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ydan

https://vocus.cc/user/@aynoroom

冰結之森 x 鬼 x 落網

發布於

  • 前情提要

隨著破曉的到來,駐紮在草原上的遠征隊也蓄勢待發,而徘徊在森林附近的食人巨蜥群,放棄等待裏頭的獵物,轉而襲擊眼前,殞鐵級冒險者「沃拉沃」,而在其精湛馬術的誘導下,三頭巨蜥朝向遠征隊襲來,而佇立在隊伍前方,握有一把巨形戰槌的矮人,殞鐵級冒險者「戴德」,對其發出了強力攻擊的『夆坤.地坼』,現場彷彿如臨天災,而巨蜥在媲美強震的衝擊波下,被震盪的力量所撕裂,至此,仍有兩頭巨蜥。

遠征隊重整態勢再次發起進攻,在戴德的掩護下,衝鋒在前方的是由沃拉沃帶領的特殊騎兵隊『猛鴞』,該隊伍以高等的火屬及風屬魔法,長年在荒蕪之地為人類的探索帶來莫大的貢獻,而小隊的目標則是自森林闖出的剩餘魔物,再將砂土以魔力催化成具有爆炸危險性的火藥,注入特殊的武器『風銃』,迎面而來的獸人群被從未見過武器的子彈貫穿,在沃拉沃的倒數下,封藏於由風魔法所製造出的真空障壁中的火藥紛紛爆炸,魔物在小隊狂嵐般的攻勢下,如骨牌般紛紛倒下...



https://www.pinterest.ca/pin/145663369189748116/?nic_v2=1a5QEPq1f

原本綠意盎然的森林之中,出現了一片不可能的景色...

在此生長多年的樹木,連同在內的一切生命,在絕對零度的嚴寒之下凋零、冰凍。方圓近百公尺的範圍中,再少年以性命作為代價的攻擊下,發出宛如暴風雪的冰瀑,茂盛的景象被置換為冰原一般的情景,向四周仍綠意盎然的林中不斷散出寒氣,而佇立在中心的魔物,早已失去性命,化為駭人的冰雕,望向那再也沒機會見到的朝陽。

