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亲王

我们曾在巴比伦的河边坐下,一追想锡安就哭了。Super flumina Babylonis, illic sedimus et flevimus, cum recordaremur Sion. バビロンの流れのほとりに座り/シオンを思って、わたしたちは泣いた。 豆瓣主页:https://www.douban.com/people/167884399/

2022年4月22日 金 共和230年花月蕨日(08.03)

發布於

上周六,总算是不切断去市内的交通了。听说旅顺市内已经樱花盛开,自己也看到了金州的若干樱花,就启程去二百三了,实现自己在樱花盛开的季节站在二百三高地的梦想。

一大早就坐上车,快九点才到二百三。门票五十一张,售票员提醒我现在花没全开,但我还是买票进去了。

入门就是各种粉色装饰,但所有摊位都是空的,没上人。还有科技公司设置的会吼会叫会动的机械牛,不知道是干什么的。

入门两棵樱花树。然后满园都是枯的,来得太早,几乎没有樱花开。院子里的梅花倒是都开了,到处都是一片片的梅花粉。有很多艺术学校的人在这里奏乐拍照。还有很多人穿着襦裙。我很不喜欢襦裙,特别是现在流行的襦裙,大多都是纱质感太重,给人很廉价的感觉。我还是喜欢各种明款衣服。

整个樱花园有流水和山包,很有层次感,站在不同地方能看到不同的梅花线。但我摄影水平太差,拍不出那种美。

但是我此行不是来看花的,是来二百三的。走到樱花园山顶也没看到二百三,就询问工作人员。工作人员告诉山下对面的大道一直往山顶走就是二百三。

上山是一条柏油路,但没有考虑到爬山的坡度,没有盘山多圈,走起来非常累。一路上能看到群山起伏,感觉特别好。

爬到一定高度,看到二零三景区的指示牌,就知道二百三高地不远了。这段路更陡。

爬到山顶,我看到很多指示牌,顺着一个“乃木保典阵亡处”的指示牌,向下走去,似乎是俄军战壕的遗址。但做得很差,底下居然用地砖铺!

战壕遗址走到能通行的尽头,上去后能看到一架大炮。连苏军刻字留念都没有,一看就是假的。大炮不远处,就是二百三纪念碑。子弹形状,铜锈色,上面的字是乃木希典手书。蓝天苍松簇拥,下方零散着几株樱花树,显得纪念碑更加孤独。纪念碑是用炮弹铸成,但是上面可见的俄文不是炮弹上的字,你仔细看会发现是苏军的刻字留念。怎么鉴定旅顺日俄战争遗迹的真假?只要有苏军刻字留念的都是真品。

我原本的想象中,二百三高地是这样的:一个孤独的山头,正中间峰顶是一座纪念碑,台阶从正中间上去,两遍夹道都是盛开的樱花,站在纪念碑下,樱花掩映,风一吹飘起来一片。我原本想放放音乐唱唱歌,但突然不想放了,就在纪念碑前念了一串玫瑰经。为谁而念,我也不知道。

纪念碑对面是炮兵观察所。当年夺下二百三后在这里设置观察点,击沉了旅顺港停泊的舰队。虽然有树木和建筑遮挡,但你站在这里才能体会到二百三高地的意义,视角太好了。

观察所旁边有卖旅游纪念品。风吹雨打保存很差,但有一些深刻奇妙的纪念品。在这里我就不说是什么了。

从山上下来,尚有半天时间。我看了看地图,决定去苏军烈士陵园。在路上转角时,我突然发现一堵墙后面有一棵大花树。当时以为是樱花,后来查了下感觉是梨花或者杏花。我转进废墟一看,深受震撼。旺盛伸展的大树上,开满白花。这是我最近见到的最大的花树,最饱满的花。和它一比二百三的花全是病秧子。它就这样盛开于废墟之中,在蓝天之下,在垃圾与粪便之上。多么美丽的一幕,不禁让人赞美上主的伟大。

我充电宝坏了,因此到了苏军烈士陵园后,先在附近饭店吃了饭,充了一会电,然后才去。

烈士陵园前面是一处广场,上面有高大的纪念碑,比金州那个规模大很多。中间是士兵雕像,两边是中苏亲善浮雕,下面是纪念馆(当然不开放)。亲自看过苏军的纪念碑后才能体会到苏联纪念碑艺术传统的意义,也能体会到东欧小国在上千座纪念碑俯视下的不快感。

大门没开。我绕着院墙到处转。这里的墙比金州的更矮,翻过去很容易,但我很肥胖,也不想承担法律责任,就没翻。附近老乡建议我直接跳进去看。我拒绝后,经过老乡的点拨我用合理合法的方法进入了苏军烈士陵园,但我这就不说是什么方法了。

这个陵园比金州的大很多,也更壮观。到处都是顶着红星的大墓碑。大体分两块,前面是朝战阵亡苏军,后面是抗战阵亡苏军和日俄战争阵亡俄军的混合墓园。布局上自然还是苏军拱卫俄军。

有的坟墓上的珐琅像还没有掉,有的有明显最近几年才贴的纪念卡和圣乔治丝带。可见至少瘟疫前还有人来。

中间又是一个苏式纪念碑。这个不如广场上的大,但雕刻更精美。顺带一说前面广场上的大纪念碑和金州南山顶的纪念碑都是从市内迁移过来的。我觉得里面有一种弱化苏俄影响的意思在。

后面是俄苏混合区。墓园有十字架拼花的院墙,里面能看到各种各样令人亲切的十字架。

其中还有一座“情人墓”,是俄军的一段故事。我不感兴趣。其实就是一对大小十字架。为什么人死了墓碑还要比男友小一圈,我觉得不好。

后面还有一个十字架形的纪念碑,中间镶嵌着马赛克圣像——我第一次见到真的马赛克圣像,后面刻满铭文。但我一个字也看不懂,这是游览日俄战争遗迹时最郁闷之处。

俄军墓区后面一片区域有很多“露兵之墓”的十字架,是日俄战争后日本人修建的,十字架下是日俄战争阵亡俄军的尸体。我粗略看了一下,大约是以战场分类,每个坑几十人到上千人不等。最骇人听闻的是二百三的坑——六千五百五十。

露兵之墓中间是一座很宏伟的纪念碑。我原本以为是苏军修的,靠近看字才知道是日本人修的 “旅顺阵殁露兵将卒之碑”

转出这个区域,侧面有一座小小的东正教堂。这是我人生中遇到的第二座东正教堂。红砖修建,教堂上贴着圣母像。从边上的窗向里面张望,看到一幅圣像,再也没看见什么别的东西。

陵园里另一个比较有趣的是空军墓碑。感觉苏联人很喜欢这种形状的飞行员墓碑,不知道是不是寓意着飞机尾气。

我喜欢去墓地。在墓碑环绕,死者簇拥下,我感到心安,能在现实生活中静观死亡,默想死亡。世上最伟大的事情是什么?我认为是人都是要死的,多么伟大的人都是要死的,扩展开,万物都是要死的,无有长生不灭者,在这种令人呼吸困难的伟大里,人才会情不自禁地高呼:アッラーフ・アクバル! Лаилах иллаАллах!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