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ydan

https://vocus.cc/user/@aynoroom

寅時 x 墊後 x 驚訝

發布於

前篇概要

面對來勢洶洶的食人巨蜥,迦巍與吉爾不免慌張了起來,盤算著現在要是跟在魔物群的身後,或許能夠逃離現場,傑瓦爾令人跌破眼鏡提出想法,卻被以腦袋不清楚和兩人本能的恐懼感所拒絕,不過艾登此時卻叫停所有人,並表示就算追上魔物群,也改變不了身處危險的事實,而建議兩人應該聽聽傑瓦爾的想法,期間回想起在莫德鎮時傑瓦爾在危機下表現的種種,露出開朗的表情,決定無條件相信傑瓦爾的提議。

艾登的信心安撫了幾人著急的情緒,冷靜下來後,在巨蜥蓄勢待發之際,交代了自己的想法,結束後巨蜥朝著幾人狂奔,迦巍和艾登抵擋在最前端,一同施展塵沙之盾,迦巍在傑瓦爾的提議下製造出一面水屬性比例較高的塵沙之盾,由艾登在後方立起普通的堅硬大盾,如同傑瓦爾所想,迦巍的特製大盾展現了更多水屬的特性,立在前頭像是海綿一般,吸收了大部分巨蜥衝擊的力道,而其餘的力量交由艾登支撐,眼見第一階段成功,迦巍向艾登稍微打氣後就移動到隊伍後方,讓艾登隻身抵擋巨蜥。

https://www.pinterest.ca/pin/139822763405302599/

在兩面塵沙之盾都被巨蜥突破之際,艾登向一旁翻滾,望向傑瓦爾,一隻驚天的巨大冰柱正在傑瓦爾手中茁壯,由吉爾製造出水流,再由傑瓦爾將其冰凍,短時間兩人都用盡自己所有力量,傾注在這『急礧之柱』上,吉爾操縱水流扶起冰柱,退至後方的迦巍也用盡全力,使用戰槌敲擊冰柱底部,冰柱的尖端與巨蜥相撞,巨大的衝力擊飛了巨蜥,尖端貫穿了其堅硬的胸膛,幾人迎來勝利後的雀躍,艾登則在和傑瓦爾交換了眼神之後,疲勞感一擁而上,直接倒在一旁,就這樣昏睡了過去...


「(雨滴拍打聲)...」

「...」

「多虧傑瓦爾的點子,我們才能...」

「這都要感謝大家的配合,如果沒有你們...」

「為了紀念這次的勝利,我們就用烤魚來代替乾杯吧...」

「(雨滴拍打聲)...」

「...」

昏睡期間,也不知道為何,艾登似乎偶爾能聽見周圍傳來的聲音,精神忽醒忽迷,但自從聽見了三人的慶祝聲之後,之後就再也沒聽到其他聲音,除了大雨持續拍打著葉片的響聲外,沉睡中的視線再次回歸平靜的昏暗,就這樣維持著安穩的呼吸沉睡著。

「(雨滴拍打聲)...」

「...」

「...!」

突然,一道光從眼前閃過,雖然眼皮是闔上的,沒有任何動靜的意識被稍微驚動,數秒過去了,意識再次回歸平靜,視線再次回歸黑暗之際,一股聲音從腦袋的深處迴響起,那是令人感到溫暖的、安心的,雖然在艾登的記憶來說,那只是些模糊的景象。

「就算置身險境...」

熟悉又溫暖的聲音一閃而過,正當視線又漸漸變得灰暗,一股低吼聲從耳邊傳來。

「嗚阿吼吼吼...」

「!」艾登的身體察覺到危險,率先醒了過來。

「為甚麼...」迦巍抓住了吉爾的嘴,封住驚呼聲。

「(這個聲音是...吉爾?,怎麼了嗎?)」艾登心想,意識還沒有跟上狀況。

「快點...趁那個還沒有注意到我們之前...」傑瓦爾對吉爾耳語。

「但是艾登不還睡著嗎?」吉爾不解。

「他就繼續保持那樣,反倒不會驚動到牠...」傑瓦爾解釋。

「(傑瓦爾?發生什麼了嗎?)」艾登移動視線。

昏暗且下著小雨的凌晨時分,艾登注意到自己視線上方出現的,莫名其妙的陰影,還等不及反應過來,那個東西已經向前邁出腳步,艾登的頭硬生生被魔物的粗腿給正面踢中,一股令人窒息的暈眩感襲來,就像是醒來發現自己的頭超出床鋪,懸在半空,分不清那邊世上哪邊是下一樣,腦袋裡好像被甚麼人絞弄了一番,思考被全數終止。

「喀...」艾登咳出。

https://www.pinterest.ca/pin/610378555742642650/?nic_v2=1a5QEPq1f

魔物察覺到異樣的聲音,左右搖頭查看,並沒有注意到聲音來自於自己的腳邊,艾登的臉頰半邊沉進因雨形成的泥濘水坑裡,傑瓦爾強忍住性子,逼自己不要有任何的反應,三人就這樣在另一匹食人巨蜥突然出現的情況下,慢慢壓低身子,試圖以貼近地面來混淆巨蜥的嗅覺,不料吉爾在移動的過程中,不慎踢倒了迦巍的戰槌,戰槌又好死不死的倒向營火,一連串異樣的聲響傳出,巨蜥低下了頭,再次發出了低吼聲。

