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億玲

📖而立書店店長 🤷🏼‍♀️書屋花甲無用店姐 🎙不努力大王 如果還能寫,就可能活下去吧?我是一名躁鬱症患者,我同時是一名女兒、姊姊、妹妹與願意當你的朋友。 關於我:https://linktr.ee/Avisfang10

我的父親,他只是一名里長

發布於
#認同請分享

我平時分享荷生的事情,我比較少談他身為里長發生或是做的事,因為如果有人有興趣,自行google 就可以找到很多資料,不需要我這個充滿私心的女兒來說些什麼。

但今天我想用我的私心,全篇私心地寫我的父親。

從三級警戒開始,他除了展開防疫包的募集,里內的老人送供共餐也立刻有應變措施,讓大家繼續有飯吃。

食物銀行也積極在無法讓人入內的情況下,發送物資包,讓需要物資的人繼續領取。

直至今日我每天見到他,他臉上永遠都有護目鏡的痕跡,還有接不完的電話。

他只是一名里長,疫情之下他能做什麼?

他自發性希望里民報名篩檢,希望提前造冊,這樣如果要來檢測,就可以立刻回應。

但誰能決定這份名冊的動向?

是台北市市政府。

「請問為什麼不能強制篩檢?」、「請問為什麼不能到我家裡面消毒?」

最近因為社區的疫情的爆發,他每天都接到這些電話。

我明白大家都很不安,但他是一位要照顧近百位老人家的里長,他的不安不會比任何人來的少。

是否設立篩檢站?

他只是一名里長,他不能決定,台北市政府才能決定。


從三級開始,長期服務的老人家也都很聽話,盡量不外出乖乖在家,至少這方面荷生很安心。

里長不會知道是「誰」確診,也不會立刻得到最新消息。

里長也不能決定夜市開業與休息,是台北市市政府決定的。


他能做什麼?當他收到社區可能有群聚感染時,立刻提議要用里長的經費自費買篩檢用劑,發給每戶人家。於是台北市政府正面面對這個所謂的社區疫情。

而所謂的找議員求資源,大家可以去看這位議員在政論節目上的發言:「方荷生里長,他很認真,資源不夠,只有一個小里長真的是沒辦法,這只有市政府投下來,才能解決問題。」

看著這段話我的感想是:一半對、一半錯。

對的部分,的確是台北市政府願意用力推動,無論是下令造冊或是檢疫站設立。的確是台北市政府才能做的事。

錯的是,荷生不是一名小里長,他這20多年來,最會做的事就是找資源。


我只想說,

如果能有開誠布公與主動積極的市政府,所有站在第一線的人才更有力量與動能去防疫。

也就不會演變成議員的爆料,讓成群的媒體進入社區,而造成居民恐慌。


我和看文章的你,都是深受疫情影響的人。但至少我們還能有一頓飯,可以安安靜靜享受與追劇吧?而照片裡的荷生,他從三級那天開始就再也沒有一頓安靜的吃飯時間了。我以女兒請大家試想,如果你自己的家人,連一頓飯都不能好好吃,你會不會心疼呢?

疫情之下,我們很需要自律,自我防疫做到確實,謹慎再謹慎。但在身而為人的漫長過程,這個時刻也是讓人練習同理心的機會。


願望做事的人,無論站在什麼位置上,他做了就不會停下來,荷生就是如此。

相反的,不願意做事的人,無論站在什麼位置,都很難從不願意變成主動出擊,這就是很現實的人性。


寫下這些並非要大家對荷生歌功頌德。只是因為他是我的父親,有他的養育與支持,讓我擁有滿滿的父愛。而作為一名無能為力的女兒,我只能寫下這些文字。真心懇請各位打電話之前,做好功課釐清問題、注意時間點。

我們都有父母,也都是子女。放點同理心,對父母、對自己,

對自己以外的他人,更是需要。謝謝大家。

#不認同也請注意這是方億玲的言論而非方荷生的言論

#我就是任性生氣不能和爸爸好好吃飯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6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