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亲王

我们曾在巴比伦的河边坐下,一追想锡安就哭了。Super flumina Babylonis, illic sedimus et flevimus, cum recordaremur Sion. バビロンの流れのほとりに座り/シオンを思って、わたしたちは泣いた。 豆瓣主页:https://www.douban.com/people/167884399/

2022年3月11日 金 共和220年风月茄参日(06.21)

忙活跑了很长时间后,我决定去一趟旅顺,游览日俄战争的遗迹。3月9日,我前往旅顺,第一站计划去东鸡冠山。

早晨出去,四处雾气弥漫。到了东鸡冠山山下,依然是白雾弥漫。不禁有些担忧,害怕上了山什么都看不见。

白雾笼罩的东鸡冠山

我是从东鸡冠山东北角上山,买过门票后向山上走去,很快就遇到了一段上山的通道。走到顶上,就来到了第一处遗迹,俄军的战壕遗址。我立即跳进战壕遗址,体验了一下堑壕战的感觉。但很明显经过一百多年的风吹雨打,即使是整修过,战壕也不是原来的规模了。我估计没我小腿深。

再往前走,很快就看到了暗堡。年岁真的很久了,暗堡的墙壁上都垂下条条钟乳。暗堡规模不小,从外往内往能看到很多牌子指示这些地方当年的用途。可惜大部分地段有栏杆拦截,因此不能全线走通。

梯形井

转过暗堡往上走的道路,能看到当年俄军指挥部的遗迹。遗迹边上有一座纪念碑,是日军为纪念1904年12月15日被日军炮击打死的康特拉琴科少将所立的。这块碑是我整个旅途中所见最破烂的一块石碑。并不是被故意损害的,而是当年附近中学的红卫兵看着有块碑就拿这当靶子练枪给打烂了(其他碑都没事)。

康特拉琴科纪念碑
指挥部

指挥部往下走,能走到一个很长的可以进入的堡垒,是当年的俄军宿舍。当然也不能走到尽头,有栏杆。说实话我觉得这个设计很不适合当宿舍。

从宿舍出来之后,我有折返,去找纪念碑。一看到纪念碑上的题字,旧日本,而且是昭和之前的那种气氛一下就起来了。之后转着看了看俄军机枪阵地等遗址,就离开了,奔向望台炮台。

在去望台炮台的路上,遇到了一直毛茸茸的大黑猫。很有精神。也在这段路上,我才体会到雾天的美妙。四处弥漫着白雾,还刮着风,风把白雾一片片吹起来,就像那种暴风雪天大风把地上的积雪吹起来一样,一片片白沙般的雾气跳着轻盈的舞蹈向上飞去,宛如幻境,我第一次见这种场面,第一次见这种运动的、轻盈的,毫不沉重的雾气。空气清冷而湿润,适中的湿度配上适合的气温,让人很舒服。

走了大概几百米,到了望台炮台的山下。山顶有一座纪念碑和两座19世纪铸造的大炮。我原本以为是仿品,但看了上面的刻字时间跨度几十年,确信这个是原品。我找到的第一批刻字都是俄文刻字,最早一处是1949年的。看着这些刻字,一下就浮现出苏联大兵在山顶指点江山的场面了。


东鸡冠山这一大坨山地上不止北堡垒一个堡垒,据我所知的还有二龙山堡垒和松树山堡垒。离开望台炮塔后,继续向西走了大约一公里多,就到了二龙山堡垒。

二龙山堡垒入口边上有一处建筑,哪里有很多恶犬,你路过它们就要狂吠,其中还有没拴绳的。为了安全,到这里不要停留,请快速向岔道走。

二龙山堡垒这里地形没有北堡垒复杂,站在高处一下就看清楚了,就是一条镶嵌在山中的条形堡垒。北堡垒那边还有零星几个人,这边我一个人也没看见。因此这边的堡垒也缺少养护,没有各种阻拦游客的栏杆,可以进去全游览。

堡垒内部不是一条直路,有好几层夹层。很多夹层里一片漆黑,只能打手电行走。我没有走遍每一个夹层,看了几个夹层就出来了。

出来之后,又在外面水泥台上看见了俄文刻字,但我不认识俄文,不知道是什么意思,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刻的。往上走走又是纪念碑。这座山上的堡垒纪念碑都是大正五年满洲战绩保存会建造的,但我并不知道这个组织是什么来历。

