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亲王

我们曾在巴比伦的河边坐下,一追想锡安就哭了。Super flumina Babylonis, illic sedimus et flevimus, cum recordaremur Sion. バビロンの流れのほとりに座り/シオンを思って、わたしたちは泣いた。 豆瓣主页:https://www.douban.com/people/167884399/

2022年5月4日 水 共和230年花月蚕日(08.15)

發布於

今天是五一假的最后一天。这次五一假,回了一趟家。但心心念的还是去旅顺。在痛苦且前景黯淡的生活中,去旅顺是每周唯一值得高兴的事了。

之前在家待了三天。在南京的时间太长了,对季节变化失去了敏感性。返乡后,总是感觉春天迟迟不来,三月份草还是黄的,五月份还有枯树,腊梅还盛开在夕阳下。街上已经是拆迁区,绝大多数人都谈好条件搬走了,街上人烟稀少,春日里走在空无一人的街上,感觉特别好。但这次回来,明显感到街上治安恶化了,莫名其妙多了一些不三不四的人。对文章中常看到的欧美的衰落社区有了直观的体验。

回来以后,先是去洗澡。洗浴中心根本没几个人。近来剿冠战争烽火连天,大家都不敢出门。我就享受了休息大厅的包场。

今早就前往旅顺。原本我是有所犹豫的,我很累,想睡懒觉。但是还是习惯性早起了。坐上轻轨换公交,折腾快三小时,才到旅顺。第一站就是之前错过的关东法院旧址。

关东法院在医院院子里面,是一个独立的展馆,进去门票¥15。立面很美观,放在今天也称得上好。进去之后,是白走廊木地板,到处散发着油漆味,似乎之前新粉刷过。装潢风格和日俄监狱差不多。

往里面走,是很多陈列室。其中有两间可以进去,是还原的当年法庭布置,就和老电视剧里的一样。可以坐在立面沉浸体验一下。展品里有不少当年的老物件,特别是有帝日时期的法官袍,这个实物我是第一次见到。展厅除了法庭之外还有办公室,都保持原来的位置。

走到后面,有刑具展览。我只能说,我对里面很多刑具的真实性表示怀疑。比如明显人不能用石磨磨碎,制造这种刑具的人一定是《唐书》谣言看多了。如果这里的刑具都是真的,那么日本人当年就是天天在看守所里磨碎活人,掏心挖胆,活烤犯人,这明显违反常识。

出了关东法院,我前往万忠墓。结果万忠墓要刷身份证,我没带身份证,不准我进。我只能去展览馆外的墓冢看了看。墓区前面是享殿,后面是墓冢,埋葬着被日军杀害的数千市民的骨灰。看着这个墓冢我想起上海光启公园的墓冢了。我好想再去一次上海啊。

离开万忠墓,下一站是白玉山。这站走完后,旅顺日俄战争的日军纪念碑我就应该走得差不多了。我不认识路,司机直接把我拉到山顶,省了我很多体力。(白玉山山路坡度很大。)到山顶缴纳¥20,就可以继续前进。

山顶是白玉山塔。远看是个灰不溜秋,毫无质感的子弹型塔,看起来像是水泥糊的,远不如那些山头的纪念碑。但走近了看,发现这座塔做的是很用心的,有表面装饰,内部也是可以攀登的,但现在不开放。但我不喜欢这个造型。这个弧度仰视起来像一根勃起的阴茎,很不好看。

塔上的刻字留念,特别是苏军的留念,自然也是不缺的。

白玉山塔附近有很多鸽子和鸽子粪。这里的鸽子是我见过最肥的鸽子,一点精神也没有。

白玉山顶是个好地方。在这里能俯瞰整个旅顺湾,我上过的所有旅顺其他山头都没有这么好的视野。整个旅顺湾的地形和帝国舰队尽收眼底,我在山顶和下山途中拍了好多张图,一张也舍不得删。旅顺湾的地形,当军港真是特别棒。

