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ydan

https://vocus.cc/user/@aynoroom

相信 x 急礧 x 淺眠

發布於

前篇概要

請無視建築物  https://www.instagram.com/aydanlord/?hl=zh-tw

整夜幾乎沒有睡得傑瓦爾安靜地看著如夢似幻的天空朝色,沒來由地煩悶感阻止了品味的心情,或許是試驗即將進入尾聲的急躁所導致,但畢竟還是身處此地,為了轉換心情,開始使用些許魔力結出一些冰晶模型,艾登感受到了魔力的變化醒了來後,迦巍和吉爾也陸續醒來,幾人準備起早餐,再次圍在營火邊談天,雖然只有數日交情,但在同一片險惡的環境下,幾人早已對各自充滿信任,以及產生無法替代的羈絆。

時間來到午後,天空的積雲愈發深厚,那暗沉的顏色也昭示了接下來無可避免的傾盆大雨,一陣寒冷的陰風自林中狂飆至集合地,氣溫瞬間驟降的同時,樹幹間的陰影也浮現出魔物的身影,那是多如河砂、勢如海嘯的魔物一舉襲來的景象,傑瓦爾以隊長的姿態喊話,幾人擺出原本是要用於抵擋嘎鑼衝撞的陣型,由迦巍在前方架起沙之大盾,並由艾登輔助,在後方的傑瓦爾注意到魔物們的異狀,在大盾即將碎裂之際,使用吉爾準備的水流,使用嚴寒魔法,編織出如髓骨一般的支架,幾人得以挺過魔潮。

魔物離去後幾人因大量的魔力消耗而感到精神匱乏,而麻煩接踵而至,隨著從地面傳來的震動,以及迦巍失了魂般的臉色,巨大的掎角起伏在遠方林梢的邊緣,巨型魔物身披一層醒目的紅色鱗甲,隨著魔物靠近,樹幹如雜草般,輕易被撕裂,食人巨蜥出現在幾人的眼前,一片恐慌下,傑瓦爾卻以平時完全不可比擬的速度,全力思考著,在魔物的咆哮聲結束之際,就得出了一個能夠保全所有人,且打敗食人巨蜥的點子。


https://www.pinterest.ca/pin/206602701644474663/

「大家!」傑瓦爾的呼聲,讓僵直在恐懼的隊友回過神來。

「我有辦法...」傑瓦耳邊喊著,邊揮手示意幾人靠過來。

「辦法?現在難道不應該趕快逃跑嗎?」吉爾慌張地說。

「是阿,我也說過了吧『貪食者』在追到獵物之前...」迦巍強調。

「是永遠不會停下來的...」

「等一下,如果這個你們願意配合,一定可以...」無視讓傑瓦爾感到無力。

「所以趕快逃吧,跟在那些魔物的後頭...」吉爾準備跑動。

一匹慢了腳步的哥布林正被巨蜥壓在腳底,無奈於力量的壓倒性差距,只能眼睜睜看著充滿尖牙血盆大口靠近自己,噗雌一聲,哥布林的頭顱被輕鬆咬下,鮮血溢出,吉爾露出糟糕的臉色,心想這會不會是自己的下場,迦巍也明白目前不該和巨蜥搏鬥。

「趁牠被哥布林拖住的間隙...」迦巍扛起戰槌。

「等一下...」艾登中斷兩人。

「還等?你想就這麼被壓扁,然後像那隻哥布林一樣被吞掉嗎?」

吉爾不敢置信艾登的平靜,艾登此時卻異常的露出微笑。

「我覺得現在應該要相信傑瓦爾...」

「畢竟也好幾次從危險的狀況脫離過...」

「雖然我就只能相信而已,嘿嘿。」艾登露出招牌傻笑。

「而且現在要逃也來不及了吧,巨蜥肯定會把我們當作目標...」艾登反問。

「...」吉爾和迦巍不得不承認艾登的陳述。

「艾登...」傑瓦爾感到欣慰。

「所以...」

「講出來,用力嘗試,不行就趕快逃跑...」
「我可是還想跟大家再一起圍在營火旁聊天呢~」
https://www.ettoday.net/dalemon/post/10018