总体而言,二龙山堡垒是一个内部保存维护比较完善,且疏于看管,可以全游览的堡垒,很值得一来。但我要提醒一下,虽然里面大体上保存完好塌方概率小,但是有几条走廊和夹层里空气特别差,贸然进入有昏厥的风险。来这里钻堡垒需要谨慎。

钻完二龙山堡垒,我看着地图,东鸡冠山这一大片似乎就剩一个松树山堡垒没有钻过了。地图上看着不远的样子,但一导航,发现没有直达的路,要步行绕道三公里多才能到。一想来都来了,咬咬牙,步行往松树山堡垒出发。

穿过一处布满农场的村庄,穿过废弃的铁路,终于到了松树山堡垒。路上发现山上很多茔地,而且这里的墓碑似乎都喜欢做塔形的门脸,不知道是不是地域习俗。

茔地,就不开示墓主姓名了
本来有块标识牌,我手一斜晃过去了

松树山堡垒外观看起来更破败。进入内部也会发现保存更差。堡垒内部很多侧道很矮,必须全程弯腰才能通过。这个堡垒有个形状很不规则的后门,顺着台阶可以出去,但门很窄,台阶保存状况也不好,我这种肥胖的人只能上不能下。

疑似苏军游客1946年的题字

我从后面绕下来后,很奇怪这个堡垒为什么没有纪念碑。走到旁边一片开阔地,似乎是倒闭的CS场,才发现原来这个堡垒规模很大,在后面还有一处堡垒。

我返回,先钻了路更难走的西侧堡垒,然后从缝里钻出来,翻过被松树堵塞,有纪念碑的山头,往下一望,看到了北侧的暗堡。

连接暗堡和南侧堡垒的,是一处巨大的洼地,是日军当年的爆坑。日军用了好几吨炸药,直接把地道从顶上炸开。这也解释了那些出口入口如此难走,形状不规则的原因,因为不是自然出口,是堡垒的伤口。

暗堡的入口就是这样一个洞,内部更难走,规模也小些,很快就出来了。出来之后我又登上山头,找到了松树山堡垒的纪念碑。

总结来说,松树山堡垒是一个特别值得来看的堡垒。规模不小,结构复杂,而且因为缺少养护,能走的区域多,非常原生态,能体会到当年攻防战的激烈。但问题也很明显。这地方太偏了,人迹罕至,养护很不到位,堡垒内部多处垮塌,道路难走,钻这个堡垒很危险。

出来之后又向南走,看了一下松树山第四炮台。这里只有纪念碑一座,没有模拟大炮之类。

艰难下山后,我想去一下水师营会见所。结果等不到公交,只能走去。非常破败的一个景点,只有几间草房,院子里铺满了石头。角落里有石碑,不知道是真品还是复制品。后身有一间贴着日文的茶室,不知道是不是预备招待日本游客。当然茶室没有开放。前院的展览厅也不开放。

另外有一个遗憾,院里的树据说是乃木希典和斯特塞尔当年合影的枣树,但那时候我不知道,没有拍。

水师营会见所多少有点让人失望。出来之后看还有时间,决定重游日俄监狱。

日俄监狱我小时候来旅顺时候来过一次。来到监狱广场,觉得门脸很漂亮,是我喜欢的风格和配色。因为冬季展厅开放有限,导游也不齐,实行预约按批次进入。进去之后全程有导游带领、解说。

进门首先是一个存菜的地,铁丝网下的砖砌地窖。

跟着导游走,接下来就进了建筑。先到的是一个检查间,犯人进出都要在这里检查,两种衣服颜色对应表现不同的犯人,但怎么对应的我忘了。

之后是一些有沙盘和模型的展厅,讲解监狱的构造和发展。

过了这里,就到了牢房。这么小的牢房要挤那么多犯人,条件真差。而且最不人道的是,这里禁止犯人倚墙。

接下来是一个很有名的地方了。安重根的牢房。玻璃挡着拍不清楚,里面是很大的一个单人间,还有桌椅纸笔,待遇很好。

经过安重根的牢房后到了地牢。地牢是关禁闭的地方。这么狭窄阴暗的空间,我看人在里面待几天就半死不活了。

离开地牢后有一些陈列室,有文件和监狱用品等各种展品,也介绍了监狱的组织架构。我印象最深是两个东西:

一个是档案残片,日本战败后旅顺监狱烧毁了所有档案,所以现在监狱很多相关东西都是靠回忆录和旁证,包括具体监狱里关了多少人之类的事情,都是不知道的。

一个是吃饭用具。这里吃饭根据表现分等。吃饭时候在碗里放一个圆柱体,表现越不好放的圆柱体越大,剩下盛饭的空间就越小。这个逆向思维我是想不到。

走过这一段后是监狱走廊。走廊上有一个看守台,视角特别好。

走廊中间有铁网,方便狱卒观察楼下动向。我一下就想起某公司带员工去参观看守所进行恐吓的情形了,一阵恶寒。

走廊走到后来,突然变成红色。白色部分是俄罗斯人修的,红色部分是日本人后来拼接的。日本人的工程偷工减料,墙壁更薄,牢房面积更小。不过我很喜欢这条红色走廊的气氛和光影,感觉特别19世纪。

走廊之后是一个机械陈列室,陈列犯人苦役时候操作的一些机器。

走过这段就到了室外。红砖灰砖黄草地特别和谐,让人忘记了这里是监狱。

路过一处草坪,是1944年犯人起义的遗迹。不过导游说,因为外面全是林场农场,犯人们又穿着囚服,很快就被抓起来了。

之后路过了医务室和病号间。据这里的材料看,这里的医疗条件很差,病号拖到病号间里单独看押基本是等死。导游还告诉我们,政治犯有病一律不给治疗。我很不理解为什么这样,那么恨政治犯就全杀了得了,何苦来这样。

之后穿过一道斜坡,就到了绞刑场。拉到这里后带到小间里等一会就绞决,尸体放到下面桶里,装进一个有姓名纸条的玻璃瓶,拖走埋掉。埋葬的地方是一条沟,地方不够用的时候,监狱人员就把沟刨开,之前的尸骨扬了,把新的埋进去。因为损毁严重,现在尸骨都不能确认身份。1940s中叶,日本人已经杀疯了,估计三年里杀了几百号人有。桶不够用了,就改成活板门桶,抬到墓地就把尸体倒出来,桶重复利用。

这里的绞架,有三个滑轮。以前比较赶时间的时候,一下吊好几个人。根据资料我判断这里用的是标距绞刑,死者死相很难看。也印证了我对日本一直用标距绞刑的猜测。

出了绞刑场,路过工厂区,当年犯人们就在这里苦役。因为不是旅游季节,这里现在不开放。值得一提的是,安重根就死在这附近。上文的绞刑场是1930s修建的,修好后旧绞刑场就改成了洗衣房。不过由于很多韩国人都来瞻仰,那个洗衣房里放了一些简单的复原。当然现在也不开放。

走过工厂区后,旅途也就差不多了。看了探监室、腌菜坑等设备后,就出来了。这里的导游业务水平非常高,不过似乎是着急把你领出来,看得很草率很着急。以后夏天来好好看看。

出来以后,去关东法院旧址陈列馆。走到了发现是个医院,以为法院建筑改医院了,就没进去。回来后才知道关东法院旧址陈列馆在医院里面。等下次去看吧。

这次旅顺之行非常有收获。最开始没想到旅顺可看的东西这么多,还妄想一天游完。现在粗略一看至少得三天,之前制定的去二百三念经的计划也泡汤了。二百三种满了日本人赠送的樱花,等樱花盛开的季节再去二百三吧。

旅顺公交不行,在市内行动不是很方便。很多冷门景点连卖票处都倒闭了,自然维护也不行。鸡冠山我建议,如果不嫌麻烦可以从松树山上去,山上几个堡垒的道路都是通的,而除了东鸡冠山的售票处其他售票处都倒闭了,从那些地方上去就不用花钱了。

以前在南京的时候,有时间的时候不知道在市内四处旅行,等我想旅行了,偏偏受伤又走不了,如今非常悔恨。接下来定个小目标,一年内走完大连所有文保单位(不包括北三县和长海),贡献更多游记。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