「...」而在魔物身旁,恢復意識的虛弱少年,推開了層層冰晶所形成的障壁。

「傑瓦爾...」

看著眼前的景象,艾登控制不住壓抑的心情,雙膝跪地,一顆顆碩大的眼淚從紅腫的眼睛裡留出,眼淚再滑落臉頰前就被四周的寒氣給結為冰珠,並在落地前散為冰塵。

「哇阿阿阿阿...」艾登痛苦的哭喊著。

「你可要給我好好活下去喔...」寒冷但澄澈的空氣中似乎回響著傑瓦爾的話。



「這個是...!」

察覺到驚人魔力變化的奈特,將自身的存在與矮樹交換*,抵達冰結森林的邊緣。

*為何前面明明能夠用傳送來縮短路程,奈特卻依舊不使用呢?那是因為奈特想在路程中順便弄清楚森林中的情況,如果使用傳送,就會漏掉路程中可能的重要情報。

「不會有錯...」奈特伸手確認了白雪的組成。

「這些確實都是由魔力所組成的...」

「但...能夠使出這等範圍的龐大冰屬魔法...」

「不不不...就算有以整座湖的水做為觸媒...」

「這肯定也需要百人以上的高等冒險者互相合作才能做到...」

奈特朝著冰結森林的中心前進,保持著多年處變不驚的泰然在此時開始有些動搖。

「如果說這真的是應試者所為...」

「那想必是拿來對付食人巨蜥的...」

「該死...」奈特咒罵。

「在本來的計畫裡,應該是被殺人鬼所威脅的應試者互相協助,組成隊伍...」

「並在保全自己性命的情況下討伐其餘魔物...」

「而且把巨蜥引入森林也只是順道讓巨蜥處理森林中多餘魔物...」

「並且把殺人鬼給逼出來...」

「但現在的狀況又是怎麼回事...」

「不只兩邊的避難所都不見人影...」

「而且現在眼前又出現了讓人更搞不懂的東西...」

「不管了先到中心再說...」

穿越層層蓋有白皚,越靠近中心越厚重的林梢,奈特的瞳孔映照出化為冰晶的巨蜥。

「還真的把...」奈特望著跪地的少年不敢置信說著。

「...!」奈特察覺到靠近的龐大魔物。

「可惡,被龐大的魔力給吸引過來了嗎...」奈特將身影藏於樹幹後。

被放入森林裡的最後一頭巨蜥,以沉重的步伐朝向艾登走去。

「趕快逃阿,還愣在原地幹什麼...」

奈特在心裡催趕著,並把手伸向衣內,拿出原本將用於對付殺人鬼的道具。

跪地的少年雙眼無神,彷彿失去靈魂,待在了具有人類輪廓的冰晶旁,絲毫不理會逐步逼近自己的巨蜥抵達其面前,並準備睜開大口朝著自己的腦袋啖去。

「沒辦法了嗎...可惡...」奈特從樹幹後方現出身影。



「喂喂,妳不也注意到森林外傳來的聲音了嗎...」

「遠征隊很快就會抵達,到時候巨蜥自然就會被他們收拾掉...」

身穿破舊斗篷,只露出臉頰下緣的少年勸道。

「而且妳不是要避避風頭,在這之後跟我回『拉尼德洛』一趟?」

「但他是...」嘎鑼猶豫不決。

「他只是另一個倒楣的人,就別管了,畢竟妳不是...」

「憎恨人類嗎...」

嘎鑼因為斗篷少年暗示性的一句話,衝出草叢。

「不管了...」

從體內散發出的腥紅之風,鬼氣,纏繞著嘎鑼的身軀,原先白皙的肌膚上冒出了大量的血絲,血絲經由體內沸騰的血液擴張,纖細的軀體也如氣球般快速脹起,而藏匿於額頂,能代表種族的鬼之掎角隨之伸出,幾個腳步間,嘎鑼朝巨蜥拔地一跳,在少年的驚呼下鬼化成了一匹白髮紅膚的巨大怪物,並揮出能輕易撕裂樹幹的利爪。

https://steamcommunity.com/sharedfiles/filedetails/?id=1967561258

「給我看向這裡!」

揮出的利爪劃開了巨蜥如鋼鐵般的鱗甲,發出金屬切割的撕裂聲,接觸到鮮血的白雪受到其溫度而沉下,遭到攻擊的巨蜥發出攝人的吼聲,斗篷少年連忙遮住雙耳,正當嘎鑼的注意力都放在其粗壯的四肢與尖牙時,巨蜥以自身身體作為隱蔽,從嘎鑼視線的死角處揮出巨尾,巨尾掃過腰部,若是普通人受到該攻擊肯定早已腰斬,而就算是鬼化後,獲得強韌肉體的嘎鑼還是少了半邊側腹。

「咳阿...」嘎鑼吐出大口鮮血。

奈特再次將身影隱藏於樹幹後,確實看見了眼前的殺人鬼為了少年挺身而出。

「怎麼可能...」奈特驚呼。

巨蜥朝著嘎鑼咆哮,嘎鑼也在數秒空檔中,緊縮側腹缺口邊每一條肌肉,讓源源不絕噴出的鮮血稍微得以緩解,而雙方潑灑在地面的大量鮮血也宣告了這場戰鬥將是你來我往,直到其中一方因鮮血流盡,用盡全力倒下後才會宣告終結的戰鬥。

「...」

雖然殺人鬼的舉動超出自己的預料,不過多年與魔物爾虞我詐中所淬煉出來的經驗指出,有些魔物,例如哥布林會假意投降,實則趁冒險者疏忽時發動被刺,所以奈特決定忽略殺人鬼看似挺身而出背後的原因,讓眼前情境完美的為己所用。

在極限的消耗戰下,體型較為龐大的巨蜥佔了優勢,雖然嘎鑼已經近乎劃開了所有鱗甲,不過在其尾巴麻煩的攻勢下,只能被動地消耗大量體力,而有著豐富戰鬥經驗的嘎鑼在一瞬間刻意露出了跪地喘氣的破綻,同樣瀕臨極限的巨蜥逮到機會,不顧從身體多處溢出的鮮血,以急迫的腳步向嘎鑼邁去,正在巨蜥睜口,準備咬下嘎鑼頭顱時,嘎鑼也用最後一絲的力量,伸出巨爪刺向巨蜥全身唯一柔軟的咽喉處。

巨爪穿過下顎、舌根、上顎直到抵達腦幹,巨蜥的眼珠突起,鮮血從中溢出,嘎鑼收回巨爪,鮮血如瀑布般淋至嘎鑼身軀,雖然已經結束鬼化,但嘎鑼的白皙皮膚還是在鮮血的沐浴下保持艷紅,斗篷少年搖頭嘆息,離開此地,嘎鑼眼眸中的光芒漸漸淡去,伸出變化不完全,仍保持著漆黑的利爪靠近少年,回過神來的艾登已神智混亂,發出丟臉的喊叫,誤會在此而生,原本期望能夠理解自己的嘎鑼縮回手,勉強的站起身子,準備離開,躲避被追殺的命運。