半山腰有一个炮,来历比较复杂,在清军日军俄军之间多次转手。可能是因为海拔低,这尊大炮是我在旅顺这几次旅行中见到刻字最多的大炮。这次我观察了下,刻字大多是70年代及以前的。我怀疑是现代旅客武德不够充沛,没有能刻字的刀。

下山途中,遇到一个“百鸟园”。说是捐助¥20可进去参观,里面有救助的野生动物,也有养殖的。我交了钱进去。院子里各种鸟兽叽哇乱叫,非常吵闹。比较吸引我的有下面几个:

门外有一只大猫头鹰,眼睛瞪溜圆,一动不动。我第一次见猫头鹰。

门口有一只大鹦鹉,没有拴也没有笼子,就站在栏杆上,也不跑。鲜艳的毛色和荒凉的温带山坡很不搭。

院子里散养着很多蓝孔雀。我第一次见到孔雀开屏。还是为了求偶开屏。这只雄孔雀拦住雌孔雀开屏,人家不愿意看,走一遍去,他马上就追上去继续开屏。

在一个笼子里我见到了秃鹫。我感觉也不秃,但是笼子上写的是秃鹫。这只鸟非常威猛,符合我对猛禽的认知,那些娇小的鹰隼在它面前真的没眼看。

我感觉院子里的鸟大部分比较满意,这里大部分鸟是散养的,也不跑。但是院子里的野兽似乎不太满意,经常发出嚎叫声,或者打笼子。我不懂动物饲养,在这里不多做点评。野兽区味道也太大了,我不愿意靠近。

拍了很多鸟兽照片,不一一发了,稍后发鸟组。

下了山后,我决定去军港公园看看。上次去那里还是初三的夏天。军港公园李荒无人烟,初中时代来这里时看到的各种卖纪念品和杂货的小贩一个都没有。公园里也没有几个游客。票价翻三倍,现在要¥15。没什么可看的,海也不好,如果不是为了故地重游,我是不会进来的。有个航母馆,但我没有兴趣。白玉山下的司机和我强调,军港公园里什么都没有,他可以拉我去真正的军港拍军舰。但我不想去,一则我对军队兴趣不大,二则我从小接受的教育和人生经历让我特别忌讳军警宪特,不想和他们扯上任何关系。

出了军港公园,我想往黄金山-电岩炮台-南子弹库一线走走,就去了潜艇博物馆。

潜艇博物馆的票比较贵。里面有一个退役潜艇,可以进去看。第一次进潜艇,感觉里面挺酷炫的,到处都是管道。但是很不宜居,这种体积住几十个人太挤了,卧室的吊床和很反人类。然后过道门很窄很矮,我都挺矮了,还得弯腰才能过门。我又很肥胖,很多过道我觉得很挤。

游客服务中心里下午一点半有个潜艇体验活动,就是登上一个台子播放模拟动画,模拟潜艇下潜。动画效果不错,但剧情很尴尬,是潜艇从旅顺口出发去钓鱼岛护渔,然后用鱼雷击沉骚扰渔船的日本海警船。钓鱼岛上设置了非常夸张的国旗和标语,潜水过程里还有沉船参观,反复提醒铭记国耻。从这个剧情来看,这个体验馆应该有年头了。钓鱼岛的经纬,这里不多点评。

潜艇博物馆的门出去,就是大海。这边的海有浪,散发着我最厌恶的海腥味。旁边能通往黄金山炮台和电岩炮台,但是观景台不开放,所以上不去。我站在海边看了一会海浪,就离开了。

因为我已经没有什么体力了,就放弃了去南子弹库的计划,直接返回。在博物馆旁边的路上,遇到一位牧羊人,放牧着一群黑色的羊。来旅顺这么几次,感觉旅顺市面上比老家旧,像是最近几年没怎么开发的样子,到处都是灰蒙蒙的。部队多,苏联遗迹多,有时候竟有一种东欧感。每次来旅顺都花不少钱。但要是连旅行都不能,活着有什么意思呢?我在军港公园门口听工作人员聊天说,明天开始进景点需要核酸,也不知道下周还能不能来。下周的业绩能不能达标,工作能不能继续下去。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