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克实:有关“南京大屠杀”的历史记忆和研究现状——写在南京事件84年之际

唯亲王

重新记忆抗战史和80年代以来的社会转型、意识形态转型有很大关系,转型后中国民族主义的表现型发生了变化。(这点可以对比80年代以前抗战记忆与今日的不同)最高级的发表肯定是四平八稳,但公祭日的设立就是为了制造新国民,发明巩固民族意识,是当局策略性利用民族主义的一种表现。最开始我对纪念战争暴行的受害者还是很热中的,但一年年下来,各种纪念日越来越多,并且被办成了民族仇恨节,如今我已经感到很疲乏厌恶了。

我认为民族主义不是负面东西,随着经济社会发展,民族主义一定会被唤醒的。但现在的畸形环境下,这一代的中国民族主义能否有好结局,我深表怀疑。南京大屠杀是20世纪的一场惨案,但在中国这个毫无学术自由的地方,很多时候我常常感到一种无力感,在这种没有自由的环境下佯装公正讨论我做不出来。

另,80年代意识形态转型是我非常感兴趣的一个话题。我们可以注意到,转型之后中国人发现自己是断代的,没有资源。因此新时代的民族主义先大量引入港台资源,进入新世纪后又大量学习韩国人的手段。

镜中的你我——从《发现东亚》一书看近代东亚国家的认同重构

唯亲王

我非常不乐观,我觉得因为历史因素和现实原因,“东亚文化圈”是崩解最彻底的,一时半会也看不到恢复的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