長時間的相處下,艾登早已體認到傑瓦爾的逆境中的智慧,如同當初從獸人手中,不帶任何傷的就把自己給救出,這些正面的支持,也讓幾人慌張的心稍微平靜下來。

「畢竟魔物也離我們一段距離了...」吉爾說出。

「就算要跑也會馬上被追上吧...」迦巍附和。

再次回頭,巨蜥已經開始蓄積力量,準備下一次的攻擊,死死的盯著眼前的人類。

「那...就拜託各位了...」

傑瓦爾感謝幾人的相信,但責任也伴隨著沉重感,尤其是在這種不是生就是死的情況下,在魔物襲來前的數秒,傑瓦爾吞了一口口水,並快速交代每個人自己的戰術。

「如果這個能行...」

「就算是食人巨蜥也不是對手!」

「迦巍,就麻煩你了...」傑瓦爾站在迦巍的身後數步。

「你保證只要擋下這一擊就能打倒牠吧...」

迦巍站在幾人的最前頭,戰槌交由吉爾保管,正調度體內魔力,呼喚在這片體地中的細砂,巨蜥蓄勢待發的直面衝來,艾登則在迦巍腳邊,也使用自己的魔力來輔助。

「土石流轉.塵沙之盾。」兩人一同喊出。

兩面連續的塵沙之盾拔大而起,擋在巨蜥的面前,巨蜥不以為意,保持衝刺的衝力,直直撞上,傑瓦爾看見第一面大盾很快就化為軟沙,吞了口口水,擊爾也注意到這次的塵沙之盾不比先前抵擋魔潮時來的來的穩固,此時,迦巍居然離開了前線。

「艾登,就拜託你了...」迦巍臨走前對其打氣。

「...」艾登勉強到無法回應迦巍,獨自一人支撐著大盾,接下巨蜥的衝擊。

「看來沒錯...」傑瓦爾看著突破第一面大盾,但被第二面擋下的巨蜥。

「你們還記得剛剛魔潮時迦巍大盾的情況嗎?」場景來到傑瓦爾交辦戰術時。

「記得是慢慢裂開的吧...」艾登回應。

「這就是關鍵...」傑瓦爾提出想法。

「如果說硬碰硬會讓大盾的損壞加劇,那...」

「就利用細沙的特性...」

「以柔克剛,用包覆代替正面抵擋!」

「迦巍也曾經說過對吧...」

「自己的土石流轉是大地和水屬性的魔力互相搭配...」

https://www.qdaily.com/articles/48667.html
http://616pic.com/sucai/vwxi076n1.html

「所以只要調整水屬性魔力的比重...」

「是不是就能...」畫面轉回。

第一面由迦巍特別建構的障壁,其中除了細沙間的空隙增加之外,中間也充滿了土地的水分,雖然被巨蜥的撞擊給減去大半,但現在就由如一面柔軟的防護罩,完整的包覆住巨蜥半身,配而後方由艾登複製出來的堅硬型塵沙之盾,衝撞被成功化解,但還是死命地向前踏步,傑瓦爾見第一階段的計畫成功,眼神告知吉爾,第二階段開始。

「不要省下任何魔力,勝敗就在這一擊...」傑瓦爾告知吉爾。

「我知道了...」

吉爾手中冒出的藍色光芒愈發耀眼,自身的魔力被最大限度地轉換為水流,在空中蓄積的水團也愈發變的巨大,傑瓦爾也開始使用魔力,將水流給悉數結凍,並化回自己腦海中的那副模樣,迦巍扛起戰槌,以細沙輔助擺出攻擊姿勢,大地的光芒在他的胸口中閃耀,雖然塵沙障壁的效果顯著,但在巨蜥不懈的持續前進下,崩解即在眼前。

「傑瓦爾...」艾登緊繃的說。

「我這邊快要撐不住了...」艾登雙手顫抖,緊咬著牙根。

「在一下就好,艾登,你一定要撐住...」吉爾打氣。

眼見巨蜥的掎角已經穿破第二道障壁,細沙的碎片紛紛掉落,迦巍的水性障壁也因為自己正在巨吉魔力而失去效用,艾登張口把聲音給喊出來,障壁得以在崩毀前再度擴張,隨後,像玻璃一樣的框啷聲,障壁被摧毀,艾登用剩餘力氣翻滾至一旁,倒在地上,抱著希望回頭看向傑瓦爾,而眼前的景象讓艾登目瞪口呆,巨蜥也察覺到不對。

