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ydan

https://vocus.cc/user/@aynoroom

保證

發布於

https://www.pinterest.ca/pin/315181673893661434/

「請各位民眾不要推擠,我們正在確認競技場中的情況。」

「剛才好幾聲像是爆炸的聲音,發生甚麼事了。」

「為什麼在白光後整個競技場都沒聲音了。」

「在節目結束前任何人都不能進入場中,請各位配合。」

見到戰士長自競技場中慌忙的模樣,聚集民眾間發出的議論聲愈演愈烈,艾雷一行人眼前,由數五十多民名的聖徒組成的臨時小隊正拼命著阻擋試圖闖入場內的民眾。

「戰士長,節目難道已經結束了嗎?」

雙手抵著向前推擠的人潮,面露難色的其中一位聖徒問道。

「這...」達赫納支支吾吾了起來。

「對了!我想到還有急事,所以先帶這群人回王城一趟。」

在戰場上一向所向披靡,一直以來都是用拳頭代替言語的達赫納在此時顯得格外笨拙,連個像樣的藉口都編不出來,慌忙的樣子有如火上澆油,讓騷動更為嚴重。

莉茲與摩絲一同對達赫納露出失望的表情,而艾雷則扶著頭嘆氣。

「所以我才不喜歡跟民眾接觸阿...」達赫納露出了這樣的表情。

「給我看好,對待愚民就應該這樣。」

莎雅不耐煩地在手中聚集起魔力,並走向人群中最靠近前方的男子,男子看著對方露出大片肌膚的魔導師服裝有些臉紅,沒有注意到正往自己臉頰靠近的巴掌,伊諾見到此景,一個箭步把莎亞給摟住,稍微動用一些蠻力將自己的師傅給拖回後方。

「伊諾你幹甚麼,不給這些人一點顏色瞧瞧,他們是不會安靜下來的。」

「我可不能讓師傅妳在眾目睽睽之下把人給凍成冰柱,這樣會事情會更麻煩的。」

這時競技場內再次傳來陣陣觀眾震耳欲聾的激烈呼喊聲。

「總算結束了...空窗期...」達赫納鬆了口氣。

「事情就是這樣,戰士長和我們還有急事要辦,請你們讓出一條路。」

莉茲一邊說著一邊在身後向艾雷等人比出手勢,曾經在修道院相處數年的幾人默契的擺出了嚴肅的表情,跟在莉茲的身後,聽見競技場恢復原狀,群眾間瀰漫的緊張氣氛也隨之瓦解,自動向一旁退去,一行人得以繼續前行。

https://www.pinterest.com/pin/811070214134548973/

「不過這裡怎麼都沒有人駐守阿?」伊諾的視線掃過了幾乎看不見盡頭的長廊。

「除了定期會議,這裡幾乎都不會有人出入...」

「簡單來說就像是個象徵性的存在啦...」莉茲補充道。

一旁的摩絲則因為見到比床還要柔軟的地毯,而像個鄉巴佬般在上面打滾。

「呵呵,看來她不知道教養為何物呢。」莎亞對摩絲露出輕蔑的表情。

「妳...」莉茲表情變糟,兩人即將開始新的一輪爭吵。

https://www.pinterest.com/pin/775604367064279809/

達赫納將魔力注入了長廊盡頭特殊的大門,本以為長廊的擺設已經夠高貴的艾雷見識到了甚麼才是真正的金碧輝煌,由純金打造的日晷散發出耀眼的光芒,其陰影落在底下由各種稀有礦石組成的六角狀星徽上,一行人得以知曉現在已經接近傍晚,而位於屬不清珍貴寶物的後方,象徵著王國權威的王座則為此地增添了一絲莊嚴的氛圍。

「這裡就是...王座...」見到了超過想像的景象,艾雷驚訝的有些說不出話。

「等下主教如果向你們輪番問話的時候,一定要記得...」

達赫納一邊提醒著,一邊摸索著王座。

「絕對不要有所隱瞞,因為那個傢伙能夠知道你們說的是不是真話。」

喀的一聲,座上的機關被觸動,一陣震動後,一條隱藏於六角星徽底下的密道一階一階的顯現了出來,在陣陣的驚呼聲下,達赫納引著一行人向下走,一路上的陰暗相比起剛才的大廳簡直就像是兩個完全不同的地方,黑暗中,幾人甚至不知道向下走了多長的距離,艾雷注意到入口只剩下微微一點光點,神情有些緊張。

