怎麼做到的...)」

「(先不要管那個...你能保證嗎?)」

「(嗯,我保證自己沒有任何惡意,只是藉著極大的好奇心前來。)」裡鑼肯定回答。

「(其實我也跟在你附近一段時間了...我只是想親口聽你說出來...)」

「長老...」

女性魔物起身,緩緩閉上眼睛,裡鑼親眼看見她的兩隻掎角發出微光,飄散出的磷光傳至各個居民以及長老的掎角上,在場的魔物紛紛閉上眼睛,長老嘆了口氣。

「(這個難道是在傳遞自己所看見的景象嗎...)」裡鑼目瞪口呆。

「大家也應該看到了,這位人類男子只是想要了解我們一族,並沒有任何惡意。」

「當年的野丫頭也會開始替別人說話了嘛...」

「...」女性魔物等待著長老的回覆。

「我會派人監視你的一舉一動,要是發現有任何圖謀不軌,我會馬上下達逐客令。」

「沒問題吧?」

「沒問題,我保證不會有奇怪的舉動。」裡鑼大聲回答。

「那監視的工作就交給妳了,『嘎雅』。」女性魔物點頭受命。

「感謝長老通融...」


長老同意後,其他鬼族便熱情的招待這位意外的訪客,嘎雅高興的帶著裡鑼到村落各處參觀那些人類世界不會出現的事物,像是駕馭一種類似於牛的農耕物種,不過該巨獸的體型約有三頭牛那麼龐大,頭上也有著一支顯明的白色巨角,這種魔物的個性溫和,不在乎鬼族小孩的打鬧,只默默吃著地上的青草。還有使用類似於人類魔法的妖術,在經過不瞭解其意義的詠唱之後,幻化出各種所需的物品,此地遠遠超出裡鑼在尋找途中,腦袋裡編織的美好想像,漸漸的把回到本來世界的念頭給忘掉。

在每天太陽的第一道曙光照進森林之前,嘎雅都會帶著裡鑼到林中的一處幽靜的湖泊邊,靜靜等待著陽光升起,照在岸邊鬼族崇仰的一顆有著金黃葉子的小數上。

https://www.pinterest.ca/pin/2533343527555135/?nic_v2=1a5QEPq1f

「長老曾經說過,這棵樹已經佇立在這座湖旁有數百年之久。」兩人坐在岸邊。

「以百年來說,這棵樹是不是有點發育不良?」裡鑼好奇的問。

「那是因為我們鬼族使用的力量都是來自於那棵樹的能量...」嘎雅連續說著。

「自從先祖從未支的大陸上帶回這顆寶樹,並讓樹和鬼族建立起連結後...」

「鬼族就有別於其他魔物,開始有了集體的概念...」

「據說我們的妖術和編織都是來自於寶樹的智慧...」

「才能像這樣可以平靜的生活在森林裡的角落,不需要和外界有任何往來...」

「嘎雅你都不會好奇森林外的世界長什麼樣子嗎?」

「當然會阿,要不是不好奇,怎麼還會遇上你這個闖入森林的人類。」

「這麼說也是...」裡鑼短暫沉默。

「外面的世界啊,雖然可能不比這裡的種種還要精采,不過...」

「外頭卻是一片依怎麼樣想像都想像不到的廣闊喔,如果可以的話...」

「也帶我出去看看吧。」嘎雅接下話。

https://www.pinterest.ca/pin/48765608452448371/?nic_v2=1a5QEPq1f

裡鑼有些臉紅,撇開視線,兩人一直保持沉默,直到被曙光在湖面反射出令人陶作的曳光所動,兩人不自覺牽起了手,朝夕相處下,雙方都沒有注意到暗地產生的莫名情愫,而就在裡鑼抵達此地的兩年後,一位名為『嘎鑼』的人鬼混種女嬰誕生,長老雖然對此感到有些介意,但是看在裡鑼盡心盡力的將人類那邊的技術給分享給村民後,也就真心接納這位本不該生存在此的人類,為新到來的生命獻上由衷的祝福與祈禱。


已經長成小女孩的『嘎鑼』,每天都聽著父親所說的有關森林外的事情,所以也常常在森林裡到處探險,一天,嘎鑼遇到了一位和父親相同種族的人類,為了展現友好,也將其帶回隱蔽的村落裡,不過,帶回的不只有那一個人,還有他那無止境的欲求與貪欲,裡鑼很高興再次見到同族,嘎雅也溫順的歡迎該名自稱『王都特派員』的人。

就在長老在一個陰暗的雨夜過世後,特派員終於展露了自己隱藏多時的野心,威脅裡鑼交出在鬼族之間流傳的妖術,如果不從,就密報給王城,裡鑼讓特派員明白妖術不是人類有辦法隨意施展的魔法,需要和湖邊的寶樹有所連結後才能使用,不過這就中了特派員的圈套,特派員轉而以寶樹的安危作為把柄,作為交換,裡鑼需要定期提供村裡的作物當作特派員遠征帶回的成果,而時間一久,因為作物具有能夠恢復魔力的功效,特派員越是提高交貨的頻率,直到村裡的孩童都面容枯槁,毫無生氣。

「特派員...我說你也看看村里的情況,再這樣下去孩子們就要餓死了。」

「孩子?你還真的把這群魔物當作一回事啊...」

「你要我們交出的作物我不會少,不過能不能半年,就半年就好...」

「讓我帶領鬼族在林中再開闢新的土地,順到填飽孩子們的肚子。」裡鑼苦苦哀求。

「拜託了特派員,我也保證會用妖術來滿足你的所求...」嘎雅也低聲下氣。

過了幾天,特派員在一早將寶樹給燒毀之後,帶領大批冒險者,聲稱此地有大批鬼種聚集,一陣腥風血雨,早已飢腸轆轆的鬼族毫無還手之力,想要使用妖術來抵抗手持巨斧的村民,這才發現和寶樹的連結已被切斷,哀號聲徘徊在林間遲遲不散,被戴上罪魁禍首的裡鑼掎及嘎雅兩人,被帶回人類的領地,以接觸魔物的大罪被處以斬首之刑,年幼的『嘎鑼』被尚存一絲良心的冒險者救起,不過冒險者在被懸賞之後也很快就丟掉了性命,還無法自由控制自己掎角的嘎鑼就這樣徘徊在城鎮的陰暗處,過著非人的生活,直到對第一個想要非禮她的冒險者下手後,就這樣繼承了被滅族的仇恨,遊走在這片大陸上,誓言要滅殺那些自稱正義,抱持大義屠戮魔物的冒險者們。

每次昏迷,嘎鑼都會夢見自己的故鄉,在一片火海下燒盡的景象,慘叫聲從各個角落傳來,在那個地獄裡,自己無助的跪在地上大哭,止不住從眼裡流出的滾燙血淚。

https://www.pinterest.ca/pin/522276888026284621/?nic_v2=1a5QEPq1f

未完待續...

預備 x 碎寒 x 負傷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