「嚴寒.急礧之柱!」傑瓦爾大喊。
https://www.pinterest.ca/pin/139822763405302599/?nic_v2=1a5QEPq1f

吉爾的水流經由傑瓦爾的嚴寒冰魔法結成如同鑽頭一般的巨型冰柱,為了維持冰柱持續懸浮於空中,吉爾同時使用水流扶著冰柱,而傑瓦爾正全力輸出魔力至其中,巨蜥對眼前的冰柱稍有卻步,但突破塵沙障壁的衝力慣性仍在,自己也沒有辦法自由停下腳步,就在越來越逼近冰柱時,迦巍蹬地,將身體迴轉了三圈,以增加攻擊的威力。

支撐戰槌的細沙全數移至戰槌的後方,增加衝力,龐大的離心力配合迦巍原來的臂力形成了致命的威力,幾人的節拍配合完美,在傑瓦爾用盡魔力完成巨型冰柱往一旁倒下的同時,迦巍的戰槌也擊中了冰柱的底部,一聲清脆的迴響聲響徹四周,戰槌的所有力量都灌輸在其中,冰柱猶如大砲一般,直直朝向巨蜥的胸前飛去,迦巍大喊。

「貫穿牠吧!震盪寒柱!」

巨型冰柱刺進巨蜥的胸前,同時巨蜥發出也發出駭人的吼叫聲,但冰柱的衝力絲毫不減,連同巨蜥擊飛至一旁的樹幹,一直到冰柱貫穿到巨蜥的背部才停下來,隨著一旁的大樹倒下,長長的沉默填進了此時的每個毫秒,幾人無一不再觀察巨蜥是否還有任何動靜,隨著大量鮮血從冰柱旁湧出,巨蜥的脖子一軟,頭顱無力的下垂,一陣歡呼聲也傳了出來,艾登和傑瓦爾無力地趴在地上,對彼此露出了爽朗的,勝利的微笑。

「(真有你的...)」艾登露出笑容。

「(你才是...挺行得嘛...)」兩人的眼神中傳達出了這樣的意思。

「沒想到真能打敗『貪食者』...」迦巍放下戰槌,放鬆地望向天空。

「這下就只要度過今晚就好了對吧...」吉爾期待著。


https://www.pinterest.ca/pin/3448137203460496/?nic_v2=1a5QEPq1f

天空蓄積已久的雨水在這之後一瀉而下,已經沒有多餘魔力造出堡壘的迦巍分次背上艾登及傑瓦爾至一旁較為茂密的樹叢下,吉爾再次升起營火,隨著雨水拍打葉片的聲響愈發龐大,天色也越來越暗,一股烤魚的香味從一旁飄至艾登的鼻裡,雖然面對巨蜥的空巨尚未消散,但激戰過後所帶來的安心感就足以讓體力透支的艾登沉沉睡去。

雖然說已經睡著,視線也維持在一片昏暗的狀態下,但艾登還是能聽到一些聲音。

「多虧傑瓦爾的點子,我們才能...」

「這都要感謝大家的配合,如果沒有你們...」

「為了紀念這次的勝利,我們就用烤魚來代替乾杯吧...」

「(咚...咚...)」

「歐!...」

「...」

「...」

「(咚...咚...)」

「...」

「...」

「...」好像過了一陣子,聲音就漸漸淡去。

「(咚...咚...)」但是這個從靠近地面的耳裡傳來的腳步聲又是什麼。

「...」

「...」艾登也不再多想,將思考停下,讓身體徹底沉睡。

「等一下...」

「為甚麼...」

「(物品翻倒聲...)」

「快點...」

「但是他還睡著...」

「阿阿阿...」

「不管了先...」

似乎是在半夜時分,一片突然的吵雜聲再次稍微喚醒了艾登的意識,不過身體此時就像是分離了一般,只聽得到聲響,但卻沒有一絲感覺,若有若無、有些輕挑的不在乎感掩蓋了那些聲音所要傳達的意思,在艾登的腦裡,那些就只是些打擾自己的雜音。

「嗚阿吼吼吼...」

曾聽過的吼叫聲瞬間結束了艾登的夢境,眼睛睜大的他試著找出聲響的來源,但艾登發現的第一件事情卻是自己的半邊臉頰浸泡在因大雨形成的泥濘小水坑裡...

未完待續...

終始 x 魔潮 x 災厄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