「莉茲姐,能不能讓我用個火球來照明阿,一片黑的感覺有點不太舒服...」

摩絲小小的抱怨體現了所有人的心情。

「要是能的話我一開始就會這麼做了。」

達赫納一邊說道,一邊在手裡聚集起魔力,不過魔力卻在聚集之前就散於空氣之中。

「王城的地下是用聖輝石打造的,因此在這個空間裡所有的魔力都會被強行稀釋。」

臺階的路程已結束一段時間,幾人在黑暗中也前進了不少距離。

「差不多到了,老不死的,你也該出現了吧。」

達赫納像是知道對方的位置,抬起頭向前方喊道。

「還是跟火焰一樣的急性子阿,達赫納...」

黑暗中傳來了股乾淨的嗓音。

「怎麼不讓氣氛在更加緊繃一點呢...」

「這樣我問起話來會更有威嚴的。」

https://ani.gamer.com.tw/animeVideo.php?sn=18430

黑暗中燃起了兩道火焰,位於高台上的則是等候許久的教皇,不過似乎有些異樣。

「我可沒閒功夫跟你演納些鱉腳戲...」達赫納不留情面的拒絕。

「話說回來你能不能讓那個『東西』的眼睛閉上,那個眼神怪讓我發寒的。」

艾雷等人有些反應不過來,因為眼前老者的嘴角沒有一絲動作。

「我這邊也很頭痛呢...」

https://br.pinterest.com/pin/656962664376129142/

白髮,眼神猶如老鷹般銳利的男子從座後搖著頭現出身影,大喇喇地靠在一旁。

「每次把『分靈』注入到素體的時候,素體都會像個殭屍般的瞪著前方...」

「你是...教皇...?」莉茲不解。

「沒錯喔,妳們這些魔導師之前看到的都只是我的素體罷了。」主教回應。

「但是這不會產生排斥的作用嗎...」莉茲不敢置信地看著眼前的奇蹟。

「會有一定程度的疑問也是正常的...」

「畢竟這個素體的本體,是我的雙胞胎「弟弟」阿。」

「弟弟!」摩絲露出驚訝的表情。

「哀,就算是製造出年輕的素體,素體還是會因為我靈魂的年齡而快速衰老...」

「而素體的年紀又會很大程度的影響性格...」

「所以妳才會對我平常糟老頭的言行感到形象不符吧,哈哈。」

教皇在邊說邊笑間,突然轉變的語氣讓摩絲打了個冷顫。

「這次把你們找來其實也沒別的事,只是要請你們做個簡單的選擇罷了。」

「要不是我到場清洗掉所有人的記憶,在置換成別的故事...」

「你們應該知道會對王國造成什麼影響吧。」

雖然教皇露出無暇的笑臉,但是在場沒有一個人感覺到對方的善意。

「所以要馬答應我這件事情你們絕對不會傳開...」

「要馬現在就為國捐軀,成為我研究的材料。」

「喂,別太嚇著他們了。」達赫納試圖緩和。

「你以為我是怎麼讓王國屹立在這片土地上數百年的?」主教有些不悅。

「我可不能讓這點鬧劇就毀了我的心血...」

「懂嗎?」主教瞪向達赫納。

「懂了,我保證不會傳出去的!」摩絲高舉一隻手大聲發誓。

多虧摩絲想說就說的直率個性,接近冰點的氣氛被稍稍緩解了過來。

「我保證...我也保證。」接二連三,在場的所有人都對教皇做出了表示。

「感謝配合。」教皇將眼光包向了艾雷。

「我在這裡也要特別表揚你們幾位,是叫摩絲還有伊諾吧...」

「在識破對方的詭計後靜靜在場邊等待機會反擊...」

「這份的冷靜和果決是我們魔導團求之不得的,很期待你們今後的活躍。」

得到等同於整個王國讚賞的兩人害躁的低下頭。

「還有莉茲跟莎亞...多虧妳們事先的察覺...」

「準備室的聖徒與元素使們才能幸免於難,臨場調製緊急解毒藥也十分管用。」

「由於不能光明正大的表揚...我想想...」

「這樣好了,之後你們能多向魔導團申請每個月五百金幣的研究經費...」

「我會親自核准。」

「感謝教皇厚愛。」莉茲與莎亞兩人行禮,摩絲則注意到自己師傅的陣陣偷笑。

「差不多就這個樣子了,先把他們都帶走吧,達赫納。」教皇吩咐著。

「我有事情找這位...」幾人的眼光讓艾雷意識到那是自己。

「要是你們敢違背,我會馬上知道的...」

臨走前,教皇再次對一行人露出威脅的微笑,打響手指,除了達赫納以外的所有人在進入王城地下方法的這一段記憶皆被抹除,腳步聲漸漸消失,座前只剩下艾雷一人。

未完待續...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忘卻契約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