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亲王

我们曾在巴比伦的河边坐下,一追想锡安就哭了。Super flumina Babylonis, illic sedimus et flevimus, cum recordaremur Sion. バビロンの流れのほとりに座り/シオンを思って、わたしたちは泣いた。 豆瓣主页:https://www.douban.com/people/167884399/

2022年5月22日 日 共和230年牧月三叶草日(09.03)

發布於

我住的周边,是抬头就能看到大黑山的。现在住的房间,窗外就是大黑山的山坡。冬末来这里的时候,看着那阳光下金黄色的雄伟冬山,就一直想上去。

原本是想在5月8日,就是劳动节假后的那个周日去的。结果那天下雨。雨天决计是不敢上山的,只是到山下走了走,看了看情况。阴云翻滚,巍峨的大黑山头堆着云雾,像火山一样,非常壮丽。当时就坚定了信心,一定要到大黑山上去。

上周日,就径直往大黑山去了。坐车到杏花里那边的山口,沿沥青路一路上山去。临近到山岳之下,更体会到大黑山的美丽。虽然错过了枯山,但能见春暮的荣山中突出一块块暗黄色的峰岭,也是很美了。

一路上有很多卖蜂蜜的,有不少蜂农。

到了山口,看到要收门票钱上山。我看大黑山这么大,就决定不走门票的道路了,先走西面朝阳寺响水观一线。就向西线走去。

西线非常荒芜,也不是很干净,我在烈日下走在柏油路上,两面是各种农场和餐馆,让我找回了在旅顺山间、在紫金山北面行走的感觉。

大约走了一两公里的样子,到了朝阳寺。不出意外,因为瘟疫原因不开。朝阳寺是一个有一定规模的建在山坡上的寺庙,院墙起起伏伏。寺庙前的空地有包括烤全羊在内的一排饭馆,看山的视角特别好。绕到寺院侧面,向里面眺望,能看到金色的观音巨像。

快速绕过朝阳寺,沿着后面起起伏伏的柏油路,向响水观进发。这段路地势起伏大,路况也不好,不大好走。这面的坡道上,能无遮挡地看山,蓝天白云下,翠绿的连绵山脉,就像杂志上的照片一样。拍了很多照片,内容雷同,但我一张也不舍得删。

沿途的山岩中,有很多佛像。大连一带真是佛法昌盛,到处都有佛教标语和佛像,我这边厂房上我就见过两个屋顶的观音巨像。每次看着石壁上那么多刻画,我就想在上面刻一幅圣像,但是我艺术力为零,做不到。

几段曲折,就到了响水观。迎面就是一座斑驳掉漆的水泥牌坊。附近有很多禁止入内的私人领地,我想可能是别墅。

我看到一个小房子,上面写着“The Earl's house”,非常好奇,靠近一看,原来是一个狗窝。

响水观前先是一片小庭院,有旅游景点常见的那种标识牌,但是锈蚀非常严重,以至于都看不清年代了。看这字体风格,我觉得是90年代的。

庭院里摆放着很多神像,还有几个老人和旅游纪念品的摊位。似乎都是葫芦木剑之类的。

在庭院的角落里,有一块无人照料的石碑。靠近一看,是大正15年(1926年)3月日本人立的。金州民政支署长关东厅事务官从五位勋五等西山茂建之、关东厅中学校教育正七位今井顺吉撰文。也不知道这两个人后来怎么样了。 这两个人应该只有专门翻档案才能查明下落。

跨过虎溪桥,就进入了第二层庭院。庭院里是溪流与池水,汩汩流水声清澈悦耳。向上眺望能看到道馆的院墙,堆满了植物。当然还是不开放。(侧面有个小门可以进去,但我认为正门挂着牌子说不开放,再进去不好,就没进)

顺着后面一道门可以绕到后山,也可以上。但这里的庭院是光秃秃的,只有一些鸟。山上也有奇怪的烧胶皮味,我就没上去。

出来的时候,在神龛里发现一个胡三太爷。我第一次见胡三太爷真身。这应该是关内什么神和狐仙信仰糅合出来的神。我不喜欢什么努尔哈赤皇太极册封胡三太爷的传说。

出来后,还见到一面八仙过海墙。

我原路返回,到朝阳寺那边吃了个饭。吃完之后在饭馆里懒了一会,本来已经很累,但咬咬牙,决定还是向大黑山主峰发起冲锋。

我就从朝阳寺那边的口上去了,从西门进入。门票¥20,我又在门口花¥15买了一把塑料玩具刀。真怀念以前一切都不规范,随意流动的年代啊。那个年头我没钱没空间但能买,现在有钱有空间反而难买了。《铳刀法》是世界第一恶法,必须全民武装!

深刻体会到了痛苦。每走几十米,就得休息休息,每一步都在嘶嘶喘气。本来就很劳累,再加上自己的肥胖,每一步都很痛苦,深刻体会到那种高反人的无力感,不是努力可以克服的。这些年胡吃海喝以及其他原因造成的肥胖对我的身体造成了巨大的破坏,现在别说2016年夏天爬泰山的感觉了,连自己爬紫金山时的体力都没有。

在休息区躺了好一会,犹豫了很长时间,又开始向上冲锋。

走了很长时间,终于看到了之前经常看到的山顶的小建筑,顿时就有了斗志,继续向上走去。透过这段山,我也看到了笼罩在雾霾中的城市,就像画一样。

很快就到了卑沙城。看资料说是高句丽人修建的要塞,但实地看一下,有多大成分是复建的,已经很明显了。

走近了,能看到那座小建筑的样貌,是一座道观,叫唐王殿。殿门外是一些石像,里面供奉着李世民。不过殿内有一位道士,我没好意思拍照。

唐王殿背面,视野特别好。能看到非常壮阔的山线与城市。就是拍照的人太多了,很难拍到干净的照片。

站在唐王殿的院子里,也能看到大黑山的主峰。这里物价贵,但还在常识范围内。我建议是带现金,这边信号很差。

离开卑沙城,向石鼓寺进发。一所有规模的寺院,看起来很新。自然也是不开放的。寺院这边看山的视角也不错,能看见交叠的横线。这时候天色渐晚,山色也深了起来。

出来石鼓寺,我寻找通往主峰的道路。百度地图上是没有路的。问了附近的哨兵,才找到路。折回卑沙城,通过一个斜道就可以到主峰了。通向主峰的路更加陡峭。向上看,是山岭和主峰,向下看,是穿行在云海中的山岭、城市与大海,旅大风光,尽收眼底。

到了沥青路的尽头,是一处缆车,不是面向游客的,是电视台人员检修用的。主峰就在头上。但是主峰的栏杆路两边更加险峻,峰顶是土路,我恐高又笨拙,冲锋失败,在离主峰几十米的地方站了一会就下去了。

下山路,我走的是一般从正门那里上来的山路。路上有个微型道观,一位道士站在门外。也路过了关门寨,没有想象中的城寨,只有一个门。最后穿过山下的一处道观就下来了。总体而言这段是最主要的爬山路,但景色不如西门上来那条路。

终于实现了登上大黑山的愿望。总体来说,大黑山是一座圣山。我这次登山过程中,遇到两间佛寺四座道观。东线的观音阁我不准备去了,上一次大黑山太累了。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