「嗚阿吼吼吼...」

「哈哼...」吉爾倒吸了一口氣。

巨蜥張開巨嘴,儘管不清楚底下的物體,但還是準備咬向聲音發出的位置。

「可惡,不管了...」迦巍喊道,並拍向地面。

相比起當初的塵沙之盾,此時迦巍從大地裡喚起的障壁只有不到一公尺的高度,障壁撞擊了巨蜥的下顎,察覺到底下是生物之後,巨蜥便亢奮了起來,在一片沉靜的森林中格外明顯,巨蜥在此發出示威的吼聲,收起脖頸,準備用側吻將在底下的生物給翻至中,匍匐在地的迦巍將吉爾推至一旁,收起自己僅存的獨臂至胸前,抵擋衝擊。

「喀阿...」迦巍被拋向一旁。

「(這次可沒辦法沒是脫身了呢...)」迦巍站起身子面向眼前巨大的魔物。

「(問我為甚麼要幫忙擋下這一擊嗎?)」

「(想都不用想...)」

「(要是眼睜睜就讓她就這樣被貪食者給吞了...)」

「(我可是會後悔一輩子的...)」

「(所以比起逃避...)」迦巍心想。

「還不如光榮地在這裡受死...」
https://honsnews.com/news/205844/

迦巍扛起戰槌,巨蜥靠近,抬起右前腳,準備揮去,魔力和體力尚未恢復的迦巍此時這樣想著,就算在試驗後真的拿到冒險者的身分,自己獨臂也仍在宣告著自己未來破滅的事實,所以比起鬱鬱而終,或許現在最後一次的挺身而出還能夠爭取到其他隊員的生還,下定決心的他試圖聚集細沙,雖然數量少得可憐,但還是直挺挺的佇立著。

「傑瓦爾閣下...可以的話...」

「請你帶上兩位趕快逃跑吧...」

「我會盡量爭取時間的...」

迦巍此話一出,便用一部分的細沙堵上了口耳,為了避免自己已下定的決心在離死之際,有被動搖的可能,也是讓自己盡可能專注在這一場最後的戰鬥裡,傑瓦爾痛恨自己為甚麼這麼快就可以理解迦巍的意思,吉爾則淚眼望向迦巍,發出哭聲...

「(別再向我這邊看了...)」

「(我可不能連眼睛都給蓋上了吧...)」

自己死亡的光景突然從腦海閃過,迦巍大力咬住自己的舌頭,試圖以痛楚清醒自己。

「(可惡,給我好好面對眼前的魔物阿...)」

「好不容易都到這裡了...」傑瓦爾握拳。

迦巍一邊注意幾人的離開方向,一面往反方向吸引著巨蜥的注意力,臨走前,傑瓦爾背起艾登,時間緊迫,吉爾只夠帶上傑瓦爾的長槍及艾登的重劍,恍惚之間,艾登只感覺到自己身體上下的搖動已及身後傳來的鏗鏘聲,和傑瓦爾不停的喘氣聲。


https://www.pinterest.ca/pin/633387425732465/?nic_v2=1a5QEPq1f

森林之中,一株小樹拔出從土裡伸出的樹根,枝幹扭轉,漸漸形成一個人形的樣子,伊爾鎮的冒險者公會會長,藉由先前在此地製造的樹人魔偶,完成了遠距離的傳送。

「有些陣子沒用傳送魔法了...」

「手腳還不是很靈活...」奈特抱怨。

「那就先到洞窟看看其他應試者的狀況好了...」

奈特開始在森林中穿梭,和大地有所連結的他,能夠在依定的範圍之內感應到立足於其上的生物,以及他們的動向,這項技巧有效的讓他避開和魔物的碰面,沿途的意外地順遂,讓奈特不需要改變前進的方向,不出一段時間,奈特就抵達了洞窟的外頭,由數株盤根錯節的黑根樹所組成的天然屏障,抵擋在奈特眼前,奈特伸手撥開茂密的藤蔓,地底洞窟的入口顯現,一股令人作嘔的腐敗氣味從中傳出,奈特看著地上長條狀的血跡,感覺事情有些不對,本應是應試者避難的洞窟為何會有如此濃厚的臭味。

「這是...」

奈特摘下幾片樹葉,將其化為斑斑磷光,淡黃色的光點飄入洞窟內部,微弱光源所映照出的景色不經讓奈特繃緊了神經,一大片魔物的死屍被儲存至此,殘肢斷臂像是廢棄物一般的散落在地面上,要是普通人看到這個景色,肯定會造成一輩子的陰影吧。

「看來這次的應試者裡面出了個...」奈特在心裡稱讚應試者的水準。

「接下來再去山洞確認過後...」

「就去搜尋放入林中的巨蜥,順著牠的食性,找到殺人鬼就不再是難事了...」

「不過要在遠征隊進入森林之前完成...」

「找出殺人鬼後迅速將其解決...」

「至少要讓其他人的焦點從巨蜥身上拿開...」

「只要手裡有這個的話...」

奈特走出洞窟,對不逢時的雨叨念了幾句。

「不過到底是那個應試者有能力收拾這麼多魔物...」

「在當初開始前我可沒有感覺到有如此實力的存在...」

「不管了,破曉之前,一切都會揭曉...」奈特動身前往山洞。


「都是因為我...」吉爾一面流淚一面跟在傑瓦爾身後。

「別說了...快走...」傑瓦爾沉著臉,心裡也一樣難受。

未完待續...

相信 x 急礧 x 淺眠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