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亲王

我们曾在巴比伦的河边坐下,一追想锡安就哭了。Super flumina Babylonis, illic sedimus et flevimus, cum recordaremur Sion. バビロンの流れのほとりに座り/シオンを思って、わたしたちは泣いた。 豆瓣主页:https://www.douban.com/people/167884399/

2022年4月5日 火 共和230年芽月生菜日(07.16)

發布於

清明三天假期,因为贪睡和磨蹭浪费了很多时间。但三天的假日,不出去总是浪费的。许下了走遍大连文保单位的宏愿,但看了地点和分布后,知道不会开车没有车的我想做到是很难的。但是市区内各种地方还是尽量去下的。

因为瘟疫管制,只能在金州境内转转。清明节,还是想去看看死者。前一天晚上,列表里一番搜寻,决定去南山俄军墓地。这个地方很不好找,网上相关信息很少,最后通过只言片语,我推断出南山的一个标着“苏军烈士陵园”的地点就是俄军墓地,就去了。

一早晨起来打车前去。司机也不知道这么个地方,只能随着导航走。走到路上,发现是铁门拦着。我下了车,穿过铁门(铁门没全堵死),结果发现是军管区,堵着不让进,很是沮丧。

就原路下山去,山下一个小店,门口不少菊花。我突然想,何不问问周边人。问了店里的人这是不是南山,怎么上去。店里人说是南山,要走前头一条路拐上去。我就买了两支菊花,一白一黄,准备黄花放在苏军纪念碑前,白花放在俄军墓冢前。

绕路上山,看到路边散落着一些开放的樱花树。想起大约现在二百三已经樱花盛开了,我去不能去旅顺,不由神伤。沿着沥青路向上走不远,就能看到苏军烈士纪念碑了。

到了纪念碑所在的小广场,看到一座方正挺拔的纪念碑,顶端是五星和镰刀锤子,中间有汉俄双语的铭牌。纪念碑的台阶上,坐了两个成年男人和一个小孩,最上面的台阶上他们放了不知道一个什么音响设备,在放歌。看到我举着两支菊花过来了,一个男子说,有人来献花了,我们下去。就都走掉了。我把黄色的菊花放在纪念碑下,转着观察了一圈,发现后面好像有个院子,就朝那里走去。

到了门口,发现这就是苏军烈士陵园。门上有一些苏联元素,锁着不开,往里面看能看到一些墓碑。门口有很多狗,有几只很凶恶。过了会我看到一个人在里面散步。他走过来很凶恶地问我要干什么,我说我来看看。然后他开门出来,把门锁上了。应该是管理人员。态度十分凶恶。我站在门口望了一会,就离开了,准备从其他角度转着看看。

沿着墙边转,发现不少墙边贴着“南无阿弥陀佛”。附近也有不少本地居民的墓,自然配合的土地庙也有不少。金州旅大一带非常喜欢修金字塔形的墓碑和土地庙,不知道是什么风俗。因为山地的高差,不少墙很矮,趴在墙头就能看见里面的情况。规模不小的墓地,不过苏联空军纪念碑等很多设施都望不到。

这里的墙很多段不高,即使是我也可以翻过去。但考虑到一则我太肥胖,翻墙容易出意外,二则非法入侵的后果我担不起,我也不敢到处炫耀非法入侵的经历。所以就没有翻进去。我提醒下,翻墙,特别是紧靠悬崖壕沟的墙,是很危险的。执意要翻墙的人后果自负。

土地庙

绕到后墙的一个地方,我终于找到了俄军墓地。一个圆尖顶的石砌墓冢,上面竖着十字架,位于墓园后方正中央,被层层苏军墓地拱卫着。以苏军烈士拱卫俄军亡灵,这种设计是什么意思,我觉得不用解释也很清楚了。苏军进入大连地区后试图修建各种纪念碑,包括俄军纪念碑,大兵四处访古。苏军墓地基本都挨着俄军,苏联人怎么想,我觉得再明显不过了。

眺望山下

离开苏军烈士陵园,看到山上似乎有公墓,就准备去访问下。路上遇到了警车。每年清明季节都有,防止有人在山上烧纸引起火灾。路上看到一个很大的连排炉子,用水泥堵死了。我猜想是以前提倡集中烧纸时候设置的,后来干脆不让烧了,就用水泥给堵上了。

到了墓园前,发现没开,就回去了。

下去的时候我没找到原路,随便走的。一路上的灌木上挂满了经幡,走到一个岔道抬头一看,惊喜地发现,南山战役纪念碑的基座就在那里。我之前在苏军陵园门口看到褪色的文保碑时,还以为纪念碑在陵园内,看到不到了。

苏军墓地前的褪色石碑

到了上面,一个顶端被拆光的几层基座。下面是嵌在地上已经褪色的文保碑。旅顺过于耀眼,以至于很多人忘记了金州也是日俄战争的流血之地。

纪念碑基座前是梅花与松树。围绕纪念碑的树上,挂了一串串经幡,站在这里,感觉好像日本密宗作法的祭坛。

我在前面站了一会,将原本留给俄军的白花放在了基座上,播放了音乐就离开了。

在基座上眺望
基座前的松树
经幡

离开后,下山又路过了苏军烈士纪念碑。这次恶犬不见了,聚集了成群的猫。还是只有我一枝花在那里。估计是本地相关爱好者不多,而且金州的苏军墓经常被人遗忘的原因。我再次播放了一些音乐,离开了。

我想有人看到我清明节跑来这么偏僻的墓地给苏军献花,会以为我是苏粉、军事爱好者或者左派之类,然后过会有看到我在日军纪念碑遗址上献花放音乐,有以为我是狗汉奸。死者已经交付给神,没有不应该被安魂纪念的死者,死亡面前众人平等,我一直认为日本人修建慰灵碑的习俗很好。而作为铁杆皇汉、小汉族主义者,我又对帝日有一种微妙的情感,每次来到帝日遗迹面前时总是很感慨。而这种情绪,在现在这个时候,挺危险的。

然后,南山不是个好地方。满山都是垃圾。苏军纪念碑下面是烟头,日军纪念碑文保牌上面全是瓜子壳。塑料袋更是到处都是。

下山之后,我想,我只见过黄海,金州这么窄,应该去渤海看看。就前往渤海海滨。一路上堵车很厉害,而且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机场施工,尘土飞扬。

到了能看到海的地方,从堤岸下去,大感失望。远不如我之前几次见到的海。肮脏浑浊有很多淤泥,沙滩上到处都是垃圾,我不知道在这里游玩挖沙子的人是怎么下得去手的。

边上的悬崖有一些刻字,还有几处小型庙宇,真是佛法昌盛。我没有技术,不然这么好的岩壁,一定要刻一幅小圣像给我们基督教找点存在感。金州旅大一带真是佛法昌盛,经幡、微型庙宇和阿弥陀佛柱经常能看到,特别是墓地多的地方。

之后坐车回住处。在市内换车时候路过向应广场,看到了威武的骑兵雕像。还在附近发现了斯大林路。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