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ydan

https://vocus.cc/user/@aynoroom

殘魂死滴

發布於

http://www.nipic.com/show/3454491.html

情勢瞬間逆轉,艾雷將手伸進胸口,噗擦一聲地將盲蟲給捏碎,讓原先應流淌於全身上下各個角落的『生命氣息』再次發動,不過也多虧了這次刻意的抑制,艾雷似乎更懂得控制這股力量,方才被火焰燙的焦黑的手掌已漸漸回復血色,狑魁則咬牙切齒。

「該死...」狑魁鬆開能在場中來回擺盪的吊繩,來到地獄三頭犬旁。

「...」艾雷不發一語,再次握起大劍,向凍成冰雕的魔物前去。

「剛才還真是受你關照阿...」

達赫納踏碎了地面,自觀眾席上大力一躍,直直降落在競技場中,先前積累的怒火轉換為陣陣星火,纏繞在其身旁,他戴上了武器,由殞鐵所製成的金色拳套,躍躍欲試地想把眼前不知道從哪裡來的混蛋給揍扁,臉上的表情彷彿見到弒親仇人般。

「師傅...」艾雷像達赫納打起招呼。

「呦,恢復得差不多了嘛...」

「接下來要怎麼做...」艾雷問道。

艾雷並不是真的不曉得該做甚麼事,而是要『如何』做,畢竟,現在的一舉一動都在所有觀眾的矚目下,要是有任何閃失,就算是成功退治魔物,也將讓國民對王國的信心有所動搖,雖然相遇時間不長,不過艾雷似乎也把『奧爾多』的擔憂視為己任。

「哈,你小子還有閒工夫想那麼多啊...」達赫納回道。

「把眼前的敵人撕碎、然後再燒成灰燼...」

「不管民眾是如何看待...」

「這就是對我們聖徒來說唯一能做的...」

「其他的麻煩事就交給教皇那個老不死的去操心就好...」

「嗯...」艾雷似乎還是有些芥蒂。

「聽見了沒!」達赫納加大語氣,瞬間將艾雷多餘的擔心驅散。

「喔!」艾雷晃了晃頭、握緊劍柄,打起精神回答。

「這才是我的弟子應該有的樣子。」達赫納一臉得意。

「...」狑魁沉下頭。

「混小子,給我報上名來,我保證給你個痛快!」達赫納咆哮道。

「事已至此...」狑魁低語。

「那也沒辦法了...」
https://www.pinterest.ca/pin/376683956321221108/

狑魁扔出手裡的麥克風,如同先前伊諾聚集場中魔力的行為,也開始聚集起了甚麼來,不過差在對方聚集的是常識之外的事物,也就是在魔物祭典期間,在競技場內喪命魔物的怨念與執意,亡魂化做漆黑的氣旋,纏繞在狑魁手中,比起說是強化自己,更不如說它恢復了原本的模樣,如狼人般的利爪形成,現場的感覺讓艾雷回想起在蘭費爾坎時,被巨魔圍攻時的異樣感,對此,達赫納也略為收起自己的敵意,轉為觀察對方的一舉一動,位於觀眾席上的教皇則意味深長地注視著這一切。

「居然...!」摩絲驚呼。

磅的一聲,狑魁用尖銳的爪子破壞了地獄三頭犬的冰雕,沉重且猙獰的首級應聲掉落地面,還以為對方是放棄反抗而想向前衝鋒的艾雷卻被達赫納給攔下。

「等等...有點不對勁...」達赫納表情凝重。

魔物斷首處留出有別於鮮血的濃稠黑色物體,狑魁伸手將其盛住。

https://www.pinterest.ca/pin/14284923806612474/

「迴盪於深淵裡的恐怖,在此賜與你形體...」

隨著狑魁的低語,在場所有人的心跳都漏了一拍,艾雷瞪大眼睛,全神貫注,準備在對方行動的一瞬間先發制人,達赫納也蹲下身子,隨時保持能往前發起攻擊的態勢。

「深淵咒術.殘魂死滴。」

狑魁伸出了右手,不過詭異的是手掌居然消失在了半空中,注意到危險的教皇推開佇在原地的烏米爾,沾染著黑色液體的手掌憑空出現在兩人之間,還來不及反應,黑色的液體就已經落下,滴中了主教的手背,一聲慘叫,教皇的手臂瞬間被奪去生機,向是汽球消氣般,只剩下乾鱉的死皮,烏米爾不知所措,盡可能扶住教皇,不過卻被一把推開,漆黑的液體開始蔓延,從內而外的將主教的肉體給腐蝕、破壞殆盡。

「主教!」烏米爾大喊。

見到上頭的慘狀,所幸達赫納沒有在第一時間就衝上去毆打對方。

「給我聽好...」狑魁以警告的語氣說道。

「你們也看見了吧...我可是有能力殺死在場所有人的...」

僅僅一滴『殘魂死滴』,就能夠完全破壞一個人的肉體,艾雷不敢想像從地獄三頭犬體內流出的黑色液體還有多少,要是對方能夠讓那個散佈在上頭的烏雲之中,隨著驟雨而下,那後果將不堪設想,身旁的達赫納雖然剛才還顯得無所畏懼,不過在這種可能威脅到所有人生命的情況下,還是選擇忍氣吞聲,靜靜的在原地聽取對方的要求。

「接下來我要離開這裡,尤其是你們兩個...」

「不要再給我礙事...」

不等對方的答覆,狑魁自顧自的行動了起來,帶有利爪的雙手開始在空中比劃起來。

「深淵咒術.屍還骸散。」

不出數秒,場中的魔物消失在了原地,化做咒術的材料,只留下斑斑血跡,團團黑影向狑魁身上聚集,不久後從焦黑的場地中升起一道不可見的門扉,狑魁抽乾地獄三頭犬身上僅剩的『殘魂死滴』,一轉眼,就消失在了競技場的中央,留下茫然的眾人。

異象一結束,觀眾席上就傳來陣陣騷動聲,主教的死亡的消息在人潮間湧動。

「這樣說可能有點直接...艾雷...」達赫納說道。

「不過剛剛那傢伙應該跟當初襲擊你村落的是同夥吧。」

「...」艾雷低下頭,想著或許這些都是自己招來的也說不定而感到自責

「下次要是再遇見...」

「肯定要把他打得滿地找牙...」

達赫納一貫帶有攻擊性的語氣,在這時則讓艾雷感到些許好過。

「嗯...」

看著場中的破敗與觀眾席上的騷亂,艾雷默默回應。

未完待續...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即刻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