「...」臨走前,嘎鑼露出了落寞的表情。

https://arca.live/b/hk3rd/4374060

「就是現在...」

從奈特手中擲出的,看似由枯萎的藤蔓揉合而成,中心發出綠光的球狀物體,在嘎鑼的腳邊迸裂,還來不及反應,彷彿被賦予生命的藤蔓在高速生長後,束縛嘎鑼全身。

「綠藤縛獄。」

「可惡...這個是...」嘎鑼掙扎著。

「不要做出多餘的舉動。」奈特現出身影。

「...」

嘎鑼試圖再次鬼化,不過魔力卻遭到藤蔓吸取,而藤蔓也因為魔力而更加茁壯,

「逍遙在大陸上的,半人半鬼的殺人鬼阿,終於逮到妳了...」

「渾蛋...」嘎鑼硬是掙脫右手的藤蔓,想以利爪攻擊。

「(咻咻...)」劃破空氣的物體打入嘎鑼手臂中。

「蹦.蹦.蹦...」

貫入嘎鑼皮膚裡的子彈,隨著靠近的腳步聲爆炸,嘎鑼因方才與巨蜥的激戰,承受不住最後的痛苦,四肢發軟,昏了過去,奈特撇巷子彈飛來的方向。

「來的還真晚呢,沃拉沃。」戴著牛仔帽的人自林梢走出。

「都幫你擋下一招了,就別發牢騷了吧。」

「這種程度的攻擊我隨時能擋下。」奈特不甘示弱地回應。

「誰知道呢?」沃拉沃攤手搖頭。

「如你所見,兩頭巨蜥已經沒了生命跡象,而最後一頭...」奈特說到一半。

「最後一頭也已經死了...被冰柱牢牢插在樹幹上。」沃拉沃打斷。

「冰柱?」奈特疑問。

「是阿,一開始看到我也不敢置信...」

「不過應該跟這片冰結的森林拖不了關係吧。」沃拉沃推斷。

「剩下的就等那位少年腦袋清楚後再問吧。」奈特望向艾登。

「(有可能...不,不可能是他。)」沃拉沃將艾登排除創造出這片風景的候選。

「反正巨蜥也都倒下了,接下來就等遠征隊抵達,處理後續吧...」沃拉沃坐下。

「恩...也是...」雖然殺人鬼已落網,但奈特還是若有所思。

「...」艾登仍跪坐在地。



「那些魔物確實是你親手收拾的嗎?」沃拉沃質問著。

「(我最討厭這種直覺準確的人了...)」斗篷少年心想。

「那當然,在場也沒有其他人能協助我吧...」

「畢竟除了他*以外...」

*指艾登

「根本沒人生還不是嗎?」

斗篷少年狡詰的應答方式讓沃拉沃有些不快。

「(看來不管怎麼問他都不會吐出什麼有用的情報...)」沃拉沃想著。

「回城裡的馬車已經在森林外等候了,你就自己過去吧。」並說道。

「恩...」少年揮手道別,轉身就消失在林中。

「沃拉沃大人...這...」一旁的試務人員走出堆屍成山的洞窟。

「總共多少...」沃拉沃問道。

「一共一百七十三頭魔物,大部分是獸人與哥布林。」

「挺身而出的殺人鬼,和若有所隱的應試者嘛...」

「真是又攤上一件麻煩事了呢...」沃拉沃搖頭。



https://www.pinterest.ca/pin/211174966034074/?nic_v2=1a5QEPq1f

隨著最後一匹魔物倒下,遠征隊開始了另一份重要的工作,也就是將魔物身上能夠製作成防具或是能成為魔法道具的部位取下並帶回,這份工作相較起討伐魔物更為麻煩,因為只有帶回相符的戰果,才會有相應的報酬發下,最後由各冒險者公會前來協助的試務人員在清點所有死去的魔物,以及死亡人數後,時間已經來到下午。

「滾開...」戴德粗暴地推開了席爾*。

*奈特的隨身侍從,協助了巨蜥的催眠。

「給我一個理由不再這裡把你給撕碎...」周圍的空氣連同戴德的暴怒震動著。

「至少我逮到燒人鬼了。」奈特被舉至空中,帶有一絲嘲諷的回應中沒有任何悔意。

「...」戴德拉開雙臂,奈特的身軀被撕毀,臨時的軀體化回樹枝。

「這下回去又得當和事佬了...」沃拉沃嘆氣。

「艾登...」埃爾莎*抱緊眼前失神的少年,也因傑瓦爾的離去悵然落淚。

*戴德的助理,也是負責莫德鎮冒險者公會櫃檯的人員。

「...」少年不發一語,腦海裡不斷重複著隊友死在自己眼前的景象。

未完待續...


莫德試驗篇到這邊基本上就結束了,後續還會有一些收尾,可能有些人覺得劇情方面可能有些過於虐待主角,不過在後續的篇章中,這些都會變成有意義的一部份,所以還請敬請期待,Aydan感謝看到這裡的你和妳。  2020/10/26  11:15

討伐 x 地坼 x 猛鴞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